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最野了 第7章

小说:他最野了 作者:曲小蛐 更新时间:2020-03-24 16:13: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7章

  呆滞过后,广场上学生方阵的各个角落里,逐渐响起零碎的嬉笑和议论的杂音。

  笑声连成了片,还引来不知哪个班胆大包天的男生,不要命地扯着嗓子嚎了一声——

  “彦哥牛批!”

  犹如烈火被迎面泼了一桶油——

  笑声瞬间鼎沸。

  学生们枯燥的学习生活里难得遇到与校同欢的大乐子,场面一时有点失控。

  所幸还有各班班主任临危受命,连忙“救火”,压着广场上的笑声渐渐消下去。

  那疏懒微哑的声音于是再次被安静剥离出来。

  回荡在小广场的上空,仍是平稳匀速的语序,卡着不疾不徐的节拍——

  学生们脸上眼底的笑意开始停滞。

  “这是……背到哪儿了?”

  “不知道。你们还笑,我都没顾得笑——从半分钟前,我就已经开始听不懂了!”

  “彦哥刚刚说的什么?他铅必泼爱?”

  “……应该是‘钅它铅铋钋砹’,化学元素周期表里第81到85位……”

  “卧槽,你怎么知道?”

  “我这不是在对着周期表看呢!”

  “有出入吗?”

  “目前,没有,而且好多字我压根不认识。”

  “‘目前’是到哪儿了?”

  “还差几个字背完全篇。”

  “…………变态啊卧槽。”

  这边讨论中止,而台上那声音果然也停了下来。

  在全场再次痴呆性沉默的注视里,台上扶着话筒的男生仍是满眼没睡醒似的倦色,只唇角懒洋洋地勾了下。

  目光却像是落在所有人的最后面。

  盯了两秒,黑眸遮下,薄唇微启。

  “解决了……回去吧,小孩儿。”

  这话来得没头没尾。

  众学生:“???”

  “——以上。”

  商彦转身下台。

  站在原地愣了好几秒,厉哲才反应过来,连忙扭头跟上去。

  “彦哥,你这场子救得,牛批啊。我刚刚下来前,看你后面那些等着演讲的都蒙了,那——”

  厉哲话声蓦地一停,转为看着前方站着的女生,奇道:“班花?你怎么在这儿啊?”

  商彦微皱了眉,视线一抬。

  文素素果然便站在两人前路的不远处。

  见两人停下,文素素松开纠结在身前的手指,碎步走上前。

  她看了商彦一眼,才低下头,有些委屈地开口:“我给你写的那份心得演讲稿,你不喜欢吗?”

  “……你写的?”

  商彦眉一皱,侧眸看向身旁。

  厉哲心虚地躲开了视线。

  商彦轻嗤了声,插着裤袋的手抽出来,长腿一抬,踹了厉哲一脚——

  “你不是说在外班找人写的?”

  厉哲脸色尴尬

  “我还没来得及找人,班花就刚巧给了我一份嘛……”

  “刚巧?”

  商彦微眯起眼。“那刚巧我没用上,别浪费了——你拿回去抄个两百遍。”

  “别别别!彦哥我错了——我下次不敢了!”

  “……”

  没理会厉哲的干嚎,商彦重新迈开步,走了出去。

  “哎,彦哥,你还干嘛去?”

  “自首。”那声音懒洋洋地撂在身后。

  “……啊?”

  厉哲听得发懵,抬头往前一看,便见后台最边上,年级主任郝赫脸色难看又无奈地站着。

  厉哲这才反应过来。

  “嘿,把这茬忘了。”

  他一扭头,文素素站在旁边,正担心地看着商彦离开的方向。

  “郝主任不会给他记过吧……”

  厉哲笑笑,“嘿,就算不说背景,单论物化成绩和计算机赛拿回来的那些奖,彦哥在郝主任那儿,那是免死金牌黄马褂玉如意尚方宝剑一套齐全啊。”

  文素素却是眼神一动,“背景?你知道商彦他……”

  “嘶——哎哟,彦哥那一脚踹得也就太狠了点吧!”

  厉哲突然打断了文素素的话,弯下腰揉着腿弯哼哼起来。

  “……”文素素皱了皱眉,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转而问:“那商彦为什么没背稿子,反而背起了化学元素周期表呢?”

  一提这,厉哲也不腿疼了。

  他站直腰,“嘿,还不是彦哥组里新收的那个小徒弟么?脸都看不见,彦哥偏偏跟护小媳妇似的。那小姑娘没穿校服被郝主任逮着了,非逼她摘帽子,彦哥赶不及过去,这才上台救场,把郝主任引过来了。”

  话刚落,厉哲就发现文素素脸色难看起来。

  他表情一顿,反应过来后,恨不得伸手抽自己一巴掌。

  ——

  这全班都知道,被学校里好些男生捧成“文艺小女神”的文素素,喜欢了商彦有一年……他怎么还偏偏把那两人说成这样暧昧的了。

  厉哲眼珠子转了转,才连忙补救:

  “我开玩笑哈,彦哥也没怎么关心那小姑娘——开学这么忙,你也见了,他上周几乎都没去培训组。”

  “嗯。”文素素脸色稍霁。

  厉哲松了口气,嬉笑着安慰。

  “再说了,那小姑娘哪有班花你的竞争力,你可是我们年级公认的小女神。”

  “……”

  这话落下两秒,厉哲尴尬地发现,文素素刚刚缓和了点的脸色,突然又沉回去了。

  而且……好像比刚刚还青。

  厉哲:“……”

  他又说错什么了吗。

  这次没给他补救的机会,文素素扭头走掉了。

  厉哲站在原地直咧嘴,“这说是文艺小女神,冷起脸来也跟低温空调似的啊。”

  厉哲一边感慨着,一边调头准备

  回教室,刚走出两步去,就见旁边帷幕后走出来了另一个人。

  厉哲愣了愣。

  “……舒校花?你怎么也在这儿?”

  舒薇看起来却比文素素平静多了。

  “你刚刚说的事情是真的?”

  “啊?什么事情?”

  看不出这个深浅,厉哲选择战略性装傻。

  舒薇凉飕飕地刮了他一眼,“你刚刚不是跟文素素说,商彦是为了他那个所谓的小徒弟,才刻意救场吗?”

  “……”

  厉哲现在只想穿越回三分钟前,一巴掌把那个不知道“祸从口出”的自己抽回去。

  见厉哲默认,舒薇眼神一冷。

  沉默僵持了几秒,厉哲主动开口,干笑着问:“舒校花,你是来找彦哥的?”

  “……不是。”

  舒薇眼神闪了闪,也想起自己这趟过来的“正事”。

  “嗯?那是为什么?”

  舒薇:“商彦是这个周六的生日吧?”

  厉哲点点头,“没错。”

  “我想拜托你件事。”

  厉哲:“……?”

  舒薇难得多了一丝迟疑。

  只不过很快她便调整情绪,“我想请他吃饭,可以多叫几个你们那边熟识的男生,我也会喊我几个好姐妹出来……到时候给他准备个惊喜吧。”

  “……”

  厉哲的目光由茫然渐渐转为清明——

  “额,你是想……”

  舒薇坦诚,“我会和他告白,然后确定关系。”

  这直白的话让问问题的厉哲自己反倒噎了一下。

  看出他的不自在,舒薇妩媚一笑,“怎么,你觉得我们不合适?还是有人能比我更配得上他?”

  “那肯定不会。”厉哲皱眉,“但是这种事我不敢瞒着彦哥啊,他知道了还不削我。”

  舒薇轻眯了下眼,“我们认识有一年多了吧?”

  “嗯。”

  “商彦从来没否认过我们是男女朋友,你知道为什么吗?”舒薇笑容妩媚,暗示地看向厉哲。

  厉哲恍然大悟:

  “拿你当挡箭牌?——文素素她们每次都是这样被挡回去的!”

  舒薇:“…………”

  舒薇收笑,面无表情地看他,“我只是让你约他出来,又没让你做额外的,你们本来也要一起聚餐,只是换了我请客,有区别?”

  厉哲愣了

  愣,“好像没有哈。”

  舒薇不等他反应,“那多谢了,小学弟。”

  说完,她错身走了过去。

  几十米后,舒薇脚步稍停,望着前面台后,只剩下年级主任郝赫一人的身影。

  她眼神闪烁了下。

  最后还是克服犹豫,舒薇微攥紧手,朝着郝赫走去……

  与此同时。

  广场正后方。

  苏邈邈站在原地踟蹰了片刻,仍是没能再瞧

  见那人的身影。

  应该……不会有事吧?

  她不安地想着。

  又等了几分钟,听见主持老师已经要让学生们解散了,苏邈邈不敢再耽搁,这才转身往科技楼走。

  但仍没能躲过解散的学生们的“洪流”。

  耳边逐渐嘈杂起来。

  学生们议论着的,无非便是方才国旗下讲话里的那段惊人插曲。

  “……商彦太帅了,化学元素周期表全文哎,一字不差。”

  “也没什么吧……不就是背诵吗?”

  “不、就、是?你背一个我看看?”

  “我——他那明显早就准备好了等着秀这一波吧,其他人都正常做心得,明明就他自己在那儿装……”

  “你这话可过分了啊。商彦在学校里从来没主动挑事,学习那么好,长得那么帅,计算机又那么牛——他已经够低调的了。”

  “呵呵。你是不是忘了他那外号了。”

  “……”

  “你没见,我可见了,高一那会儿在学校门口,那人可是直接被救护车拉走的!”

  “…………”

  苏邈邈紧缩起肩,脸色苍白。

  耳边喧嚣和吵闹愈发鼎沸。

  像是铺天盖地,逃无可逃地从四面八方罩下来。

  一闭上眼,那些声音都成了狰狞索命的黑色恶鬼,拼命地鼓噪着她的血管和心脏。

  兜帽下,女孩儿唇色都泛白,她本能地伸出冰凉而微抖的手,试图去拽紧帽檐。

  只是刚摸到帽子边沿,她的手腕便蓦地被人握进了温热的掌心里。

  那只手安抚地压下她的,然后轻抵在她的双耳两旁。

  慢慢掩住。

  吵闹的那个世界被隔离在外。

  心跳也慢慢平缓下来。

  “……没事了?”

  片刻后,顺着女孩儿兜帽外轻捂着的修长而分明的指骨,那微微震动的嗓音传进耳中。

  男生的掌心里,女孩儿慢慢地动了动脑袋。

  ——上下动的。

  商彦舒了口气。

  而此刻,即便是被围在往来的人流里,身周也安静得近乎诡异。

  苏邈邈睁开眼,有些奇怪地歪了歪头。

  然后她就听见,方才那最近的交流声里的那个男声再次响起,只是这次没了方才的不屑口吻,而多了压不住的颤栗——

  “商彦……彦、彦哥……我

  刚刚不是故意说的……”

  “……”

  确定女孩儿无恙,商彦从女孩儿兜帽两旁放下手臂,不忘把那帽檐又向下拉了拉,免得四面汇聚过来的目光再让小孩儿遭了无妄之灾。

  在悄无声息的安静注视里,做完这些动作后,男生那张清隽深邃的五官间不见情绪,黢黑的瞳子里冰冰凉凉的。

  他伸手虚扶了一下苏邈邈单薄的肩。

  “走了。小孩儿。”

  轻抚了抚

  女孩儿的兜帽尖,商彦侧身护着她,从自觉让开的人群中间离开。

  直到最后,他都没看那吓得脸色惨白的男生一眼。

  ……

  商彦把苏邈邈送回了培训组的办公室。

  一进门,里面逃了升旗的吴泓博就惊讶地看向两人——

  “彦爹,你怎么来了?”他瞧了瞧安安静静地走在前面的女孩儿,“还跟小苏一起?”

  “……‘小苏’?”

  顺手扯过来把椅子,商彦把女孩儿按上去。

  间隙里,他冷着眉眼,居高临下地睨着吴泓博,黑漆漆的眸子里带着点嫌弃——

  “我才不在半个周,给我徒弟起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

  “——小苏怎么了!多好听!”

  “……”

  商彦面无表情地瞥他。

  吴泓博瞬间安静如鸡,并听话地转动椅子,面回自己的电脑。

  而商彦的目光也压到了身前,被他按在了椅子里的女孩儿身上。

  他眉眼浸凉,眸里微澜。

  “你有病?”

  “……”吴泓博的方向投来惊悚的一眼。“上来就这么凶的吗彦爹……”

  而紧随其后,在沉默了几秒之后,兜帽下传来女孩儿极轻的一声“嗯”。

  吴泓博:“——??”

  世界真奇妙。

  这是人类新的对话模式吗?

  “什么病?”

  “……”

  这次,女孩儿却怎么也不肯作声了。

  商彦轻眯起眼。

  回想起几分钟前,在熙攘的人流里看见的那个娇小而无助的背影,他蹙了眉。

  “老师知道吗?”

  想到送自己来的李师杰,苏邈邈慢吞吞地点了点头。

  商彦眉宇稍松,但声音仍衬着点凉,“既然不能在那种环境下久待,为什么不提前走?”

  这一次女孩儿的声音格外地轻,几乎要听不到了——

  “我……担心你。”

  商彦一怔。

  等他回神,一直在旁边竖着耳朵的吴泓博已经快笑得肚子疼——

  “可别,千万别啊小苏,怎么才来学校一个周就被带偏了?——你这是没见过你师父的真面目,而且喜欢他的人多着呢,比我那脚本里的程序行数都多!”

  吴泓博还抽空缓了口气,继续乐:

  “就比方高三那个舒薇,学校

  里都说是你准师娘,要脸蛋有脸蛋,要36d有36d——”

  话声戛然一止。

  撞进商彦此时那双漆黑又寒凉的眸子里,吴泓博本能地哆嗦了一下。

  连脸上笑容一起抖掉后,他迅速把自己缩成了一团憋回了电脑前。

  死一样的沉默里。

  商彦压着心底莫名涌上来的烦躁,刚转回身,却听身前的女孩儿好奇地轻问——

  “师父。”

  女孩儿

  这软声让商彦一怔。

  不等他回溯心头掠过去的情绪——

  “什么是36d?”

  “…………”

  商彦觉着太阳穴剧烈地跳了一下。

  几秒后,吴泓博就感到一束凌厉的目光从旁边投来。

  几乎要给他捅个对穿。

  又沉默两秒。

  莫名染上点沙哑的男声再次响起——

  “c语里一种函数名。”

  吴泓博:“…………”

  吴泓博:“????”

  ——

  彦爹,你对得起你身后柜子里那一排计算机赛的金奖吗??

  但罪魁祸首的吴泓博这会儿自然不敢把心里话说出来,只能用眼神控诉某人。

  商彦权作无感。

  培训组办公室的门在此时被叩响,厉哲从外面探头进来——

  “彦哥,你还真在这儿啊?赶紧回教室吧,第一节课调换成语文课了——你要是这节再不去,老林头真快一人血书给班主任了。”

  “……”

  听见“语文”两个字,商彦已经条件反射地想皱眉了。

  他转身往外走,刚迈出一步去,又不放心地停下,侧身瞥向吴泓博——

  “小孩儿在,别乱说话。”

  “……”

  在那只差刀架脖子的威胁目光下,吴泓博十分听话且狗腿地点头。

  商彦这才和厉哲一起离开了培训组。

  出了科技楼,厉哲边走边问:“彦哥,这周六你生日怎么过?”

  “……”

  夏末的朝阳晒得人懒洋洋的,商彦只轻眯起眼,没说话。

  厉哲见他没什么强烈反应,问:“彦哥你不嫌烦的话,我们趁着机会出来聚聚,一起出去吃个饭、玩一玩?”

  “随便。”

  男生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句。

  厉哲心里偷偷抹了把汗。

  心虚之下,他快速地转开话题:“你们组里那小孩儿没事吧?”

  话刚落,厉哲就被商彦皱着眉扫了一眼。

  他一懵:“怎、怎么了?”

  “你叫她什么?”

  “……小孩儿啊,不是彦哥你先这么叫的吗?”

  “我可以,你不行。”

  厉哲:“——??”

  不等厉哲反应,商彦拔腿往前走去。

  身后厉哲挫败地往前追——

  “行行,是彦哥你的徒弟,彦哥你一个人说了算。”

  “……”

  商彦走在前的身形微滞。

  女孩儿那声低软的“师父”像是被这话勾了回来,还带上回音,在他耳朵里撞了几回才消尽。

  突然有点口干舌燥。

  商彦皱着眉抬头,看了一眼光线温和的朝阳。

  ……这什么破天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