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最野了 第8章

小说:他最野了 作者:曲小蛐 更新时间:2020-03-24 16:13: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8章

  周五晚上,苏邈邈和文素素坐着文家的私家车,一起回到了别墅里。

  文程洲和高婌雯难得都在家。

  文素素在玄关时注意到两人,奇怪地问:“爸爸,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是有什么事情吗?”

  沙发上,文程洲起身到一半,身形微顿。

  他和客厅里的高婌雯对视一眼,才说:“先吃饭吧。”

  “……哦。”

  文素素离开玄关。

  身后,苏邈邈也安静地走了出来。

  文程洲的公司里事务繁多,苏邈邈虽然已经在文家住下两周,但很少有四个人同桌吃饭的经历。

  这一顿晚餐吃得也格外安静。

  席间,苏邈邈总觉得高婌雯有些想要出口的话,但几次都被文程洲不动声色地压了回去。

  苏邈邈心里波澜轻翻起来。

  “邈邈,你今天胃口不好吗?”文程洲突然开口问。

  苏邈邈怔了下,摇了摇头。

  “……”

  文程洲与高婌雯对视,然后他放下了手中碗筷。

  “其实今天,你们班主任给我打电话了。”

  文素素筷子一停,“李老师?他打电话给你做什么?”

  “……”

  文程洲没有急着开口,将目光投向桌角把脸儿藏在大卫衣兜帽里的女孩。

  文素素见与自己无关,悻悻地转了回去。

  文程洲:“邈邈,你这周一升旗仪式,是不是被你们年级主任遇见了?”

  “……嗯。”

  苏邈邈放慢了动作。

  文程洲:“我听你们班主任的意思,后来有学生把你的信息举报给了你们年级主任郝赫。”

  苏邈邈一怔。

  不等她作反应,旁边文素素先惊问:“有人举报?这怎么可能?”

  高婌雯皱眉,“你反应怎么这么大?”

  “……”文素素,“只是不太可能有其他人知道啊……”

  对于女儿对苏邈邈的些微敌意,文程洲并不是不知道,闻他轻瞪了文素素一眼,便收回目光。

  “邈邈,你们郝主任知道这件事以后挺生气的,找到了你们班主任李师杰,并且通过他联系了你个人状况表里填的……监护人。”

  “……!”

  苏邈邈拿着筷子的手,蓦地僵在了半空中。

  过了好几秒,她才慢慢放下碗筷,轻声问:“然后呢?”

  “你的母亲明天上午会来c城,中午我们两家一起吃顿饭,好吗?”

  苏邈邈无声地垂下眼。

  其实她知道的,大人们问出这样的问题,从来没有给过“好”或是“不好”这样两个选择。

  就想当初送她来到这个陌生城市的陌生疗养院里,也没人在乎过她的意见一样。

  于是苏邈邈扶着实木餐桌的边沿,慢慢站起身。

  “……我知道

  了。”她轻声说。“我先回房间了。”

  在女孩儿即将迈出餐厅的时候,文程洲转过身,神色为难。

  “邈邈,如果可以的话,明天中午出发前,你能换上今天高阿姨给你买的新衣服吗?”

  苏邈邈身影一滞。

  餐桌上,文素素闻也不可置信地抬头,看向高婌雯,做了个发恼的口型:“妈……?”

  高婌雯严厉地瞪了她一眼。

  文素素咬紧唇,懊恼地看向餐厅门口女孩儿的背影。

  文程洲仍在缓声劝:“你和你母亲也有几年没有见过面了吧?你这样……她会担心的。别让叔叔阿姨难做,好吗?”

  “……”

  兜帽下,女孩儿的唇色看起来比方才更淡了几分。

  在原地站了许久,她才低应一声,转身往二楼走去。

  *

  第二天上午,菲佣将提前熨烫妥帖的礼服裙,送进了苏邈邈的房间里。

  她敲门进去时,女孩儿正坐在床边,望着窗外发不知名的呆。

  “邈邈,礼服帮你挂在这里了。你尽快换上,文先生和文太太已经准备出发了。”

  “嗯。”

  苏邈邈轻应了声,站起身。

  在菲佣离开房间并关上门后,苏邈邈拉上了窗帘,然后走到那门旁的挂衣架前。

  挂衣架上一左一右挂了两件衣服。

  左边是一件中长款的黑色薄外套。

  右边是一件红色无袖的及膝散摆礼服裙。后背以红色的系带大蝴蝶结收腰设计,从腰臀线向下拼接了一截扇形的樱色薄纱。

  裙色很艳,也最是挑肤色。

  苏邈邈伸出手,取下了两件衣服,窸窸窣窣地换了起来。

  几分钟后,房间里的窗帘被重新拉开,苏邈邈站在等身的长镜前。

  纤细白皙的手指绕过颈子,拢起带一点浅栗而微卷的长发,轻扎起一个马尾。

  然后她放下手臂,抬眼。

  长镜里的女孩儿生着一张最标致的瓜子脸,减一分则瘦,增一分则腴;而那仿佛只有巴掌大的小脸上,又缀着最为精致的五官:淡色的唇,秀挺的鼻,琥珀色的瞳子被微微翘起的眼尾勾出一种近乎艶丽的美。

  而袒露在衣料外的肤色,被身上的红裙衬得愈发雪白,吹弹可破。像是轻按一指,都会留下绯色的印子。

  只是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女孩儿的眼眸里却失了焦。

  记忆里伴

  着耳鸣一样尖锐模糊的声音响在耳边——

  “……她凭什么那么好看啊?”

  “院长嬷嬷都只关心她一个人了。”

  “……讨厌死她了!”

  “没人要的可怜虫。我听护士姐姐说,她奶奶都最讨厌她!”

  “她什么时候能搬走就好了。”

  “真希望她永远消失!”

  ……

  那些欺侮的嘈杂声音仿佛还在耳边,不知轻重的推搡留

  下的痛感似乎还让身体隐隐作痛…………苏邈邈的脸色煞白,她本能地伸手抱住了自己的肩,指尖无意识地紧扣着,贝甲下血色全无。

  等那些声音终于退去,眸子里恢复清明,阳光从窗外洒下,她才堪堪回过神。

  ……都过去了。

  女孩儿眼睫轻抖,慢慢控制着还有点颤栗的呼吸,舒出一口气。

  只要把自己藏得很好,就不会有那么多人讨厌她了吧……

  那就够了。

  ……

  文程洲一家三口,此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文素素不死心地问:“妈,我今天一定要去吗?”

  “这件事没得商量。”高婌雯说。

  “可我是真的有事……”

  “什么事?”

  “我……我一个同学过生日……我想给他买件礼物送过去……”

  “礼物可以明天买,你下周一再带给对方。”

  “那不一样!”文素素有点急了,“他们……”

  高婌雯脸色微冷:“无论如何,你今天必须去。”

  “……”

  文素素气极,转开了脸。

  空气沉默几秒,她不耐烦地站起身:“她怎么还不下——”

  话声戛然一停。

  文程洲皱着眉看向女儿,却见文素素表情像是惊怔在了原地。

  顺着文素素的视线,文程洲转头望向通往二楼的楼梯。

  看清了走下楼来的女孩儿,文程洲的眼底掠过惊艳的情绪。

  ——

  早便知苏家最小的这个女孩儿天生丽质,两年前见过一面,至今他都隐约还有印象。

  而现在再看,这两年不但没有磨掉女孩儿身上的那种璞玉似的风华气质,反而衬着这种惊艶,渐渐雕琢出了美玉的雏形。

  不难想象,等再长两三年,这个女孩儿会出落成如何艶绝的美人。

  三人之中,却是高婌雯最先反应过来。

  她拢起脸上发僵的笑,起身拉了文程洲一把——

  “既然邈邈也准备好了,我们走吧。”

  “……”

  文素素终于也回过神,目光复杂地低了低头。

  她有点难堪地发现,在真正看到苏邈邈此时的模样后,她已经连嫉妒都很难生出来了。

  别人都是越长越归于平庸。

  怎么偏偏这人……却出落得越来越美了!

  文素素

  心里懊恼,脸色憋得发红,扭头走了出去。

  *

  一辆计程车行驶在c城最出名的中心大道上。

  车内后座,五官清隽深邃的男生斜倚着车座靠背,一双无处安放的大长腿委屈地塞在座前。

  那张脸庞的侧颜也是线条凌厉而漂亮,半遮半垂的眼睫在冷白的皮肤上拓下阴翳,里面还藏着点淡淡的青。

  ——

  显然头一天晚上并没睡好。

  周末正

  是高峰期,路上拥堵,计程车时不时就要刹一下。

  在终于被一次急刹晃醒后,男生薄薄的眼皮一抬,覆着点戾气还有些失焦的漆黑眼瞳,冰凉地盯住了后视镜里的司机。

  “……”

  “…………”

  司机忍住了哆嗦的冲动,僵硬地把视线挪开。

  副驾驶座上,一路安静如鸡的厉哲终于逮着商彦难得清醒的机会,小心翼翼地开口。

  “彦哥,你这生日头一天晚上,怎么还不好好休息呢?”

  “……”

  意识渐渐清醒,商彦抬手,修长的指节并拢,捏了捏眉心。

  须臾后,他重睁开眼,嗓音微哑地动了动薄唇。

  “你还有脸问?”

  厉哲:“……”

  “凌晨三点打电话祝生日,你就不怕今天死我手上?”

  厉哲:“…………”

  厉哲:“对不起,彦哥,我错了。”

  商彦收回目光,微蹙了眉,不耐烦地瞥一眼窗外。

  “还有多久到?”

  “就在前面了。”厉哲说着,有些眉飞色舞,“那是c城最棒的西餐厅,我好不容易才找人在今天订上了位置。”

  “……”

  后座没了动静。

  厉哲扭头一看——商彦已经又闭上眼了。

  他满头黑线地转回去。

  ……彦哥这个状态,舒薇今天的告白怎么看怎么悬。

  五分钟后,计程车终于在慢慢悠悠的“铁块长龙”里脱出身,开进了那间西餐厅门外的门廊下。

  商彦和厉哲下了车,进到大堂,一侧等了很久的舒薇等人走了上来。

  “商彦,你可是主角,怎么才来?”

  舒薇笑着走在最前,和两人打着招呼。

  厉哲眼睛一亮。

  ——

  舒薇今天显然是特地装扮过了,脸上化着淡妆,身上一条鱼尾长裙,尽管显得有些隆重,但那身材曲线却实实在在地勾勒出来,惹得半个大堂里的男性目光都聚焦在她身上。

  她目不旁顾,只笑容妩媚地望着从自动旋转门里走出来的商彦。

  拿着淡金色的手包走上前,舒薇顺势便要去搭商彦的臂弯。

  “我都等你好久了……”

  神色微倦的商彦一撩眼帘,恰巧在此时抬了小臂,拨了拨有点凌乱的黑色碎发。

  只指尖轻触了男生覆着薄薄的肌肉线条的小臂,舒薇眼底笑色微顿,但很快就再自然不过地掩盖过去。

  商彦侧身,瞥了厉哲一眼,“几楼?”

  话尾,漆黑的眸子里微微泛凉。

  厉哲本就心虚,此时被这一盯,更是打了个激灵,伸手快速一指大堂东南角上宽敞的旋转楼梯——

  “二楼,从那儿上。”

  “……”

  商彦薄唇微勾,眼里浸上点漆黑的凉色。

  盯了厉哲几秒,他转回视线,插着裤袋迈开长腿走了出去。

  “厉哲请客,吃穷他。”

  简意赅。

  但立马得到了男生们的积极响应。

  被放了狠话的厉哲却长长地松下口气。

  他差点以为今天真要死彦哥手里——看起来彦哥对舒薇根本没消气,早知道他打死都不应舒薇了……

  在向前台报上了预订的信息,一行人便在穿着制服的侍者的引领下,顺着一百八十度盘旋楼梯,上到二楼的西餐厅里。

  “几位贵客预订的桌群在这边,请随我来。”

  侍者踩上铺了红地毯的亮瓷地面,向着几人微微躬身。

  商彦和厉哲以及舒薇走在最前

  厉哲不经意地撇开视线到一旁,刚走了几步,他却猛地停住了脚。

  同时下意识地拉住了旁边的商彦——

  “我我我我我——”

  商彦被他拉停,不耐地狭起眼。

  “喔什么,你属喔喔鸡的?”

  厉哲终于回过神,亢奋地转过来,脸色通红——

  “卧槽,彦哥你看那边!——那个穿红裙子的小美人!!巨漂亮!我我我他妈一定要追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