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户家的小娘子 第二十章

小说:猎户家的小娘子 作者:女王不在家 更新时间:2020-03-09 22:35: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nbsp;福哥见梅子再不看自己,手里攥着扁担链子在那里站了好久,最后才说了一句:“他要是欺负你,你要说话。”

  梅子原本是不想搭理他了的,可是听到这番话,仍不住冷冷地回了句:“我能说给谁呢!”

  她娘家原本孤儿寡母的,在村里不被人欺负就是好的了,哪里是能给她撑腰的人呢。现在萧荆山对她还好她不需要说什么,可是就算萧荆山对她不好,她娘老子难道就能为她主持公道吗?

  福哥却仿佛鼓起了多少的勇气,忽然激动地说:“梅子,有什么事你告诉我,我不会让人欺负你的!”

  梅子讽刺地“哼”了声,心想我被人嘲笑说三道四的时候你在哪里呢?如今我嫁人了你又来这里说这种风凉话了!她心里有气,猛地站起来回过身去,冷眼看着福哥说:“福哥,慢说现在没人欺负我,就算有人欺负了我,如今我嫁人了,我就是萧荆山的人,就算我受了委屈也该对他说。如果是他欺负了我我就没处说,大不了泪往肚子里咽罢了,多少女人不是这么过来的嘛,我是吃了什么猪油竟然晕着脑子向你个不相干的人诉苦?”

  福哥被梅子说得无话可对,良久后忽然叹了口气说:“罢了,是我对不起你。如果不是我,你怎么会嫁给他这样的人呢。”

  梅子一听这话,心里更加没好气了:“福哥,你什么意思?什么叫‘他这样的人’?我觉得他挺好的,比有些无情无义的人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福哥语噎,望了梅子半天才憋着说:“梅子,你如今正在气头上,我以后再找你说话。”说着拎着扁担踉踉跄跄地走了。他应该是来河边担水的,但回去的时候竟然忘记舀水就挑着空扁担回去了。

  梅子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一股子悲哀慢慢涌上心头。自己当初怎么就认为眼前这个人能够托付终身呢?如果不是萧荆山,自己真得在那歪脖子谁上一吊就这么死了,那才叫不值得呢!

  洗衣服回到家,萧荆山正在刮蹭一块木头,看到梅子回来,抬头望了她一眼,皱眉说:“以后不要在这个时候去洗衣服,日头太毒,脸都晒红了。”

  梅子慌忙摸了摸自己的脸,她知道自己不是晒红的而是气红的。她望着低头做事的萧荆山,犹豫了下还是开口说:“今天我碰到福哥了。”

  萧荆山继续埋头干活,听到这话只是“嗯”了声。

  梅子见他没什么反应,心想他应该不知道福哥是谁吧,于是再接再厉地解释说:“福哥就是那个差点和我私奔的人。”

  萧荆山这次总算抬起了头,瞥了眼梅子说:“我知道。”

  梅子脸更红了些,她点了点头说:“哦,没事了,我就是说一下,我做饭去了。”

  ********************************************

  晚上萧荆山睡觉还是很规矩,尽管梅子有时候会担心他一翻身压到自己怎么办,可是这种事情却从来没有发生过,这让梅子安心很多。

  她早上有时候醒得早,抬眼朝萧荆山望过去,时不时会看到他下面鼓鼓的,里面像是有什么东西,不过梅子是没胆子再次伸手去摸摸了。她只是琢磨着,里面到底藏了什么呢?

  终于在这天早上,梅子脑中灵光乍现,忽然想起了小时候看到的村头驴子的情景!那驴子,下面有个长长的东西,有时候长有时候短,还会缩来缩去,她小时候不懂,后来再大一点才知道那是驴子用来生孩子的东西。

  又结合那些嫁出去的姐妹们闪烁其辞的话,梅子一下子明白过来,难道那里面顶起来的就是萧荆山用来生孩子的东西?那个东西是要装在女人的里面的?

  她努力回忆那天早上萧荆山看到自己摸那东西时的神情,越想越羞愧,羞愧得脸上发烫。天爷啊,她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呢?萧荆山会怎么想自己呢?

  梅子躺在凉席上,羞愧地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以后可怎么有脸见萧荆山啊!

  正在这时候,萧荆山醒过来了,转首看到梅子捂着脸一副痛苦状,还以为她怎么了,连忙做起来问:“你怎么了?”

  梅子一听萧荆山的声音,想到那天被他抓个正着的情形,更加羞愧难当,捂住脸的手是怎么也不敢拿下来了,甚至干脆翻身面朝里背对着萧荆山!

  萧荆山见她干脆翻身过去不理自己,更以为她出了什么事,可是想着昨晚睡觉前还好好的,在炕上躺了一晚上就这样了?他可能是猜想梅子生病了,干脆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子就要把一下脉,梅子却两手拼命地捂着脸,丝毫不让他把脉。

  萧荆山无奈地问:“你怎么了,好歹说声啊。”

  梅子知道躲不过,只能松了手,小声地说“我没事。”声音比蚊子还小,幸好萧荆山耳力好。

  萧荆山还不信,干脆扳过来她的肩膀,端详着她的脸庞问:“到底怎么了?好好的忽然这样子?”

  梅子只觉得萧荆山的目光让自己浑身火辣辣,她眼睛东看西看就是不敢看萧荆山,想着总得有个理由,可是如今在萧荆山的注视下她脑袋一团浆糊什么都编不出,最后她只能用极小极小的声音解释说:“那天早上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的……”

  萧荆山不解:“哪天早上?”

  梅子脸更加红了,嗫喏了老半天终于说:“就是那天啊!”

  萧荆山却在梅子的吞吐中忽然明白过来,是那天啊!

  他镇定地放开了扳着梅子肩膀的手,淡淡地说:“没事的,你不要在意……”

  梅子知道他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忽然浑身都不自在起来,捂着脸,面朝里躺着,整个人躲在被子里不敢出声。

  萧荆山见她这样,知道她害羞得紧,于是干脆下炕,随便套上件外罩说:“你先睡,我去做饭。”出门前他小心地掩好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