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最野了 第3章

小说:他最野了 作者:曲小蛐 更新时间:2020-03-24 16:13: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3章

  黄旗晟虽然只是培训组的老师,但对商彦在三中的“事迹”早有耳闻。

  听商彦应下,他反而有点不放心了。

  “商彦,你可别欺负新组员。”

  吴泓博的视线转了转,嬉笑了声——

  “黄老师,您这是操的哪门子心啊,彦哥是那种欺负弱小的人?”

  他头一转,给其他人个示意眼神。

  “……更何况,我们几个不是还都在这儿呢。”

  黄旗晟稍心安了些。

  看一眼时间已经不早,他又嘱咐了几句,便提着公文包和笔记本电脑匆忙离开。

  等黄旗晟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吴泓博脸上笑一收,冲旁边一人摆摆头。

  那人会意,走过去关门,转回身就往门上一靠。

  “砰”的闷响。

  椅子上的小孩儿背影微僵。

  吴泓博走到苏邈邈正对着的办公桌前,往桌面一靠。

  “彦哥,怎么说?——给新人划条道?”

  “……”

  商彦仍是就着那个俯身的姿势,在女孩儿帽檐边上问。

  “听见了么,小孩儿。”

  “……”

  兜帽下安安静静的,只能听到轻细的呼吸。

  商彦停顿片刻,轻嗤了声。

  他直起身,走向一旁的立柜,懒散的声音撂在身后。

  “你们看着办。”

  正愣着的吴泓博回过神,乐了。

  “你这新来的小子,怎么那么不识趣?彦哥的大腿你都不抱,那你可别怪我们收拾你。”

  “……”

  屋里安静半晌,除了商彦站在立柜前随手翻书的声音,坐在椅子上的小孩儿仍旧没有开口。

  吴泓博笑容还在,但忍不住皱眉了。

  “你是哑巴啊,不会说话吗?”

  伴着不耐的话音,吴泓博踢腿踹了踹新人坐着的椅子。

  转椅被踹得“砰砰”两声。

  “……”

  背对着房内,商彦站在立柜前。

  他单手拿着一本编程书,听见那踹椅子的声,正要翻页的修长指节蓦地一顿。

  漆黑的眸子被细密微垂的眼睫压着,看不分明内里的情绪。

  停了两秒,那页还是被翻过去。

  商彦身影未动。

  而他身后房间里,组内另一个胖胖的男生也走到椅子旁边,插话了:

  “这小子有点硬啊,刚刚也是,连彦哥的话都敢不搭茬?”

  “可能缺一顿揍?”

  “别吧。”

  吴泓博刚刚没被搭理,气得咬着牙笑——

  “坐那儿看着还没彦哥腰高似的,万一再给玩坏了,黄老师还得找我们算账。”

  “…………”

  这话里的某个动词,让商彦顺着书页划下的指节再次停住。

  “不说话

  也就算了,帽子都不摘?这么没礼貌的小子,至少得教教规矩。”

  吴泓博说着,跳下桌,伸手往转椅里的小孩儿头顶撩——

  “别躲,不然伤着你可不怪我。”

  “……啪。”

  一声不轻不重的合书响声。

  这突然的动静叫停了吴泓博的动作。

  他扭头,迟疑地看向背对着房间的商彦。

  “彦哥?”

  “……”

  商彦侧过身,不动声色地垂着眼,目光落到小孩儿身上——

  苏邈邈搁在膝盖上的两只宽袖子相叠,袖口隐约见着葱白的指尖不安地缠在一起。

  商彦敛眸,侧回身,手里书放进立柜。

  “行了。”

  “哎?不收拾他了啊彦哥?”

  商彦没接话。

  他从柜子拎出一台笔记本,走回到女孩儿坐着的转椅旁。

  搭着椅背,修长的五指收紧,一用力——

  男生单手倒拉着转椅,把懵在上面的女孩儿往办公室里间拖。

  “以后这小孩儿算我半个徒弟,不许觊觎。”

  ……觊觎?

  几人愣住。

  拖着椅子走到里间门口,商彦停住。

  几个男生还在发愣,商彦视线一压,垂落到那兜帽上。

  他嗤笑了声。

  “他们谁敢欺负你就告诉我,知道了么,小孩儿。”

  房间里安静几秒,兜帽下传出一声松了口气的轻软的“嗯”。

  众人石化。

  吴泓博:“……女的???”

  商彦抬手,把椅子和椅子上面的女孩儿一起拉进单间。

  砰地一声。

  门合上了。

  慢半拍后,鬼哭狼嚎响在单间外面——

  “彦爹你关门是要干嘛啊??”

  “卧槽卧槽手下留情啊彦爹!”

  “组里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彦爹你好歹让儿子们看一眼庐山真面目啊——”

  房间内,商彦松了手,轻嗤了声。

  “什么乱七八糟的。”

  他目光瞥下去,落到那大卫衣帽上。

  女孩儿除了刚刚被他突然连转椅一起拉走时本能地攥住了椅子扶手之外,便一直安静地窝在那儿,没有半点动作了。

  乖得叫人心里发痒。

  商彦眼神一闪,手里笔记本电脑往空桌上一搁

  他自己也顺势坐上了桌边。

  “小孩儿。”

  他哑着嗓声似笑非笑地叫她。

  苏邈邈应了一声,听起来是有点不情愿的。

  “你叫什么名?”

  “……”

  “说话。”

  “苏邈邈。”

  “……”

  男生漆黑的眸子里微光一闪。

  须臾后他勾了唇角,就着坐在桌边的姿势,手肘

  压着前膝俯下身,几乎快要凑到女孩儿的兜帽前去。

  女孩儿若有所察,幅度很小地往回缩了缩。

  身前声音仍是沙哑带笑——

  “苏什么?”

  “……”

  苏邈邈抿着淡色的唇,藏在兜帽里的小脸儿微绷了下。

  他明明听到了。

  “苏……邈邈。”

  商彦目光微凝。

  从他此时的位置看下去,那宽大垂压的兜帽已经不能完全藏住女孩儿的脸,而露出来一小截下颌的弧线。

  虽然只那一段,但已白得剔透,像是用最干净且纯粹的玉种一分一毫地琢磨出来,让人移不开眼。

  苏邈邈有所察觉,将兜帽压得更低了些。

  商彦回神,眸里微深。

  ……小孩儿不过露了段下巴,竟然还给他晃走神了。

  商彦自嘲地轻嗤了声,直回身。

  他一边看着显示屏敲下名字,一边似笑非笑地开口:

  “苏——”

  他余光一瞥。

  “喵喵?”

  “……”

  苏邈邈攥了攥指尖。

  “是邈,遥远的那个邈。”

  商彦仍勾着唇,但本能皱了眉。

  键盘上空悬着的修长指节一顿,便心安理得地敲下了“苏喵喵”。

  苏邈邈:“…………”

  尽管有些气郁,但苏邈邈还是能够分辨出,商彦的这个玩笑里并无恶意。

  里间无人语。

  笔记本许久未用,坐在桌上的男生取了支u盘,给电脑重装系统。

  从苏邈邈的视野望去,只能看到那人坐也散漫,懒懒倚着桌后的墙,那双手修长白皙,骨节分明而漂亮,在键盘上来回,行态随意,透着张扬恣肆又漫不经心的从容。

  让人移不开眼。

  ……书里写古,说“少年风流”,也就是这模样的么。

  苏邈邈心想。

  她的视线垂落下去。

  靠在桌边,那双修长的腿懒洋洋地搭在女孩儿的眼皮底下。

  未作支撑的那条腿伸得格外长,脚尖已经快要碰到她的了。

  苏邈邈慢吞吞地往回缩了缩小腿。

  商彦余光瞥见,只轻扯了下唇角。

  “你怕我?”

  “……”

  商彦指尖敲下的动作停住。

  他未听清,侧垂下

  眼,看向女孩儿。

  “你刚说什么?”

  于是又听那个轻软的声音重复一遍:

  “……你不讨厌我么?”

  商彦莞尔。

  “我为什么要讨厌你——苏喵喵?”

  尾音的称呼被那轻谑的少年音咬得低哑。

  苏邈邈也慢吞吞,一字一字地喊他。

  “商阎罗。”

  “……”

  商彦动作一顿,微狭起眼。

  不等他感知自己的情绪,又听见后半句,仍是那糯软的调。

  “你不讨厌我……那我也不害怕你。”

  像是怕他反悔,女孩儿小声补充:

  “我们说好了。”

  商彦一怔。

  须臾后,他黑眸微熠,舌尖扫过上颚,笑意玩味。

  “……好。”

  *

  一个小时后,从里间出来的商彦刚抬头,就对上了一双哀怨的眼。

  吴泓博:“彦哥,我心酸。”

  “?”

  “我呕心沥血地跟在你身边一年多了,转眼你就要拿新人把我这旧人换。”

  “……”

  商彦刮了他一眼。

  看表情是被恶心得不轻。

  “你到底想说什么?”男生迈开长腿走到自己专用的台式电脑前,躬下身晃了晃桌上鼠标,不回头地问。

  吴泓博瞬间变脸,狗腿且谄媚地贴过去——

  “彦哥,你以前见过组里这个小新人啊?”

  “嗯。”

  旁边又凑过一个脑袋来,“彦哥,小新人长得好看吗??”

  “你们不是见到了。”

  吴泓博:“不是,我们说的是脸——那帽子那么大,都快套成麻袋了,我们哪瞧得见长相?”

  “不知道。”

  商彦匀速地敲着键盘,十指修长,赏心悦目。

  “——?彦哥你也没见过??”

  “嗯。”

  “那完了。”吴泓博仰回椅子里,“本来以为彦哥你这架势,那小姑娘应该长得很好看,至少也跟舒薇差不多——结果你压根没见人家长什么样啊?”

  商彦手里敲键盘的声音终于停了。

  他撩起眼,似笑非笑的。

  “怎么就完了?”

  吴泓博爬起来,压低声音:

  “彦哥你想啊,这小新人看起来娇娇弱弱的,但凡长相是普通水平,肯定也不会在大夏天里给自己捂得那么严实啊!”

  商彦挑眉,“所以?”

  吴泓博一拍巴掌,“所以要我说,这小新人一定丑——而且不是一般的丑,得是影响市容那种。我给你们描述一下啊,比如这嘴巴——”

  “啪!”

  吴泓博被抽得一懵,过了两秒才捂着脑袋哭:“彦哥你抽我干吗?”

  商彦已收回了手,慢条斯理地把手掌蹭了蹭,

  “话多。”

  “我这不是怕彦哥你一时想不开,放着舒薇那样的大校花不追,再误入歧途么……”

  “……”

  商彦似笑非笑地斜睨他,作势又要抬手。

  吴泓博捂着嘴巴缩到一旁去了。

  旁边组里两个男生看得发笑,其中一个给吴泓博打圆场,“也说不定只是皮肤不好。”

  “皮肤不好捂那么严实?……那得多黑啊?”

  吴泓博忍不住

  嘴贱。

  说完他就后悔了,连忙小心翼翼地去看商彦。

  却见男生难得地走了神。

  房间里安静两秒,才听商彦垂下眼,轻嗤了声。

  “白的。”

  岂止是一般的白?

  甚至会让人忍不住想,若是用指腹压在那滑嫩的白上,稍稍用力,似乎就能留下绯红暧昧的印子。

  “啊?彦哥你说啥?”

  吴泓博好奇地追问。

  办公室的门却在此时被推开,组里的第五个男生走进来,一边甩着手上的水一边看向商彦。

  “彦哥,外面有人找。”

  吴泓博顿时来了新的兴趣,“哟,新学期新气象啊——这次是哪家小姑娘,胆儿真大,都追到培训组来了?”

  进来报信的男生会意,冲吴泓博挤了挤眼,“好像是彦哥班里的班花。”

  吴泓博:“哦,就那特傲气的小孔雀是吧?”

  见商彦没动作,进来这个男生苦笑了下。

  “彦哥,你们班那班花就守在走廊口呢,你要是不去,我看她能一直把最后一节自习课守完。”

  “……”

  商彦手里键盘一推,起身往外走。

  一张清俊又张扬的脸上仍带笑,眉眼间却多了几分薄戾。

  等办公室门哐当一声关上,吴泓博几人终于松了口气——

  “这小孔雀真傻,她不瞧瞧,舒薇缠彦哥缠得那么紧,为什么独不来培训组啊?”

  “是……我看就冲敢来这儿耽误正事,她跟彦哥就没戏。”

  “那也说不定。”

  “咱俩打赌?”

  “…………”

  在四个男生凑到一起商量赌注的时候,里间办公室的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了。

  仍是完全罩在肥大卫衣和松垮牛仔裤里的女孩儿停在那儿。

  想到这是个姑娘,尽管可能丑,但习惯了办公室作为纯雄性空间的四个小老爷们,还是有一个算一个地僵在了那儿。

  直到轻软的声音从那紧压着的兜帽下传出来——

  “他说我有不会的,可以找几本书……请问书在哪边?”

  “…………”

  长久的沉默和安静以后,吴泓博作为代表被推出来,脸胀得发红,酝酿了两句才终于磕磕巴巴地给了答案——

  “办公室出去……过楼梯间,第第一个门就是藏书室……”

  “谢谢

  ”

  苏邈邈轻声应。

  她走到办公室门口,拉开房门,安静地走出去后,又无声地将门关上。

  手指尖刚滑下门把手,她背对着的楼梯口却突然传来了声音——

  “……你没听说,我有女朋友?”

  入耳的声音清越,尾腔带着一点微倦的哑声,拨得人心弦一动。

  苏邈邈微怔了下。

  这个声音她当然是认识的——刚刚在里间的办公室,她还

  被这人奚落又耐心地教过编程。

  也是这样懒洋洋的,像是不经心,又像没睡醒。

  “商彦,你根本没承认过你和舒薇的关系。其实你们根本还不是男女朋友,对吧?”

  一个女声有些委屈地响起。

  “你既然不喜欢她,那为什么不能试着接受我呢?”

  如果说商彦的声音只是让苏邈邈一怔,那这个女声已经是让她直接愣住了。

  ——

  不是别人,正是她借住的文家的宝贝女儿,文素素。

  也是今天早上在车里,还告诉她商彦是三中的“商阎罗”,让她远离的人。

  “……”

  身后的空气陡然沉寂。

  须臾后,苏邈邈听见那个声音里褪去倦意的沙哑。

  男生似是极轻地笑了一声。

  像一片羽毛拂过人的心尖,泛开微酥麻的痒——

  “舒薇确实不是我女朋友。”

  文素素目露惊喜,“你承认了?那我是不是……”

  “因为我对女人不感兴趣。”

  “——”

  文素素呆住。

  商彦哑着嗓音,嗤笑了声,眼尾勾着冷意扬起。

  他随意往后一指,语气嘲弄——

  “后面那培训组知道么,里面一屋子都是我后宫。”

  苏邈邈:“…………”

  文素素:“…………”

  尽管听出了这话里的奚落,文素素还是下意识地顺着男生手臂抬起的方向望过去。

  看着那里,她瞳孔一缩。

  “你——”

  “……”

  见文素素反应不对,商彦也侧回身,视线瞥过去。

  便见背影娇小的女孩儿,正试图悄无声息地往回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