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鸢碎 第427章

小说:纸鸢碎 作者:百里萧 更新时间:2020-12-03 03:05: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说到底当初的时候,如果他能够及时止损和到最后的时候情绪也不会落到现在下场,可是到最后的时候他也没那么明白及时止损,这就是什么样的意思或者是他根本就不舍得做出那样的行为来对你们,所以说他在最后的时候自己承担下了那一切,可是看到他那个样子,我其实心里面也是心疼的很,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如此的用情至深,可是到了最后的时候却又一无所得说到底,他最后的时候的确是付出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可是到最后的时候也并不是一无所得。说到底,如果当初的时候他能够及时抛下你们这些恩怨的话,他其实可以获得一个比较完美的结局,最起码这种结局对他来说算得上是一种好事,像他这样的人原本就不应该占尽这样的争执,就是去做一些到底这样的地方,这样的一个大染缸,从来都不适合他,从头到尾都是不适合他的,可是他却没有意识到这样的想法,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想过抛弃你们,所以说到了最后的时候,他落得那样的下场,说到底那绝对算不上什么好下场,不管在谁眼里那都算不上什么好的地方,可是他却从来都没有后悔过。”丞相说着这样的话的时候,眼里不由自主的带上了几分钱,自己的卫生发出的无奈,说到底自己做起饭的那个人,自己自然是不愿意他进入这一切,所以说到底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那样的地方,不管在什么地方看起来都算不上什么好的,如果能够逃离的话,自然是最好不过的选择,如果说真的不能逃离的话,那也没有什么办法说到底,那样的事情也的确是不是他能够掌控得了的。

  “如果但凡当初的时候我的身份不至于这么低的话,其实到最后的时候我会选择去阻拦他,毕竟那样的事情我的确不愿意他去经历,说到底他是怎样的人,你其实比谁都清楚,他对你是什么样的心思,你心里也比谁都明白,可是你却一直在利用着他这份心思利用着他那份单纯做出你自己想做的事情,说到底你从来都没有考虑过他究竟是怎样的想法,如果说你值得考虑的话,其实到最后的时候你们两个不会落到那个惨淡收场的,可是到了现在你也不明白,究竟他是因为什么才离开了你,原因也许有的,他是怕你们两个之间分手,所以说才会选择离开了,仅仅你们这场纠葛,可是到最后的时候你也没有弄明白他究竟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其实他根本就不想再见到你吗?他们都已经对心理对你们产生了业务,因为你们已经不是在他眼里,当初的那些事你老了他想要照顾的只有当初那群人,所以说到底你们早就已经不在在他眼前有着原本的地位,但是他却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所以说就只能结束自己的生命。”丞相说的这样的话的时候,眼里带着这些连自己的未曾发觉的无奈,说到底自己也是好不容易才理解了,这其中的意思,其实自己原本的时候也是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自然是最好不过的选择,可是他却现在也知道,如果自己真的不把这些说出来的话,也许他们一辈子都不明白,这其中就是含着什么样道理,如果是他们不明白的话,那些牺牲也就变成了什么都没有的东西,所以说到底,不管到了什么时候这样的事情,他自然是不能够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发生,所以说才说出了现在这番话来,所以说到底,不管到了什么时候究竟该做什么什么不该做,他心里确实比谁都清楚的,但是有些时候总是有着不一样的想法。

  陛下听了这样的话之后很久没有说话,他在思考着丞相所说的话,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其实这个车是要已经跟在自己身边很多年了,自从一开始的时候自己其实有些不犹豫,他为什么要站在自己这边,其实自己这边从来都不是稳操胜地的那一边,哪怕说自己不舍得添乱无敌王,可是也比不过自己的父亲的偏爱和例外,所以说到底他心里面也是没有底气的,所以说他站到自己这里的时候,自己其实心里是有些惊奇,但是自己后来知道他与这位新进的状元郎说了话之后,自己其实就明白了,就是发生了些什么事,还是他在默默的帮助自己,所以说一时之间心里也是不知道究竟该说些什么,是好过了许久之后还是相信了那个人,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都会站在自己这一边,这也加重了自己的信心,也正是因为这份信心,所以说才导致了后面的结果。

  如果当初的时候自己可以仔细考虑,这其中到底包含些什么样道理,也许到最后的时候不会落得那样的下场,说到底自己到时候实在是太自私了,自己自私到根本就没有考虑过他的想法,根本就没有想过他就是什么样的想法,自己只一味的坚持着自己的想法,认为自己所做的是对的,可是到了最后之后自己才知道自己所做的从来都是不是对的,或者说自己从来都没有代表正确的那一边说到底自己,只不过就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在行事罢了,可是这样的想法和行事从来都不是他认可自己的,说到底他的确是不希望自己有这样的一个人,也不希望自己变成这个样子,自己的确是辜负了他的想法,可说到底自己之所以辜负他的想法,也只不过就是因为那藏在心底深深的喜欢,可是这份喜欢也是说不得人的。

  “当初的时候的确是我懦弱了,如果当初的时候我没有那么懦弱的话,也许一切都不一样了,可是那份懦弱对我来说其实算得上是刻在骨子里,都是自从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就没有问他上学,其实我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是处于劣势,所以说才会那么多人不愿意站在我身边,如果说我真的能够表现出自己原本该有的才能的话,我相信会有不少的人站在我身边,可是我不能因为我如果一旦表现出来的话,就会有无数的刀枪按键朝着我走回来,其实我没有那么强大的娘家,所以说我根本就不知道最近该怎么做才能逃过这些自然是多一事不能少一事,所以说我才有了现在这一切,说到底当初的时候我也是精心琢磨,但是我却没想到他从头到尾也在为我出谋划策,我心里面自然是充满着浓浓的感动,可是就算是这些感动也不能改变是什么,因为我真的什么也不能做,如果我真的做了些什么的话,到最后的时候才是真正的万劫不复。”陛下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你眼里还带着浓浓思考,因为他已经忘记了当初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处境,这些年的养尊处优让他逐渐忘记了自己曾经的刀山火海,所以说现在想起来的时候也不由自主的觉得有些许的犹豫,因为他已经记不清了,哪怕说自己这样做是不对的,可是他的确是有些记不清当初的时候,自己究竟经历了些什么了,自己只是隐隐约约还记得自己当初的时候的确是刀山火海躺过来的,所以说才有现在这一切,可是却也记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样的原因才让自己落得了那样的生活,可是到最后的时候,自己心里面其实还是感动的,因为不管到了什么时候,自己身边始终都愿意有人陪着自己,那个人始终都是站在自己这边的,不管是什么样的原因。

  哪怕说他已经有了自己的丈夫,有了自己该有的生活,可是他心里始终都是念着自己的这样的认知,让他不由自主的心里便不由自主的觉得暖暖的,只要他眼里还有自己心里还想着自己的话,不管前面是什么,他都会走过去的,说到底自己真的是怕他忘了自己,因为他是第1个开始愿意对自己奉献出那样的温暖的人,所以说自己始终都记得他是什么样子的,如果说他也愿意对自己敞开心扉的话,自是自己可以相信接下来的路还是可以继续走下去的,如果愿意连他都不会那样对自己了的话,那自己真的不知道究竟该做些什么事好了,说到底究竟该怎么做,他心里面始终都是不明白的,说到底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他心里面还是懦弱到自私的,说到底,像他这样的人原本就不应该有什么样的温暖,可是他却依旧选择这样的温暖说到底,不管到了什么时候最近该做些什么,他心里始终都是不清楚,但是他却知道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他始终都该坚持着自己的想法,哪怕说是遇到再多的困难也应该就这样走下去。

  “其实陛下有没有想过,有很多时候娘娘也是希望您能够收手的,如果您愿意收手的话,其实事情也就不一样了,只要您愿意收手,也是剩下的事情就变得顺理成章了起来,只要你们不太敢这这些下死手的行为,其实娘娘算得上是一个温柔到了极致的人,他又怎么可能会有生存的那些举措呢?说到底不管到了什么时候,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的时候,他始终都愿意护着你们每一个人,只不过就是你们每一个人都对他来说足够重要,所以说才有了现在这一切,何时,若是您当初的时候能够选择收手的话,其实到最后的时候不至于落到现在这个下场,可是当时的时候,您不满足于当时所得到的一次生之下,要把他们所有人都赶尽杀绝,因为在他您眼里他们的存在都是对您的一种收入,所以说您没有选择说,反倒是选择一而再再而三的错误,所以说到了最后的时候才会变成那样的情况,所以说您如果想明白的话,其实就明白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了。”丞相说完这样的话之后便不由自主的轻轻叹了一口气,这是自己也没想到自己一开始的时候以为他会收手,可是到了最后的时候才发现收手是根本不可能的,他根本就不可能选择收手,不管到了什么时候究竟该做些什么,不做些什么的早就已经被自己安排的妥妥当当明明白白的,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他究竟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他自己心里其实也有一些不清楚了,可是他却知道自己的陛下已经看不明白前路究竟是什么样子了,甚至他不知道自己接着往下走下去究竟是什么,可是他的鼓起和傲气还是鼓动着他往下走,因为如果他不往下走的话,接下来面临的事情也的确是变得麻烦的狠了起来,所以说才有了现在这一切。

  陛下听了这样的话之后很久没有说话,当初的时候他的确是没有看明白就算发生了些什么,所以才造成了后面的那样的后果,他其实后面的时候也无比的后悔过,因为如果不是那样的话,自己的妻子也许不会永远的离开自己,哪怕是到了最后的时候,自己可以给他找另外一个身份让他始终待在自己身边,因为那样的日子他虽然说是不喜欢,可是两个人最起码还能够在一起,哪怕说是他再怎么想要恢复自己的身份,自己也是没有办法的,因为自己不能够抢夺自己兄长的妻子,想到这里之后便不由自主的扯了扯嘴角眼里面带了一丝苦笑,就算是到了这种时候,他始终都是在考虑自己的名声,他的确是不配站在他身边,如果说自己还是当年的那个少年郎的话,其实还是有一争之力的,可是自己现在年纪大了,顾及的就越来越多了,越来越不明白自己心里面究竟在想些什么了,当初的时候自己可以不顾及一切,只顾及他心里面的想法,都是自己,现在是再也不能了,自己已经没有了年少时期的勇气,如果说再让自己来一次的话,两个人约只不过就是相忘江湖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