他最野了 107全文完结

小说:他最野了 作者:曲小蛐 更新时间:2020-03-24 16:13: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part1.求“婚”

  苏邈邈大学毕业后的第二年,以一个a大课题小组为创业基础的数据分析团队wegod正式融资上市。wegod在短短四年内创造业界崛起神话,被誉为it界20年代的最大黑马,成为海内外it界聚焦热点,其动向新闻更是强势霸占相关杂志报刊头条数周,一时风头无两。

  然而这样的关注度下,wegod的几位创始人却始终保持着最初的神秘——任凭无数家媒体拼尽心力地挖掘窥探,从头到尾仍没有漏出半点风声,这也更彰显了他们在数据行业的绝对强势地位。

  于是,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探知wegod背后的真正初创团队,成了无数家新闻媒体的最高任务目标。

  在这样的形势下,商彦加紧了海外市场的拓展,并逐步开始将公司事务交由职业经理人安排。

  年底,商彦终于结束一切事务回国。

  在离开机场的路上,给商家父母打了视频电话问好,确定两位不在家,挂断电话的第一秒,商彦就让来接的司机调整了导航——把目的地改定到苏家。

  然而这一进门,却扑了个空。

  “邈邈不在?”商彦听到领自己进门的苏家管家的话,不由愣了好几秒。“前天晚上我和她通话,她还说自己在家里?”

  “那大概是怕二少担心吧。”

  “……”

  商彦闻,步伐顿住,他皱起眉,“这话是什么意思?”

  管家犹豫了下,低声开口:“小小姐前段时间身体不太舒服,被二夫人接回c城,听说那边有间国内很有名气的疗养院,院长是二夫人的朋友——她们现在在那边。”

  一听见管家说苏邈邈身体不舒服,商彦心里就咯噔一下。

  ——

  他之前出国开拓海外市场,料定涉及数据领域会有多方阻挠,必然不太顺利,这期间最担心的就是苏邈邈的身体——离开前他还对吴泓博几人千叮咛万嘱托,一定要他们把苏邈邈的实时情况告诉自己,结果……

  商彦等不及,一边准备上二楼问候苏老太太,一边给吴泓博打去了电话。

  接到电话,吴泓博在对面惊喜又心虚:“彦爹,你……回国啦?”

  “我走之前怎么跟你说的?”

  “……”

  吴泓博头大。

  他就知道商彦一回来准要找他算账。

  商彦气得冷笑。

  “你们瞒我瞒得可以啊?做数据情报的公司,结果总负责人连自己未婚妻在国内的近况都不了解?我看不如我们直接就地解散?”

  吴泓博闻,苦巴巴地开口:“彦爹,咱们公司里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走以后也不是我和栾文泽就说了算的,邈邈不让告诉你,那我们就没办法啊。”

  “少跟我强调客观理由。”商彦见离着苏老太太的休息室越来越近,声音也压低了,“在我赶到c城前,把邈邈这一个月的近

  况报告发到我私人邮箱——有半点遗漏,明天你就给我去各大头条上裸奔吧。”

  吴泓博差点哭出声:

  “彦爹你不能这么对我啊,明明栾文泽和叶淑晨也有参与哇,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要遭受这样不公平的待——”

  他话没说完,电话被进到苏老太太休息室的商彦直接挂断了。

  商彦跟苏老太太问了好。

  “商彦来了啊。”

  苏老太太上了年纪,近些年愈发慈祥,再加上商彦原本就最得她喜欢,一见到他回来,苏老太太便忍不住眉开眼笑。

  同时她有点责怪地看向一侧。

  “小宴,怎么也不跟你彦哥哥问声好?”

  “……”

  房间里,坐在苏老太太手边,正拿着手机不知道捯饬什么的苏宴闻,头也不抬,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

  “他又不是我什么人,我俩年龄又没差多少,我干嘛要问他好?”

  苏老太太拿自己这个孙子最没办法,闻责怪道:“这叫什么话?以后都是一家人。”

  “谁跟他是一家人?”

  苏宴听到这儿,直接扔开了手机,“追我姐的人能从家门口一直排到□□去,他这种一消失就两个月、连我姐身体不舒服都不知道的,算是哪根葱?”

  “小宴!”

  苏老太太难得冷了声。

  一直沉默的商彦却在此时开口了,他没有解释自己被苏邈邈授意和吴泓博几人联合隐瞒的缘由,只直道:“老太太,小宴没说错什么,这次是我的错,他不认同或者责怪都是应该的。”

  苏宴原地炸毛,“你叫谁小宴呢??”

  商彦一贯不与苏宴置气,听见了也像没听见,他冲苏老太太一点头。

  “那我先回c城了,之后再陪邈邈一起来看您。”

  “嗯。”

  老太太点头。“小宴,你去送送你彦哥。”

  苏宴原本张口就想拒绝,只是眼珠子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他一脸不情愿地站起来,跟在商彦身后走了出去。

  估摸着距离上,老太太听不到两人的声音了,苏宴冷飕飕地刮了商彦一眼。

  “我告诉你,我已经在为我姐物色能对她最好的人了,你已经处在被淘汰的边缘,你最好有点自知之明。”

  商彦手机上收到了邮件提醒,他拿出来一看发件人是吴泓博,料想是和苏邈邈的身体状况有关,便没有理会苏宴,直接打开邮箱查看起来

  往楼下走的苏宴等了半天没等到回应,回头一看,差点气歪了鼻子。

  “我在跟你说话,你怎么好像没听见一样??我姐要被人抢走了你都不着急吗??”

  “……嘘。”

  商彦被他吵得脑仁疼,皱着眉没抬眼地让他小声。

  苏宴气到失声。

  商彦这些年通读无数跟先心病相关的资料和病例,在这方面的理论知识上几乎已经是个专业性的。

  所以看到吴泓博发来的那些报告没多久,他就确定苏邈邈的身体并没出什么大的意外,之前一直吊在心里的那块石头,也终于跟着放了下来。

  “你刚刚说什么?”

  收起手机时,商彦已经下到一楼,才想起来似的看向苏宴。

  苏宴此时已经面无表情地像个石头人了。

  “没什么。不关你事。你快滚蛋吧。”

  商彦哑然失笑。

  他的司机已经把车开到了正门外,下到台阶下,商彦刚准备上车,脚步便又停住了。

  “我听邈邈说,你这学期又挂了一科?”

  “…………”

  “别让你姐和我操心。”

  “………………”

  苏宴差点气岔了气:“这关、关你什么事儿!?”

  商彦在司机拉开的车门前进了车内,坐稳之后他才笑着望向前方,都没带看一眼车外气愤的少年的。

  “怎么说,邈邈和我也是a大的荣誉校友。我是无所谓,但叫人看邈邈的笑话就不好了。”

  “……!”

  话声一落,车门关合。

  轿车扬长而去。

  苏宴气极。

  于是之后苏老太太让他提前打电话给苏邈邈和母亲通知一声商彦要去的事情,也被他自动“忘记”了。

  苏邈邈和母亲的住处,就在c城疗养院旁边的一栋小别墅里。

  商彦坐着最近一班的飞机赶到c城时,已经是晚上了。天色漆黑,派来接他的轿车停到了别墅外。

  只是楼上卧房里黑漆漆的,看起来里面的人已经睡下,商彦忍耐了许久,最终还是按捺下心里强烈而渴望的思念。

  “车放在这儿,你打车回去吧。”

  商彦跟司机说。

  那司机愣了下,“商总,您今晚不会是准备在车里睡吧?这天气可不行,我还是送您到附近的酒店——”

  “不用了。”

  商彦揉了揉眉心,拒绝了。

  司机没敢再说什么,下车离开。

  而商彦靠进车座柔韧适宜的皮质座椅里,单手搭上车门,一边隔着玻璃,指节起伏着轻敲视线里的二楼卧室,一边忍不住在嘴角勾笑意。

  再忍一晚上,就能看见他家小孩儿了。真好。

  ……

  凌晨五点多,如司机所,坐在车里的商彦被冻醒了。

  临近年底的c城的天气,是把车上提前

  准备的毛毯盖在身上也收效甚微的低温。

  尤其是夜间和凌晨。

  好不容易捱到天光大亮,商彦看了一眼腕表的时间。

  早上六点半了。

  ——

  按苏邈邈的习惯,一般都是这个时间起床的。

  再过十分钟,她应该会洗漱完。扎起长发,走到窗边……

  商彦推门下车。

  等了两分钟不到,二楼朝阳的小卧房里,窗帘被从里面缓

  缓拉开。

  穿着乳白色睡衣的女孩儿的身影露了出来。

  商彦并不急着让女孩儿发现自己。

  正相反,他望着落地窗内那道娇小的身影的目光里,思念和渴望的情绪无法压抑而近乎贪婪——他一丁点都不肯放过地看着女孩儿的身影,像是想把她刻进脑海里一样。

  或许是商彦的目光实在太过炽烈了。

  他只盯了大约五秒,二楼的落地窗前的女孩儿似乎就怔愣了下,有所察觉地把视线从平抬的高度压下来,落到地面。

  四目相接。

  苏邈邈一愣。

  几秒后,她回过神,转头就要从窗边调头跑开。

  而早有准备的商彦就在此时拨通了自己手里的电话。

  苏邈邈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震动起来。

  她一怔,若有所感地回头看向窗外,便见站在早上熹微的阳光里,男人拿着手机,笑着冲自己挥了挥手。

  苏邈邈也露出笑,她犹豫了下,还是按捺住想跑下楼的冲动,先走过去拿起手机,接通电话。

  “……别跑。”

  电话里的男声带着有点微倦的沙哑,但仍掩藏不住里面的温柔和笑意。

  “身体重要,慢慢走下来——我已经等了一晚上,不差这几分几秒。”

  苏邈邈被戳穿了那点迫不及待想要拥抱心爱的人的小心思,脸颊忍不住微微红了下。

  她轻声“嗯”了一声,拿着手机轻手轻脚地离开了房间。

  在几乎已经走到别墅玄关时,一道声音从身后追来——

  “邈邈?”

  “……”

  被逮个正着的苏邈邈不知道怎么有了点瞒着父母谈恋爱的未成年人的心虚感觉,她迟疑地转回身。

  “妈。”

  “你这一大早,是要准备去哪儿啊?”

  母亲江如诗不解地看着苏邈邈,跟着她目光往下一落,更惊讶了。

  “而且你还只穿着睡衣就要出去?”

  苏邈邈脸色窘了下。

  “我……就是……”她本来就不是会说谎的性格,支支吾吾了半天都没想到合适的理由,最后只得自暴自弃地实话实说:“商彦来了,就在外面,我出去见他。”

  “商彦回国了?”

  江如诗显然也十分惊讶。

  但是刚说完两三秒,她就微微冷下神色,“你身体不太好的时候他在哪儿,现在想着回来了?”

  “妈,”苏邈邈无奈地软声喊了一句,“我之前不是跟您说过了吗,是我特意让吴泓博他们瞒着商彦的。这次的海外业务对公司很重要——wegod不止是商彦一个人的,也是我们的共同心力和成果,我不能只因为我自己的一点小毛病,就耽误了公司的大事。”

  江如诗自然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但这事情搁在苏邈邈身上,她到底还是心里有疙瘩。

  所以即便是再次听了苏邈邈的解释后,她脸色还是没缓和多少,只稍

  松口。

  “出去可以,先披上条羊毛围巾——而且不准待超过五分钟。你的身体还在恢复期,不准像大学创业那时候那么折腾自己了,知道了吗?”

  “知道啦知道啦。”

  得了准许,苏邈邈眉开眼笑,拎起旁边佣人阿姨送来的围巾,披上身便眉眼带笑地走出去。

  江如诗叹了声气。

  回过身的佣人阿姨了然地笑着,“女大不中留啊,夫人。”

  江如诗闻皱了下眉,有些复杂地瞥了玄关关上的门一眼。

  “……就算不中留,某些人也别想太轻易给我‘偷’了去。”

  知书达理了一辈子的江如诗,此时的话声里难得透出了点孩子气。

  佣人阿姨也忍不住笑了。

  苏邈邈一跑到别墅外,就被大步迎上来的男人抱了满怀。

  那力道大得让她有点慌,脸颊也通红发烫的——

  “你别抱这么紧,”苏邈邈有点不太好意思,“附近住着的都是家里旧交的长辈,万一被撞见了多不好……”

  “我抱我家小孩儿,谁敢有意见?”

  商彦低声笑。

  尽管这样说,他还是依慢慢松开女孩儿。他低下头,见怀里的女孩儿脸颊微红,身上还围着条羊毛围巾、下面搭着图案简单幼稚的睡衣,商彦忍不住弯下身,在女孩儿嘴巴上轻亲了下,又啄了一口。

  “小孩儿,你胆子是不是太肥了?”

  苏邈邈无辜地跟他眨眼,“我没有啊。”

  “那是谁让吴泓博他们瞒着我的?”

  “……”

  苏邈邈沉默两秒,精致艶丽的小脸儿微绷着,义正辞一本正经。

  “一定是吴泓博自己。”

  说到尾声,她就忍不住,自己弯下眼角软声失笑。她伸出手臂拢住商彦精瘦的腰身,在他怀里轻蹭了下。

  “你别欺负吴泓博呀,他好惨的,每次都被你扔锅。”

  商彦被她蹭的遭不住,伸手轻捏起女孩儿的下颌,假意威胁:

  “行了,小孩儿,我看出来了——你胆子果然长肥了,现在都敢当着我的面直接心疼别的男人了?”

  苏邈邈想了想,“吴泓博不算。”她弯眼笑开。

  两人刚亲昵了一会儿,别墅的正门就被推开。

  江如诗挽着深色系暗花纹的一条长围巾走出来,站在台阶上,没什么表情地垂眼望着两人。

  “到时间了,回来

  吧邈邈。”

  刚要打招呼的商彦一愣。

  不用两秒他就反应过来问题的出处,不由心下无奈,趁最后一点时间在女孩儿耳边“威胁”,

  “看你做的好事?”

  “……”

  苏邈邈冲他偷偷一笑。

  “邈邈。”

  江如诗又催促了一遍。

  苏邈邈万般无奈,只能恋恋不舍地从商彦那里收回了手指尖,轻轻跟他挥了挥,然后才一步三

  回头地走上了别墅正门的台阶。

  江如诗绷着脸,“快回去吃早餐。”

  “……哦。”

  苏邈邈答应了声,无奈地回了别墅。

  正门外于是只剩下了商彦和江如诗两人,一低一高地在台阶下上站着。

  商彦乖乖问好:“江阿姨。”

  “别叫我阿姨。”

  江如诗没好气地瞥他。

  “邈邈前两天身体不舒服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怎么也能回来看看——你可倒好,从头到尾面都没露?”

  商彦叹气。

  他清楚这时候说什么理由都没用——江如诗和苏毅清夫妻两人,其实从最开始对他的印象就不够好——也怪他当年年少轻狂,性野不驯的事情传得圈子里比比皆知。

  可当年……他也没想到自己会栽在苏家的小小姐手里不是?

  早知今日,当初第一次知道苏荷和商骁联姻结亲,他就该恭恭敬敬地先给江如诗和苏毅清夫妻俩磕个头才对。

  商彦在心里长足地叹了一口气。

  面上他罕见低眉顺目,把身上那点不驯收敛得涓滴不剩。

  “江阿姨,我知错了。今后公司事情已经可以全数交由职业经理人打理,从今天起我会一直陪在邈邈身边的。我拿我的性命跟您担保,请您放心。”

  “……”

  江如诗眉眼间郁结不见松动,闻只挑了下眉。

  “今后?”

  “是。”

  “谁答应把邈邈的今后许给你了?”

  “……”

  饶是商彦素来泰山崩于前而目不瞬的疏懒性子,一听这话也不由愣了神。

  ——

  两人订婚都是两三年前的事情了,江如诗不可能是拿这个开玩笑。

  那唯一的可能就是,她真的有取消婚约的意思。

  商彦难得慌了神。

  他连忙抬头看向台阶上的江如诗,却见江如诗已经转身回了别墅,只剩话音留在身后——

  “既然上个月没回来,那你也就不用回来了。今天就当是见最后一面,后续的事情我跟你父母商谈,你回去吧。”

  “江阿姨——”

  压着商彦急抬的话声,别墅的门被关上了。

  商彦彻底懵了。

  在之后连续三分钟没能敲开别墅的大门后,商彦确定:这次不是演习,江如诗是真的要逼他给个态度了。

  商彦叹了声气。

  他拿出手机,调出联系人列表。又顺着他们公司开发的内部小平台,看了下列表里的几人的状态。

  ——

  唯一已婚并且能给出指导的,好像就剩商娴了。

  商彦再次叹气,给商娴拨去了一个电话。

  那边商娴正跟薄屹在国外度蜜月,接到电话时还吵吵闹闹的,不知道在做什么。

  等听商彦说完来龙去脉,商娴一点没跟他客气,先大笑了十秒钟。然后跟薄屹

  分享了这份快乐。

  最后,商娴终于在商彦忍到极限后,给了他一个解决方案。

  “苦肉计。”

  “?”

  “这种时候,就得打破常规啊我的傻弟弟。”

  “…………”商彦深吸了口气,忍了那个称呼,“具体点。”

  “啧,你还要我怎么具体?”

  “具体到措施,别跟我说那些虚的。”

  “哦,那一个词。”

  “嗯?”

  “跪吧。”

  “……”

  “…………”

  “商娴。”

  “少拿这副威胁人的语气跟我说话啊。我是在诚心给你建议——你和商骁就是太缺乏童年,苦情戏看得太少了,建议有时间回去恶补一下琼瑶阿姨的诸多著作——男人的苦情戏绝对是对付女人的最佳方案——不管是妻子还是妻子她妈。多数女人摆脱不了心软这个特性。”

  “……”

  沉默许久,商彦换了只手拿手机,无力地捏了捏眉心。

  “你确定?”

  商娴在对面笑得很嚣张。

  “我就算不确定,你能怎么办?”

  商彦:“……”

  商彦:“信你一次。”

  这次轮到商娴在对面一默。

  几秒后,她惊讶:“你真要试啊?”

  “你说的——不然我还能怎么办?”

  “我看你是想气死咱爸。”

  “放心,这件事我不会让他知道的。”商彦一顿,“如果消息是从你这里漏出去的……你知道以wegod现在的业务平台能力,我能把你和薄屹的私生活扒到哪一步吧?”

  商娴:“………………”

  几秒后,

  商娴恨恨磨牙,总结:

  “活该你有今天啊。盼了二十年,我可总算是盼着个能把你吃得死死的人了。”

  “……”

  挂断电话,商彦看了看别墅紧闭的正门。

  他伸手抹了把脸。

  须臾后,掌心下压着的眼轻阖上,男人无声地笑。

  ——

  或许商娴说得对。

  他一路乖张跌撞,无法无天了这么多年,终于还是遇到了自己的克星。

  让他曾千般不驯。

  让他只为她一人妥协。

  ……

  ……

  ……

  part2.“婚纱”特辑

  在“苦肉计”的帮助下,商彦最终还是成功把他家小孩儿从他未来的岳父岳母那里捞了回来。

  两家趁热打铁,赶着年关,直接敲定了婚期。

  大年一过,还未出正月,商彦知会过两家长辈,便又带着苏邈邈回到了c城。

  苏邈邈起初自然不理解,商彦也不肯告诉她,只含糊地说是要为了婚礼上播放的婚礼特辑拍一些照片和录像。

  苏邈

  邈对这些没什么所谓,也就听之任之。

  直到正月十六那天,一大早,刚过六点,商彦就进了酒店套房的主卧,把还在被窝里睡懒觉的小姑娘给挖了出来。

  苏邈邈卷着睡衣和被子在大床上打了个滚,把自己窝成一团,睡眼惺忪,微绷着的小脸儿满写着发自灵魂的抗拒。

  “干嘛要这么早……”

  “拍照片和录像啊,我们不是说好了?”商彦耐心地哄。看着女孩儿难得这么孩子气的模样,他心里都柔软得有些泥泞了——如果不是时间确实不允许,那他一定忍不住抱着女孩儿在这里躺一上午,就只看她窝在自己怀里睡得安安静静的模样,那也一定是最让他感觉幸福的时刻。

  商彦想着,遗憾地叹了声。

  他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腕表,只能再俯下身,伸手轻勾着女孩儿的下颌挠她痒痒。“必须起来了,小懒猫,我跟那边约好的时间了。”

  “你让他们……等等……”

  “不行。”商彦被女孩儿那睡梦里有气无力的小声音逗得发笑,几乎忍不住要伸手给她拍下来一起录进视频里,但想到这一幕实在不想让别的任何生物看到,他又只得放弃。

  商彦微微清嗓子。

  “那边情况特殊,不是什么专业的摄影基地,所以不能单独等我们。”

  “…………”

  苏邈邈一张小脸上,艶丽漂亮的五官都快皱到一起了。

  她脑袋昏沉地爬起来,刚想动身下床,就感觉腰上一紧。

  ——

  商彦把女孩儿小猫崽似的拎进怀里,抱着往主卧套房里的洗漱室走。一边走他一边皱着眉,轻掂了掂女孩儿的分量。

  “你今年过年是不是又瘦了?”

  “…………”

  苏邈邈原本还微竖起细细的眉想要抗争,然而被商彦那拎小猫崽似的一下掂得没了脾气,蔫巴得像只霜打的茄子,索性自暴自弃听之任之,被商彦轻轻松松地带到了洗漱室里。

  ……

  等洗漱完,苏邈邈看着主卧床上摆着的那一套衣服,不由愣了下。

  “这是哪来的?”

  她从来不记得自己有过这么一套衣服。

  “今天的拍摄专用服装。”

  商彦面不改色地说。

  “……哦。”苏邈邈拿起来比量了下,“这衣服看起来好素,能用来做婚礼特辑吗?”

  她这边说这话,一回头,就发现商彦已经换了衣服了。

  ——

  简简单单的白衬衫和黑色长裤,布料质地看起来都不是什么上好的高端定制,但似乎和自己手里这一套有点情侣装的意思。

  苏邈邈对这方面并不是很挑剔,见商彦已经穿上,她也就没什么异议,自己跑到更衣室里换上了。

  之后吃过早餐,两人坐上车。

  车开往传闻里的“婚礼特辑摄影地”。

  只是车越往前开,苏邈邈表情越微妙。

  等二十分钟后。

  看到黑色轿车前渐渐放大的三中的校门,苏邈邈的表情终于停在了一种“果然如此”的分度上。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小黑裙和小白衬衫,然后又转头看了看商彦身上的。

  “这是三中的新校服?”

  “嗯。”到了此时,商彦自然也不做隐瞒,疏懒笑着应下了。“喜欢吗?”

  “唔……”

  苏邈邈回忆了几秒,“好像比我们那时候的好看了很多。”

  商彦莞尔失笑。

  苏邈邈则转向窗外,看到在前面开道的车被放进大门内,苏邈邈感慨点点头,“难为你还能说通学校——人家也确实不能等我们。”

  “不是很难。”

  商彦笑了笑。

  “毕竟,我们也算是三中的荣誉校友?”

  “你,理科状元。”苏邈邈伸出指尖戳了戳他,“我,中途‘辍学’。”

  说完,那根白嫩的手指尖就要往回指。

  只是刚收到一半儿的位置,商彦突然低下头去,飞快地咬了下女孩儿的指尖。并顺势把她扑在了柔软的座椅上。

  “喊师父。”

  他笑着逗她。

  苏邈邈方才被这一扑惊得走了神,过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她一抬视线,最先看见的就是后视镜里司机惊呆的目光。

  一瞬间苏邈邈感觉自己像是被扔进个火炉子里了。

  她忍不住抬脚尖踢他,微微恼声——

  “商彦。”

  “啧。”

  商彦伸手勾住了女孩儿踢过来的小腿,“威胁”地挠了挠,“听话,不然师父要‘清理门户’了。”

  苏邈邈:“…………”

  商彦往前压身。

  黑眸微微狭起,深里漾着点危险的逐渐凝实的情绪。

  “——真不喊?”

  “师……”

  苏邈邈只能妥协,声音小的细如蚊蚋。

  “师……师父。”

  费了好半天劲,她才终于把这简简单单两个字叫出口。

  “乖,小孩儿。”

  商彦得逞,松了手直起身,笑都压不住。

  苏邈邈也快速坐起来。

  脸颊粉扑扑的。她又羞又恼地偷偷睖了商彦一眼。

  “……幼稚。”

  女孩儿小声嘀咕。

  商彦丝毫不以为耻的样子。

  他侧过

  身,若有深意地一勾嘴角——

  “这还只是个开始,你今天得做好心理准备——记得昨天怎么说的吧?”

  苏邈邈:“……”

  “嗯?”

  苏邈邈心不甘情不愿地小声:“全、全力配合……”

  “乖。”

  商彦伸手摸摸女孩儿的发顶。

  过二十以后,苏邈邈就再也没让他这样摸过了。

  而此时女孩儿只能蔫在了座椅上,耷拉着

  小脸儿和细白的手脚,一副想炸毛又要努力忍住的委屈样,眼神哀怨极了。

  商彦再次忍俊不禁。

  三中今年开学偏晚。

  提前回来的只有即将奋战高考的高三年级,故而学校里有三分之二的教室是空着的,也就为了苏邈邈和商彦提供了不少便利。

  ——

  两人甚至还成功带着摄影师,直接去了当初的高二一班。

  六七年已经过去了。教室内课桌椅凳早就换过一套,墙皮似乎也重新粉刷过,黑板和教学设备换成了最新的,曾经常年贴在前后黑板上方的标语也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印着另一个年级数字的奖状,还有两块崭新的石英钟。

  在学校里安排的人帮忙拿钥匙开了教室门后,走进来的苏邈邈无意识地以目光细细摩挲过教室的每一个角落,那些熟悉或者陌生的痕迹都已经淡去,唯一不忘的,却是像此刻依旧历历在目的那些追逐打闹过的虚影。

  苏邈邈心底突然涌起很复杂的情绪来,酸胀得一颗心都发满,让她忍不住回眸看向身后的人。

  ——

  目光对接的第一瞬间,苏邈邈才发现,商彦是一直在盯着她看的。

  在这样的环境里,心态也像是回到了最初相识的那一年。以至于只是这样对视着,苏邈邈就突然有点不好意思了。

  她转开眼。

  “我们第一个场景要在这里拍吗?”

  “……嗯。”

  商彦从女孩儿身上移开目光,嘴角轻勾起来。

  “虽然不是我第一次遇见你的地方,不过应该是我们在这里待在一起最久的地方——所以就从这里开始。”

  苏邈邈犹豫了下,“可是又没有人可以配合,教室里空荡荡,这怎么拍?”

  商彦莞尔。

  “又不是要拍别人——只是拍我和你。”

  “?”

  “小孩儿,跟我过来。”

  商彦冲苏邈邈伸出手,同时示意摄影师可以准备开始录制了。

  苏邈邈有点不好意思地看了摄影师一眼,轻声咕哝,“说好了不在外人面前这样喊的。”

  “今天不一样。”

  商彦拉起女孩儿柔软的指尖,把人牵到了教室的最前排,靠近窗边的第一张桌前。

  还是当初两人的位置。

  商彦依然如初地走进最里面,拉开椅子坐下来。

  然后他侧过身,仰起视线,在窗外

  阳光下,侧颜被光影勾勒出凌厉清隽的棱角。他仰头望着她,面上带着让苏邈邈最熟悉的笑意,疏懒散漫。

  “不坐么。”

  “……!”

  苏邈邈蓦地回神。

  ——

  刚刚有那么一瞬间,她几乎真的要以为自己已经穿越时间,回到了七年前。

  苏邈邈突然无比感怀商彦的这个决定。

  她想好好配合,一定要录好这次录像。因为这会是值得她一

  辈子一直拿出来反反复复地去看和怀念的东西。

  ——

  这个想法一直延续到商彦从随身的摄像工具盒里拿出一支包装都还没拆的笔之前。

  商彦把那支没拆封的中性笔拆开,然后将那支笔递到了苏邈邈的眼皮子底下。

  “喏。”

  “……”盯了那支中性笔三秒,确定上面没有什么特殊的标志,苏邈邈茫然地抬头看向商彦,“?给我这个做什么?”

  商彦莞尔失笑。

  “做你高中时最喜欢做的事情啊。”

  苏邈邈:“?”

  商彦微笑。

  “你不是最喜欢咬笔头了吗?”

  苏邈邈:“……”

  “记得因为这个,我给你没收了多少支笔吗?”

  苏邈邈:“………………”

  她当然记得。

  因为就在不久前,她还从他那里又翻出到那个写着“情敌们”的、装满了她被没收掉的那些中性笔的盒子。

  苏邈邈一张艶丽的小脸上逐渐失去表情。

  停顿两秒,她绷着眼神瞥一眼那支笔,扭开头。

  “……不要。”

  “听话。”

  “不。”

  “乖。”

  “……”

  “昨天我们说好什么了?”

  “…………”

  苏邈邈眼神十分哀怨并且“屈辱”地转了回来——细白的手伸出来,不情不愿地抓住了那支中性笔。

  商彦的准备显然十分充足。

  苏邈邈刚拿过笔去,他就从背包里又取出了一本书。

  高二年级上学期数学必修课本。

  ——

  苏邈邈当初最讨厌的课本,之一。

  女孩儿一张小脸顿时更加苦巴巴地皱了起来。

  商彦忍住笑意,帮她翻开到其中一页,铺平了放到面前。然后他又从背包里取出了一张有点泛黄的试卷。

  看见那张试卷时,商彦的手蓦地顿了一下。

  几秒后。他慢慢把它拿出来,展开,折出其中用红笔批了叉的一道大题。商彦把这张试卷放到女孩儿面前的书旁,许久后他嘴角微勾,露出一点笑意。

  商彦伸手,指了指课本上翻开的那一页,又点了下批红的那道大题。

  “前天我不是刚给你讲了这道题,你怎么还是做错了?”

  “……”

  苏邈邈

  一愣。

  看见书和试卷时,她原本只以为这是商彦充分做戏的准备,然而直到听见这句话、听出那轻和的每一个字后都像是练习和重复了无数遍的复杂情绪,她突然像是猜到了什么。

  苏邈邈伸手拿起那张试卷。

  她翻到最开头的姓名和时间栏。然后她的动作停住了。

  ——

  那是高二上学期,她离开前做的最后一份试卷。

  在试卷交上去还没有发下来的那

  一天,她就已经动身去了国外。

  这张试卷,这句话。

  商彦在心底重复了两年。

  然后找回了那个做错题的女孩儿,又等了五年,他终于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前天我不是刚给你讲了这道题,你怎么还是做错了?

  那是七年前的“前天”。

  苏邈邈鼻尖突然有点发酸。

  她慢慢低下视线,过了几秒才轻声,“以后不会再错了。”

  商彦从头到尾,目光都柔和未变。

  “再错怎么办?”

  苏邈邈轻声咕哝,“再错……打断腿。”

  商彦一怔。

  几秒后,他眼睛微深,眸里像是掠过点湿润的情绪。只是很快就消散不见。

  商彦回眸,哑声笑起来。

  “好,你说的,不准反悔。”

  “不反悔,”苏邈邈认真地说,“我现在就解出它来。”

  说完,女孩儿还真拿过课本,比对着上面那道例题,开始给试卷上那道错了的大题改答案。

  商彦笑着垂眼看。

  旁边摄影师目瞪口呆。

  ——

  这绝对是婚礼特辑摄影的一对清流,没有之一,难怪听说是a大毕业。

  拍婚礼特辑的时候都不忘解题——这样的小夫妻年轻时如果不上a大,那绝对是没天理。

  正这样想着,摄影师就发现,镜头里女孩儿显然真的是投入到这道题里了——

  那种中性笔的笔头晃了晃,又晃了晃……在晃到第三次的时候,它被女孩儿无意识地叼进了嘴巴里。

  提前得过商彦的知会,摄影师当然知道这就是商彦要的镜头,连忙定睛拍摄起来。

  而镜头内的另一位主人公显然也注意到女孩儿再次露相的小习惯,跟着有了动作——

  他向前一伸手,笑着从女孩儿手里拿掉了笔。

  “没收了。”

  “……?”

  十分认真解题的苏邈邈一懵。

  她有些茫然而不可置信地转头看向商彦,漂亮的杏眼睁得微微发圆,像是只深感自己受了欺骗的小动物。

  商彦看得心头痒极了。

  他眼神一深,终于忍不住向前俯身,在女孩儿亮晶晶的嘴巴上吻住,然后轻啄了下她的唇瓣。

  在这个缱|绻的吻里,商彦哑声低笑——

  “你不知道,邈邈。每一次……”

  “每一次看见你咬笔头的时候,我都忍不住想这样做——所以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个习惯了。”

  吻完,商彦晃了晃自己手里的笔。

  看着女孩儿绯红的脸颊,他莞尔一笑。

  “这支还是没收。”

  商彦想了想,又补充。

  “情敌17号。”

  苏邈邈:“…………”

  17支中性笔都能被当成情敌。

  禽|兽。

  教室里的“咬笔头”事件拍摄完后,摄影师又跟着商彦和苏邈邈去到了学校图书馆的自习室。

  高三学生的自习基本就是以教室为主了,所以三人并没有遇到什么障碍,就结束了拍摄。

  在再次见识了“锁骨上的咬痕刺青”事件后,连摄影师都忍不住笑着感慨——

  “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啊,可真是一对比一对会玩。”

  刚配合完的苏邈邈脸颊通红,感觉到了摄影师调侃的眼神,她都忍不住抬腿想踢商彦了。

  商彦及时“自救”。

  “主要场景就这两个了。”他笑着牵住苏邈邈,“其余就是一些零碎的校园取景,不用录像,只拍摄一部分照片,能用来做简单的照片墙就好。”

  “好,那我们继续。”

  “……”

  照片拍摄确实远比录像简单,用了少于之前一半的时间,他们就完成了后面的零碎取景拍摄。

  只是在准备收工前,苏邈邈却突然拉住了商彦。

  “有一个场景,我想拍。”

  “嗯?”商彦难得一怔,继而失笑,“我还以为你想赶紧结束这次拍摄呢?”

  苏邈邈恼然地睖他,“还不是因为你总是出那些稀奇古怪的场景?”

  “怪吗?”

  商彦莞尔。

  “那你说,你想拍的是哪一个?”

  “……”

  苏邈邈目光闪了闪,“我们先过去再说。”

  “好。那下面都听你的。”

  摄影师跟着苏邈邈和商彦往回折返。

  对于三中这里,摄影师是第一次来,苏邈邈和商彦却都已经算的上熟悉了。

  所以在看到苏邈邈的行进方向后,摄影师一脸茫然,商彦却慢慢有所察觉,他目光复杂地看向苏邈邈。

  “你确定?”

  “……”苏邈邈没说话,扭过头看他。漂亮的眼睛里带着柔软干净的光。

  商彦无奈。“我不太喜欢那里。”

  “为什么?”

  “……”商彦沉默几秒,坦,“你知道,来路上我一帆风顺,几乎从来没有过挫败感。”他一顿,意味深长地看向苏邈邈,“好像每一次都是因为你。而那一次……”

  商彦眼神微沉了下。

  “那就是第一次——我从来没有过哪次像那天一样,感觉所有事情全部脱离控制,而且事情的走向逼得我想发疯、想撕碎什么毁掉什么才能平

  息愤怒。”

  苏邈邈听得怔然。

  “那我们不去了吧。”

  商彦一顿,摇头,“但我对它的不喜欢,只是因为你。如果你想要去、你不介意那件事,那我就不会再讨厌它了。”

  “……”

  苏邈邈眉眼一弯。

  “我当然不会讨厌它。”

  商彦有点意外,“为什么?”

  苏邈邈沉默两秒,也坦然:“因为在我心里,那是我们真正

  认识的开始。”

  “……”

  “坦诚相对,不再遮掩。”

  说完之后,苏邈邈轻笑起来。

  “而且,你应该不知道,在那天之前,你和其他人在我眼里其实是没有太多差别的。”

  商彦:“嗯?”

  苏邈邈想了想,笑。

  “就好像,你是‘不讨厌我的路人商’,他们是讨厌我或者不讨厌我的路人甲乙丙丁……”

  商彦也跟着失笑。

  “那那天之后呢?”

  “…………”

  女孩儿突然沉默下来。

  直到两人一齐停身,站在那片熟悉而陌生的假山喷泉池前。

  记起那一天。

  记起走过来的那道身形。

  记起回忆里被光影割碎而此刻终于一一拼齐的复杂心情。

  苏邈邈垂眼,莞尔轻笑。

  “那天之后,你是商彦。”

  “你是我的世界里第一个有名字的人。”

  “…………”

  商彦身形僵住,眼神微震。

  过了很久之后,他才近乎有些狼狈地垂下眼,低声笑起来。

  ——

  “还好那时候你没说过。”

  “嗯?”苏邈邈不解地看他。

  商彦叹声,哑然失笑。

  “不然,我可不确保之后会不会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

  “……”

  从这话里听出点似是而非的味道,苏邈邈脸颊微红。

  她抬脚尖想踢他。

  “你那天还让我喊你师父呢。”

  商彦一本正经地回答。

  “那就是我在人性底线上的最后挣扎啊。”

  苏邈邈:“………………”

  呸。

  禽|兽。

  只不过有所动作前,商彦还是犹豫了下。

  “这可是冬天,不是夏天。”

  苏邈邈指了指没结冰的水。

  “是活水,一直在更换,温度不会低于4度。”

  商彦哑然,几秒后他忍不住笑起来。

  “为了特辑,这么拼?”

  苏邈邈摇头。

  “不是为了特辑,是为了记住。”

  “……好。”商彦终于还是松了口,他似乎有点无奈,“如果被江阿姨知道我允许你这样做,那我可能又得在你家门外多跪一天了。”

  苏邈邈笑了起来。

  “你进不进?”

  “……”

  商彦叹声,转回头,对摄影师招了招手。

  旁边的摄影师,从停到这喷泉池前就开始进入一脸懵逼和持续性怀疑人生状态。

  看见商彦招手后,他颤着心肝走过去,挤出个笑。

  “商先生,你们这是打算……?”

  几秒时间,商彦已经脱了身上的长款羽绒外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