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最野了 第1章

小说:他最野了 作者:曲小蛐 更新时间:2020-03-24 16:13: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章

  c城,傍晚。

  天边的残云被夕阳的余晖烧成糜烂的红。层层叠叠,铺覆过由浅渐深的天空。

  一辆黑色的私家车,从c城的“爱心疗养院”正门开出。

  车内。

  副驾驶座上,保养得体的女人转向后座,面上浮起笑容。

  “邈邈,为了庆祝你出院,今晚叔叔阿姨带你去餐厅吃饭吧?”

  后座的阴影里,坐着一个身形娇小的女孩儿。她身上穿着一件有些旧的灰色连帽卫衣,卫衣相较她的身形仿佛大了几个号,衬得她像是个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小孩儿。

  即便是在车里,卫衣的宽大连帽仍被她兜头戴着,帽边松松垮垮地垂下,将女孩儿的脸埋在里面。

  车里安静许久。

  直到女人面上的笑容有些维系不住,驾驶座后位上才传来一点动静。

  “……不用了。”

  这个声音很轻很轻,尾音里还带一点糯软,只可惜语气却听不出半分起伏。

  安静到极致了。

  女人的笑容僵住,表情有点尴尬。

  正在开车的男人目不斜视,笑着打圆场。

  “不去也好。明天不是三中开学吗?趁着今晚,让你素素姐姐跟你说说三中的事情。”

  一听男人这话,副驾驶座上的女人眼底很快地掠过一点得意的情绪去。

  “是啊,邈邈,素素跟你同级,学习成绩不错,在学校里也很有人缘。等回到阿姨家,你跟素素好好聊聊。”

  车里又安静了很久,才响起一声极轻的“嗯”。

  女人见说再多也是自讨无趣,于是闭了嘴巴,讪讪地转回去。

  后座的女孩儿无声地缩了缩肩,那张脸儿于是也就埋得更深。

  而宽大的兜帽里,苏邈邈轻抿着颜色很淡的唇,安静地看着车外。

  天边那烧得绚烂的云彩,一直盖到头顶上来。

  明天……

  应该会是个还不错的天气吧……

  女孩儿安静地垂下眼,心想。

  *

  私家车开过小半座城市,终于压着从天空沉下来的夜色,驶入c城市中心的一片别墅区。

  提前得了消息的菲佣等在车库旁,见自家车停下,便上前拉开车门。

  车内,藏在大兜帽灰色卫衣里的女孩儿顿了顿,才慢吞吞地转过身,下了车。

  菲佣看清夜色里女孩儿的打扮,不5k5m第1章

  c城,傍晚。

  天边的残云被夕阳的余晖烧成糜烂的红。层层叠叠,铺覆过由浅渐深的天空。

  一辆黑色的私家车,从c城的“爱心疗养院”正门开出。

  车内。

  副驾驶座上,保养得体的女人转向后座,面上浮起笑容。

  “邈邈,为了庆祝你出院,今晚叔叔阿姨带你去餐厅吃饭吧?”

  后座的阴影里,坐着一个身形娇小的女孩儿。她身上穿着一件有些旧的灰色连帽卫衣,卫衣相较她的身形仿佛大了几个号,衬得她像是个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小孩儿。

  即便是在车里,卫衣的宽大连帽仍被她兜头戴着,帽边松松垮垮地垂下,将女孩儿的脸埋在里面。

  车里安静许久。

  直到女人面上的笑容有些维系不住,驾驶座后位上才传来一点动静。

  “……不用了。”

  这个声音很轻很轻,尾音里还带一点糯软,只可惜语气却听不出半分起伏。

  安静到极致了。

  女人的笑容僵住,表情有点尴尬。

  正在开车的男人目不斜视,笑着打圆场。

  “不去也好。明天不是三中开学吗?趁着今晚,让你素素姐姐跟你说说三中的事情。”

  一听男人这话,副驾驶座上的女人眼底很快地掠过一点得意的情绪去。

  “是啊,邈邈,素素跟你同级,学习成绩不错,在学校里也很有人缘。等回到阿姨家,你跟素素好好聊聊。”

  车里又安静了很久,才响起一声极轻的“嗯”。

  女人见说再多也是自讨无趣,于是闭了嘴巴,讪讪地转回去。

  后座的女孩儿无声地缩了缩肩,那张脸儿于是也就埋得更深。

  而宽大的兜帽里,苏邈邈轻抿着颜色很淡的唇,安静地看着车外。

  天边那烧得绚烂的云彩,一直盖到头顶上来。

  明天……

  应该会是个还不错的天气吧……

  女孩儿安静地垂下眼,心想。

  *

  私家车开过小半座城市,终于压着从天空沉下来的夜色,驶入c城市中心的一片别墅区。

  提前得了消息的菲佣等在车库旁,见自家车停下,便上前拉开车门。

  车内,藏在大兜帽灰色卫衣里的女孩儿顿了顿,才慢吞吞地转过身,下了车。

  菲佣看清夜色里女孩儿的打扮,不

  来跟你邈邈妹妹打个招呼。”

  “……”

  坐在沙发上的女生起身。

  身上的小礼裙衬托出文素素姣好的容貌和身材,但此时她的表情却有些不情愿。

  高婌雯瞪了她一眼。

  文素素瘪了瘪嘴,走过去,敷衍地张口唤了一句:“邈邈,你好,我是文素素。”

  身形娇小的女孩儿完全罩在宽大的卫衣和兜帽里,看不见半点神情。

  空气里也没有任何回响。

  文素素气恼地转向高婌雯,高婌雯皱着眉,声音强带上笑,“邈邈,你的房间阿姨还没来得及收拾出来,今晚你先跟素素姐姐睡一间,没问题吧?”

  这次女孩儿终于有了点反应,但也只是极轻的一声“嗯”。

  ……

  晚饭后,苏邈邈跟在文素素身后上了楼。

  但进了门,文素素就坚称自己“不能跟人共用浴室”,苏邈邈只能抱着自己的衣服去客房浴室。

  等她洗沐完,穿着新换上的卫衣回到文素素的房间里时,文素素正背对着门坐在床边,跟人讲电话——

  “喜欢有什么办法,我那样主动了,商彦还是不正眼看我。我看他那一颗心,全都被舒薇勾去了。”

  “……”

  “嘁,校花怎么了?我就没觉得舒薇有多漂亮。再说了,票选校花那时候,要不是看她和商彦走得近,谁会都投她啊。”

  “……”

  “身、身材好算什么?选校花是看脸,又不是看身材。”

  “……”

  “我又没说原本该是我,你少——”

  文素素的话声,在不经意看到门口的女孩儿时,戛然一滞。

  她匆匆结束了电话,表情有点不太好看。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女孩儿的脸完全掩在宽大的兜头帽里,半晌才听见很轻的声音传出来。

  “刚刚。”

  说完这两个字,女孩儿便抱着自己的衣物走到另一侧的床边。

  房间里只开着床头的小灯,是柔黄的暖光,文素素注意到女孩儿纤细的手指因为叠放衣物,时不时露出袖口。

  在灯光下,那指尖纤细白皙得仿佛透明。

  文素素的脸色突然有点难看。

  到这一刻她才想起来,如果说单凭脸蛋,唯一能稳胜舒薇的,大概就只可能是面前这个女孩儿了。

  她见过那兜帽下藏着的长相。5k5m来跟你邈邈妹妹打个招呼。”

  “……”

  坐在沙发上的女生起身。

  身上的小礼裙衬托出文素素姣好的容貌和身材,但此时她的表情却有些不情愿。

  高婌雯瞪了她一眼。

  文素素瘪了瘪嘴,走过去,敷衍地张口唤了一句:“邈邈,你好,我是文素素。”

  身形娇小的女孩儿完全罩在宽大的卫衣和兜帽里,看不见半点神情。

  空气里也没有任何回响。

  文素素气恼地转向高婌雯,高婌雯皱着眉,声音强带上笑,“邈邈,你的房间阿姨还没来得及收拾出来,今晚你先跟素素姐姐睡一间,没问题吧?”

  这次女孩儿终于有了点反应,但也只是极轻的一声“嗯”。

  ……

  晚饭后,苏邈邈跟在文素素身后上了楼。

  但进了门,文素素就坚称自己“不能跟人共用浴室”,苏邈邈只能抱着自己的衣服去客房浴室。

  等她洗沐完,穿着新换上的卫衣回到文素素的房间里时,文素素正背对着门坐在床边,跟人讲电话——

  “喜欢有什么办法,我那样主动了,商彦还是不正眼看我。我看他那一颗心,全都被舒薇勾去了。”

  “……”

  “嘁,校花怎么了?我就没觉得舒薇有多漂亮。再说了,票选校花那时候,要不是看她和商彦走得近,谁会都投她啊。”

  “……”

  “身、身材好算什么?选校花是看脸,又不是看身材。”

  “……”

  “我又没说原本该是我,你少——”

  文素素的话声,在不经意看到门口的女孩儿时,戛然一滞。

  她匆匆结束了电话,表情有点不太好看。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女孩儿的脸完全掩在宽大的兜头帽里,半晌才听见很轻的声音传出来。

  “刚刚。”

  说完这两个字,女孩儿便抱着自己的衣物走到另一侧的床边。

  房间里只开着床头的小灯,是柔黄的暖光,文素素注意到女孩儿纤细的手指因为叠放衣物,时不时露出袖口。

  在灯光下,那指尖纤细白皙得仿佛透明。

  文素素的脸色突然有点难看。

  到这一刻她才想起来,如果说单凭脸蛋,唯一能稳胜舒薇的,大概就只可能是面前这个女孩儿了。

  她见过那兜帽下藏着的长相。

  文素素不安地安慰着自己,目光在女孩儿身上刮过,直到看见女孩儿手底下叠放的同款的连帽卫衣时,她心里突然松了下。

  “邈邈,你之后还是要穿这些衣服去上学吗?”

  整理着衣服的手停顿了下,文素素听到一声几不可查的轻应。

  她情不自禁地翘起嘴角。

  ……对,只要一开始不被注意到,就算后面发现了,已经见识过苏邈邈这种怪胎的性格,商彦也绝不会看上她的。

  文素素安心许多。

  她刚准备上床睡觉,就瞥见女孩儿露在卫衣下的雪白的小腿。

  文素素的目光闪了闪,从衣柜角落里取出两条松垮的牛仔裤。

  “邈邈,三中不让女生穿膝盖以上的裙子,你那个卫衣长度肯定不行……我这儿有几条牛仔裤,当时买回来都没穿,给你吧。”

  “……”

  空气安静几秒,一只纤细白皙的手从宽大的卫衣袖子里探出来,慢吞吞地接过那两条有些过于宽松的牛仔裤。

  “谢谢。”女孩儿轻声道。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苏邈邈和文素素一同坐上文家的车,被文程洲公司里临时抽调来的司机送往三中。

  眼见着车离学校越来越近,文素素心里的不安开始往外冒。

  目光转了几次之后,她佯装无意地开口:“邈邈,你是要转去我们班里吧?”

  旁边没有回应,文素素已经习惯了这安静作为默认的反应。

  她憋回那口闷气,咬着牙轻笑:“我妈让我照顾你,所以我提醒你一下吧……我们班里有个叫商彦的男生,你记得不要招惹他。”

  “……”女孩儿仍然没说话。

  文素素有点气结。

  所幸这时候,车里的司机似乎觉察出这尴尬,主动接过话头,“三中的商彦……这个学生我都听说过,他来头好像很大。”

  文素素眼底掠过一点与有荣焉的愉悦,只不过很快就压下去了。

  她板起脸,“学校里没几个人知道他的来头,但听说当初高一开学那时候,他是被校长亲自送到教室去的。而且后来发生了一件事……”

  司机好奇地问:“什么事?”

  “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得罪了他的一个学生,就在学校门口被人打得直接送上救护车,后来就消失了,再没人见过……后来,学校里还有人偷偷给他起了个外号。”

  “这我也听说过。”

  司机在后视镜里笑了笑,眼神却闪过点避讳的情绪去。

  即便作为成年人,显然他也因为某些风传,对这个高中生存了一定的畏心。

  “商彦,三中商阎罗,是吧?”

  “……”

  文素素的目光闪了闪,难得没有再说话。

  到了三中门外,文素素下车去教室,司机则领着苏邈邈往行政楼走,去找高二一班的班主任。

  路上,司机关心了女孩儿几句5k5m

  文素素安心许多。

  她刚准备上床睡觉,就瞥见女孩儿露在卫衣下的雪白的小腿。

  文素素的目光闪了闪,从衣柜角落里取出两条松垮的牛仔裤。

  “邈邈,三中不让女生穿膝盖以上的裙子,你那个卫衣长度肯定不行……我这儿有几条牛仔裤,当时买回来都没穿,给你吧。”

  “……”

  空气安静几秒,一只纤细白皙的手从宽大的卫衣袖子里探出来,慢吞吞地接过那两条有些过于宽松的牛仔裤。

  “谢谢。”女孩儿轻声道。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苏邈邈和文素素一同坐上文家的车,被文程洲公司里临时抽调来的司机送往三中。

  眼见着车离学校越来越近,文素素心里的不安开始往外冒。

  目光转了几次之后,她佯装无意地开口:“邈邈,你是要转去我们班里吧?”

  旁边没有回应,文素素已经习惯了这安静作为默认的反应。

  她憋回那口闷气,咬着牙轻笑:“我妈让我照顾你,所以我提醒你一下吧……我们班里有个叫商彦的男生,你记得不要招惹他。”

  “……”女孩儿仍然没说话。

  文素素有点气结。

  所幸这时候,车里的司机似乎觉察出这尴尬,主动接过话头,“三中的商彦……这个学生我都听说过,他来头好像很大。”

  文素素眼底掠过一点与有荣焉的愉悦,只不过很快就压下去了。

  她板起脸,“学校里没几个人知道他的来头,但听说当初高一开学那时候,他是被校长亲自送到教室去的。而且后来发生了一件事……”

  司机好奇地问:“什么事?”

  “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得罪了他的一个学生,就在学校门口被人打得直接送上救护车,后来就消失了,再没人见过……后来,学校里还有人偷偷给他起了个外号。”

  “这我也听说过。”

  司机在后视镜里笑了笑,眼神却闪过点避讳的情绪去。

  即便作为成年人,显然他也因为某些风传,对这个高中生存了一定的畏心。

  “商彦,三中商阎罗,是吧?”

  “……”

  文素素的目光闪了闪,难得没有再说话。

  到了三中门外,文素素下车去教室,司机则领着苏邈邈往行政楼走,去找高二一班的班主任。

  路上,司机关心了女孩儿几句

  司机眨了眨眼,才回过神,苦笑着跟了上去。

  以为木讷而近乎呆滞的孩子,没想到却最是心思剔透啊。

  只是司机却没能陪苏邈邈走到行政楼。

  接了一个电话后,他不得不停下。

  “邈邈,叔叔公司有急事——那栋红色的高楼就是行政楼,我已经让李师杰老师在楼下接你了,你自己能过去吗?”

  “……”

  苏邈邈看了一眼那栋离着还有些距离的红色建

  筑,慢慢点了点头。

  几分钟后。

  在离着红色建筑楼只剩下一栋楼时,踏入竹林小路的苏邈邈停住步伐,看向前方。

  一个侧倚着墙的男生站在路中。

  那人身上穿着的是这一路走来,苏邈邈已经看习惯了的白色衬衫、黑色长裤。

  但又有些不同。

  比较于之前所见,前面那道背影格外清隽而挺拔,肩宽腰窄,腿长逆天,把最普通的衬衫黑裤也勾勒成最好看的线条款型。

  透过竹林的曦光都格外温柔,在他身上拓下斑驳而漂亮的影儿。

  女孩儿在原地停了几秒。

  最后她还是慢吞吞地走了过去。

  到那人身后时,她停下来,正要开口,便见面前的人突然转身往回走。

  只是对方显然并未注意自己身后多了一个人。

  于是,

  “砰”的一声闷响。

  苏邈邈本能喑了声,抬手捂住撞得酸疼的鼻尖。

  单手插着裤袋的男生也步伐一停,浅皱了眉,漆黑的瞳仁微微压下。

  深邃的眉眼里浮掠起一点薄戾,只是在看清身前人的打扮,又顿住了。

  身前的人穿着很老款的连帽大卫衣和松松垮垮的牛仔裤,卫衣兜帽还扣在头上。

  从细窄的肩线来看,应该是个女生。

  而且身量很矮,似乎连一米六都不到,肥大的连帽卫衣和牛仔裤把女孩儿的容貌和身材完全地藏在暗里。

  从男生这个身高看下去,更是只瞧得见一顶大连衣帽了。

  “借……过一下。”

  兜帽下的声音出乎意料地轻软,男生有些意外,微一扬眉。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撞得太疼,那声音中间,似乎还带着一点半哽的停顿。

  男生轻眯了下眼。

  一点说不分明的感觉从心头搔过去。

  而苏邈邈说完之后,就很安静地等着对方让开了。

  等了几秒,除了听见燥热的风吹过耳边的竹林,发出沙拉的轻响,便再没有听到其他动静。

  在苏邈邈准备重新开口的时候,一声疏懒的笑透过兜帽,传到耳边。

  “前面有女生打架,你绕路吧。”

  “……打架?”

  这个超出前十七年见识范围的事情,让女孩儿本能地感到好奇。

  “女生为什么会……打架?”

  头顶笑声轻一嗤弄,“为了一个人。”

  兜帽下的阴影里,女孩儿眨了眨眼,更惊奇了:“谁?”

  “……”

  男生视线微垂。

  他未开口,这个像是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女孩儿便也不追问,似乎很有耐心地在等着他的回答。

  沉默蔓延几秒,鬼使神差地,他张了张口,薄唇间落出两个字。

  “……商彦。”

  说完后,5k5m筑,慢慢点了点头。

  几分钟后。

  在离着红色建筑楼只剩下一栋楼时,踏入竹林小路的苏邈邈停住步伐,看向前方。

  一个侧倚着墙的男生站在路中。

  那人身上穿着的是这一路走来,苏邈邈已经看习惯了的白色衬衫、黑色长裤。

  但又有些不同。

  比较于之前所见,前面那道背影格外清隽而挺拔,肩宽腰窄,腿长逆天,把最普通的衬衫黑裤也勾勒成最好看的线条款型。

  透过竹林的曦光都格外温柔,在他身上拓下斑驳而漂亮的影儿。

  女孩儿在原地停了几秒。

  最后她还是慢吞吞地走了过去。

  到那人身后时,她停下来,正要开口,便见面前的人突然转身往回走。

  只是对方显然并未注意自己身后多了一个人。

  于是,

  “砰”的一声闷响。

  苏邈邈本能喑了声,抬手捂住撞得酸疼的鼻尖。

  单手插着裤袋的男生也步伐一停,浅皱了眉,漆黑的瞳仁微微压下。

  深邃的眉眼里浮掠起一点薄戾,只是在看清身前人的打扮,又顿住了。

  身前的人穿着很老款的连帽大卫衣和松松垮垮的牛仔裤,卫衣兜帽还扣在头上。

  从细窄的肩线来看,应该是个女生。

  而且身量很矮,似乎连一米六都不到,肥大的连帽卫衣和牛仔裤把女孩儿的容貌和身材完全地藏在暗里。

  从男生这个身高看下去,更是只瞧得见一顶大连衣帽了。

  “借……过一下。”

  兜帽下的声音出乎意料地轻软,男生有些意外,微一扬眉。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撞得太疼,那声音中间,似乎还带着一点半哽的停顿。

  男生轻眯了下眼。

  一点说不分明的感觉从心头搔过去。

  而苏邈邈说完之后,就很安静地等着对方让开了。

  等了几秒,除了听见燥热的风吹过耳边的竹林,发出沙拉的轻响,便再没有听到其他动静。

  在苏邈邈准备重新开口的时候,一声疏懒的笑透过兜帽,传到耳边。

  “前面有女生打架,你绕路吧。”

  “……打架?”

  这个超出前十七年见识范围的事情,让女孩儿本能地感到好奇。

  “女生为什么会……打架?”

  头顶笑声轻一嗤弄,“为了一个人。”

  兜帽下的阴影里,女孩儿眨了眨眼,更惊奇了:“谁?”

  “……”

  男生视线微垂。

  他未开口,这个像是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女孩儿便也不追问,似乎很有耐心地在等着他的回答。

  沉默蔓延几秒,鬼使神差地,他张了张口,薄唇间落出两个字。

  “……商彦。”

  说完后,

  的是阎罗,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他。”

  只她见过的就有好几个了。

  前面要打架的两个女生;说话都变得很奇怪的文素素;还有文素素电话里的那个舒薇……那个商彦在三中,其实很受女生喜欢吧。

  “所以不该叫三中商阎罗的……”

  “那叫什么。”

  男生轻嗤。

  女孩儿认真地想了想,声音轻软地开口:

  “嗯…………三中一枝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