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最野了 第9章

小说:他最野了 作者:曲小蛐 更新时间:2020-03-24 16:13: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9章

  众人顺着厉哲示意的方向望了过去。

  看清那临窗坐着的女孩儿时,所有人都没逃过几秒的愣神。

  雪肤红裙,白如凝脂。

  从额头到下颌,那瓜子小脸上五官的每一寸都精致——精致得近乎艶丽。

  女孩儿的气质和眼神无比干净,带着点仙气;偏因为五官实在美极,而又莫名地多了一丝妖冶。

  ……一眼便知,是十分祸害了。

  商彦懒洋洋地收回视线。

  一个念头飞快地掠过脑际。

  ——

  小孩儿似乎也是这样雪白的肤色,不知道五官又是生得如何……

  “……彦哥!我恋爱了!我真的恋爱了——”

  旁边,厉哲激动得原地跳高。

  “她好美啊,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见这么漂亮的女孩儿!我要——”

  到这句时,厉哲终于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从舒薇那里投过来的冻人的视线。

  厉哲:“……”

  他怎么把舒大校花还在旁边杵着的事情给忘了。

  厉哲心虚地把目光投向其他人。

  眼神交流了一下激动得难以按捺的情绪后,厉哲发现,显然大家内心想法差不多——但迫于舒校花在场,此时都拼命压着呢。

  厉哲遗憾地叹了口气,又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那临窗的桌子。

  “先、先吃饭。”

  舒薇气呼呼地瞪了厉哲一眼,随即看向商彦。

  见商彦眼神平静如常后,她的脸色终于稍稍缓和了些。

  几人陆续落座。

  只是席间,无论点餐还是闲聊,总有男生时不时就忍不住往那儿落一眼。

  舒薇表情难看。

  她原本以为,自己盛装打扮,理所当然会成为今天的女主角,但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小姑娘抢了风头。

  对着摆盘再精美、口感再好的西餐,舒薇也没了胃口。

  而当她酝酿着自己的告白计划如何施展,正跟自己带来的好姐妹们眼神交流的时候,突然听到桌旁一个男生惊呼了声——

  “哎!?坐在那小美人对面的,是不是彦哥班里那班花啊!”

  “……”

  这话顿时勾得所有想看不想看的人的目光都落了过去。

  “卧槽,还真是……”

  “就那个叫文素素的小女神??”

  “哇,那是他们家基因这么卓越吗?”

  “本来我还觉得文素素挺好看的,被这小美人一比,感觉普通了好多。”

  “……”

  舒薇手里攥着的刀叉一紧。

  她脸色冷了下去。

  ——

  对方那话虽然只是无意,而且是说文素素,但在她听来,简直跟指着自己说她比不上那陌生女孩儿没什么区别了。

  越想心里越是不舒服,舒薇皱

  紧了眉,看向厉哲,试图和对方打个准备告白的暗号。

  然而此时,厉哲一副心思早就不在这边,正目不转睛地盯着那边看。

  须臾后,他突然转回身,一脸恳切地看向邻座的商彦——

  “彦哥,文素素跟你熟,我们既然遇上了,怎么也该打个招呼是不?”

  桌上唯一一个有心思、并且正在全心全意吃午餐的就是商彦了。

  听见厉哲的话,他停了手里慢条斯理切着的牛排,同时轻嗤了声。

  “我和她熟?我怎么不知道。”

  “彦哥……救救你可怜又无助的弟弟我吧——”

  厉哲都快哭了。

  商彦本想拒绝,不经意一抬眼,便瞥见对面舒薇那焦急又气闷的神情。

  想起之前在大堂,舒薇突然亲近的举动,商彦微皱了眉。

  须臾后,他搁下刀叉,起身。

  “哎——彦哥,你去哪儿啊??”哭到一半的厉哲戛然而止。

  “……”商彦懒洋洋地垂下眼,睨着他,“不要你的小美人了?”

  厉哲愣了两秒,火烧了屁股似的,嗖地一下蹿起来,满脸兴奋——

  “去去去去去!”

  在其他男生羡慕而蠢蠢欲动的目光里,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向那桌。

  ——

  商彦在后,走得不疾不徐。

  厉哲在前,时不时猴急地往前窜两步,又不得不因为身后的某人而等上一等。

  观察了几秒,一个男生叹着气摇了摇头,转回来——

  “哎,你们觉不觉得彦哥手里像是牵了根狗绳?”

  “哈哈哈哈很形象!”

  “可我也愿意为小美人当狗。”

  “……可以,但没必要,兄弟。”

  几人玩梗正兴,突然桌上听见啪的一声。

  他们扭头看去,只见舒薇脸色难看地扔下了手里的刀叉,正在自己那几个好姐妹的低声哄劝里脸色铁青。

  几个男生面面相觑,各自噤了声。

  *

  文程洲面色匆匆地回到餐桌旁。

  高婌雯原本正在低头看手机上的时间,听见声音后她抬起视线,“怎么还不来——”

  她避讳地看了一眼坐在她测对面的苏邈邈,语气放缓,“是飞机延误,还是路上堵车了?”

  文程洲没有直接回答,有些遗憾而目光复杂地望向苏邈邈。

  一直安静地面向

  窗外的女孩儿似乎有所察觉。

  她微侧回身,琥珀色的瞳仁里清澈干净。

  被这样的眼神看得心里发虚,文程洲清了清嗓子。

  “抱歉啊,邈邈……你母亲那边好像……突然有点急事,暂时过不来了。”

  高婌雯和文素素同时一愣。

  须臾后,文素素有点幸灾乐祸,又有点同情,转头看向对面的女孩儿。

  然而让她失望的是,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苏邈邈只微

  微怔了下。

  一点很淡的几不可查的情绪掠过那双漂亮的眼眸。

  然后那细密的眼睫压下,在瓷白的眼睑上拓了一点阴翳的影儿。

  “……没关系。”

  虽然她在梦里偷偷地期待过。

  虽然她今天很早便醒来、想象着母亲现在的模样。

  虽然她愿意为了这次碰面剥下自己当做保护壳一样的伪装。

  虽然她来之前,已经不知道多少遍不安而努力地练习着和对方的第一句话该如何开场。

  ……但是没关系啊。

  对不喜欢也不在乎她的人,她又能要求多少。

  文程洲无声一叹,“你母亲已经跟你们年级主任联系过了,她的意思是希望你从下周一开始,进入高二一班,正常上课。”

  “……!”

  文素素闻猛地抬头,刚准备说什么,目光突然望见文程洲身后——

  隔着大半个餐厅,厉哲和商彦一前一后地往这里走来。

  想起自己对面的女孩儿,文素素脸色陡变。

  她扭头看向父母:“那我们就回去吧!”

  高婌雯一愣,“直接在这里吃不好吗?”

  “不行——”文素素心思急转,随后眼睛一亮,她低声看向文程洲,“爸爸,阿姨突然不来……邈邈肯定不想再在这里待了。”

  文程洲闻皱了下眉,点头。

  “好吧,那回家。”

  四人起身离桌。

  刚走出两步,就听身后厉哲喊了一声——

  “班花!”

  高婌雯和文程洲转回身,“……素素,那男生是不是在跟你打招呼呢?”

  文素素:“额,是我们班同学——你们先到楼下开车吧,我这就下去!”

  “好,别耽搁太久啊。”

  “……”

  见父母走了,文素素大松了口气,一转回头,却见身旁苏邈邈正微怔地望着那两人——

  “商……彦?”

  文素素心里咯噔一声。

  她笑容仓促地应付了一下跟她挥手臂的厉哲。

  在对方跑过来前,文素素压低了声音——

  “你千万别说话,如果被商彦认出来……你以后在学校里麻烦就大了,他一定会欺负你的……”

  “……”

  即便文素素不提,为了自己在学校里的安静,苏邈邈也不会让两人认出自己。

  所

  以听到文素素的话,她只安静地点了点头。

  文素素高悬起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去。

  此时,厉哲也已经跑到了两人面前。他压着兴奋的眼神,紧张地看了看苏邈邈,又转向文素素:“你也来这儿吃饭啊……真巧,今天彦哥生日,我们也来了!”

  商彦正停住身,听见厉哲那傻话,不由轻嗤。

  “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他话音刚落,便感觉对面红裙的小美人儿望了过来。

  商彦垂眼,落下视线。

  女孩儿很美,从近处看尤甚。

  眼尾细长而微翘,琥珀色的瞳眸里更像是剪影了两湖春水。

  尤其像现在这样,似乎有点意外又有点惊讶地瞧着人时——尽管那张精致艶丽的小脸上并没有什么情绪,但仍旧足已撩拨得人心尖微痒。

  这边两人对上目光片刻,旁边厉哲和文素素有点急了。

  厉哲齁着嗓子卖力咳了两声,将三人目光全吸引过来,然后觍着笑脸问文素素:“这个女孩儿是……?”

  文素素神色有些不自在,“她是我一位阿姨家的女儿。”

  “哦……”厉哲顺势看向苏邈邈,“不知道怎么称呼?”

  文素素下意识地往前拦了拦。

  “她——她嗓子不太好,不能说话。”

  “……啊?”

  厉哲顿时失望,自己小声嘀咕了句,“哑巴的小美人啊……”

  话声未落,屁股上挨了一脚。

  “嗷——彦哥你踢我干吗……”

  商彦:“你欠。”

  厉哲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方才失落之下,直接把心里话说出来了,不由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

  “那什么……既然碰上了,不如一起吃顿饭呗?”

  文素素眼睛一亮,跟着又暗下去。

  “我们之后还有点事,今天恐怕不行了。”

  说完,她转头愤懑地看了苏邈邈一眼,“……走吧。”

  苏邈邈顿了顿,点头,转身离开。

  等见文素素的背影也消失在楼梯处,厉哲满脸失落地转回头。

  自己一个人叨叨起来:

  “唉——那么漂亮一个小美人,怎么却是个哑巴呢?”

  “她要是我们三中的就好了——天天赏心悦目地瞧着,多幸福!”

  “但真那样的话,舒薇的校花宝座好像就严重不稳了……”

  厉哲正感慨着,突然奇怪地看向商彦。

  “不过彦哥,我觉得你魅力值好像有所降低?”

  “……”

  商彦正侧倚着旁边的单人沙发,耷拉着眼皮犯困,闻只懒散地瞥过去。

  “你看啊,那小美人没主动亲近你也就算了——就连文素素竟然都拒绝了你的生日邀请!昨天她还不死心地问我地方呢!要不是舒薇学姐要——”

  话声戛然而止。

  厉哲懵了两秒,回过神,抬手轻抽了自己一嘴巴。

  “……还以为是错觉。”

  商彦轻狭起眼,漆黑的眸子里浸上凉意。

  他唇角轻扯了下——

  “鸿门宴?”

  厉哲哭丧着脸:“……美人计,美人计,我是被强迫的啊彦哥。”

  商彦眼一冷,迈开长腿往外走。

  “哎——彦哥,你又干吗去?”

  “回笼觉。”

  厉哲:“…………”

  商彦下到一楼大堂时,正望见旋转门外的门廊上,雪肤红裙的女孩儿弯腰坐进黑色的私家车里。

  男生的长腿停在原地,直到那车开走了,他才回过神。

  望着车的尾影,商彦轻眯起眼。

  总觉得那个背影有点熟悉。

  ——

  是错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