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最野了 第11章

小说:他最野了 作者:曲小蛐 更新时间:2020-03-24 16:13: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1章

  课间操刚结束时,各班还未解散,商彦和厉哲等人已经提前离开了跑操区。

  夏末那点躁意,在这时分已散了八|九。

  几个男生松散地晃荡在学校里凉爽的林荫下,往学校西南角走去。

  西南角的科技楼旁边有片竹林,竹林后藏着的就是三中最矮的围墙。

  男生们逃课出校,一直都是从这里翻墙出去。

  只不过别人是偷偷摸摸的,而商彦几人一直翻得坦坦荡荡。

  ——

  他们之所以不从学校正门走,只有一个原因:翻墙更近。

  确切说,从这矮墙出去,走上两百米,就是学校附近环境最好的一家高级网咖。

  厉哲已经和旁边的男生讨论着上周游戏里的激烈战况了,却突然发现走在斜前方的商彦没了踪影。

  他扭头一看,正瞧见商彦往科技楼正门走去。

  厉哲顿时哭丧了脸。

  “彦哥,你这个周的培训任务不是周日就搞定了吗?今天还去做什么啊?”

  商彦步伐未停。

  只懒洋洋的声音传回来,隐约浸着点笑意——

  “驯徒。”

  厉哲:“……”

  好好的说教徒弟不可以吗,为什么一定要用这么骚的语气?

  ……

  商彦进到培训组办公室时,却只见到了搁在自己桌上的笔记本电脑,而它的主人毫无踪影。

  他探身看向里间,也没见到人。

  “……小孩儿呢?”

  商彦微皱了眉,侧回身,问吴泓博和栾文泽。

  两人从各自的电脑前抬头。

  “哎,是哦,小苏怎么不见了……”吴泓博摸了摸后脑勺,“明明刚还在来着。”

  倒是栾文泽心细些,不确定地说:“她好像打了个电话,然后去了里间一趟,出门以后就没有回来了。”

  “和谁通话?”

  栾文泽:“不知道……”

  商彦眸色微沉。

  站了片刻,他走到电脑桌前,坐进椅子里等了起来。

  这一等,就等到了第三节课的下课铃。

  当厉哲几个男生打完游戏翻墙回来,兴奋地敲开培训组办公室门时,先对上的就是两双可怜巴巴的求生眼。

  “彦——……哥?”

  察觉气氛不对,厉哲脸上嘚瑟的笑容瞬间收敛。

  没等他再观察,侧对着房门的男生蓦地从椅中起身,沉着一张俊脸走了出去。

  “不是……”

  厉哲被那擦肩而过的“冷气”冻得一哆嗦,不解地看向房里如获新生的两人——

  “这是什么情况?谁这么不要命,连彦哥都敢惹?”

  吴泓博苦着脸:“苏邈邈好像放了彦爹的鸽子……”

  厉哲:“……”

  表情僵了几秒,厉哲才回过神,惊叹:“放彦哥鸽子这种事情

  有一还敢有二,真不是嫌命长么??”

  没敢耽搁,厉哲几人转身追了上去。

  三中的上午是五节课制。而周一的第四节刚好便是语文课。

  一班的语文老师姓林,外号“老林头”,是学校里退休返聘的老教师了,性格颇有些古板。

  也因为这个缘故,对于班里各科老师都不敢得罪的商彦,老林头却从来不带额外优待的。

  ——

  逃课一样罚,甚至要罚得比对其他学生还厉害些。

  于是,商彦和老林头也就最为不对付。

  看着楼梯上方自带移动低气压的背影,厉哲叹气都控制着声量。

  “今天这迟到是铁定了。待会儿进课堂,老林头要是再刁难彦哥,你们几个可放机灵点啊。”

  旁边有个男生笑,“哲子,你还怕彦哥吃亏么?要我说,彦哥就是太退让了,所以林老头才总这么变本加厉的。”

  厉哲:“不退让怎么办,那么大年纪一个老教师了,你还得跟人动手是怎么的?”

  那人切了一声,“我看他就是仗着这年纪辈分,才敢为难彦哥。”

  “……彦哥都忍了,你也憋着吧。”厉哲说。

  说完,几人快步跟上去,和商彦前后脚上了四楼。

  一班在四楼长廊的最东边。

  先经过的是教室后门,厉哲习惯性地往里看了一眼,迈出去的那条腿就突然坠在了原地。

  “——彦、彦哥。”

  “……”

  走在最前的商彦停下,侧回身。

  那张清隽张扬的侧颜被窗外薄光拓下一层淡淡的影儿,看起来格外漠然而不近人情。

  如果是平常,厉哲只被这双黑漆漆的眸子一盯,大概也把话咽回去了。

  然而此刻,他实在是按捺不住心里的惊异——

  厉哲伸出手,指了指一班教室的后门。

  “你的座位上……好像有个人。”

  旁边一个男生笑,“彦哥的位置谁敢碰,你讲鬼故事呢?”

  回忆了一下自己刚刚看见的那个背影的熟悉程度。

  厉哲:“……”

  他也觉得自己是见鬼了。

  厉哲想调回头去再看两眼确认一遍,只是没等他转身,就见商彦皱着眉问:

  “坐着谁?”

  ——

  单看厉哲这会儿近乎扭曲的表情,商彦也知道一定不只是有人坐了自己的位

  置那么简单。

  厉哲艰难地开口:“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有点像……彦哥你那个小徒弟。”

  商彦一怔。

  下一秒,眼底凉寒跟着蓦地淡下去。

  在原地站了须臾,男生低垂着眼,薄唇一勾,转身走向教室前门。

  留厉哲几人在原地发懵——

  “刚刚,彦哥是笑了吗?”

  “艹,你也看见了啊,我还以为我瞎了呢……”

  “真

  真不是幻觉?”

  “我还以为今天肯定要有人倒霉,现在是这火气就这么过去了的意思?”

  “……”

  几人没敢再多说,连忙跟了上去。

  教室内。

  此时上课铃刚响完没多久,作为班长的文素素正站在讲桌边上,和语文老师低声说着什么。

  这位返聘的语文老教师姓林,单名一个“正”字,此时一边听着文素素的话,一边点头。

  “好……我知道了。你们班里的同学是不是还对这个新学生的情况不太清楚?”

  文素素:“嗯,班主任说这属于个人病情隐私,不让我说给其他同学。”

  “李老师这个做法我还是认同的,不过你作为班长,要多照顾她一下。”

  “……”文素素眼底掠过不虞的情绪,但并没说什么,点了点头。“老师,那我先回去了?”

  “嗯,你回座位吧。”

  林正刚准备去拿教案,突然想起来,皱着眉开口,“哎,等等。”

  “老师您说。”

  林正:“她怎么坐在商彦的位置上?”

  提起这个,文素素脸色更难看了点。过了两秒,她才不情愿地开口:“班主任让她选的。”

  想到商彦那个性子,林正有点忧虑地皱了皱眉。

  “行,你回去吧。”

  文素素回了座位。

  教室里也安静下来。

  林正打开课本,“这节课,我们……”

  话声未落,教室前门传过来懒洋洋的一截调子——

  “报告。”

  教室里的学生们目光落过去。

  站在教室门前的男生身材颀长,冷白的面孔凌厉而漂亮,一双漆黑的眸子此时一瞬不瞬地,正落在前方第一排唯一的桌位上。

  位置里的女孩儿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那目光,拿着笔的手指都顿住。

  过了几秒,那细白的指尖开始迟疑地往回缩。

  讲台上,林正皱了皱眉。

  “进来。”

  商彦未动,厉哲几人便不敢挪步。

  几秒没听见声音,老林头抬眼,“怎么?迟到还得我亲自请你们……”话声未落,他就瞧见商彦正望着第一排那新同学,轻眯起眼。

  这才想起了这一茬,老林头脸色稍稍缓和。

  “那个,商彦,还有你们几个——这是你们班新转来的同学,苏邈邈。小姑娘身子骨比较弱,你们别欺负人。……商彦,你先找个别的位置坐吧。”

  确定真是苏邈邈,厉哲也回过身了,此时嬉皮笑脸的。

  “林老师,您这是拉偏架呀,明明是这小姑娘欺负我们彦哥还占了他的……”

  没等厉哲话说完,他身前的男生却突然有了动作。

  ——

  商彦侧开眼,蓦地轻笑了声。

  沙哑而愉悦。

  然后他转回视线,迈开腿,径直往教室最前的那张桌子走去。

  到了桌前,他身形停住。

  插着裤袋的手抽出来,修长白净的指节往桌上一撑,商彦顺势俯下身去。

  苏邈邈屏住的呼吸里,只听见兜帽外,男生的声线带着懒散的笑,微震了耳边的空气——

  “啧,这是谁家小孩儿?”

  “……”

  苏邈邈攥紧了指尖。

  那人似是瞥见了。

  于是薄唇一勾,笑声压得更低,透出股子骚懒的痞劲儿:

  “……没人要,可就归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