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爱你如生命 第24章绑架

小说:我曾爱你如生命 作者:慕希 更新时间:2020-01-10 22:22: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沈煜城从没见夏薇薇如此愤怒过,那种眼中喷火的感觉,让他愣住了。

  “你听见没有,把女儿还给我!”既然认定这男人接走了自己的女儿,见他“装傻”,她更是恼火。

  此刻要是给她一把刀,她都能跟人拼命。

  沈煜城知道,现在不是拌嘴的好时机,涉及到乐乐,他必须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

  “薇薇,你冷静一点,先告诉我发生什么事情了。”他抓着她的肩膀,强行将她固定住,沉声问。

  “你少给我装傻,我知道是你把乐乐接走了。你一直都在打乐乐的主意,你想把她从我身边抢走。”夏薇薇甩脱他的手,音量和情绪都完全失控了。

  乐乐被人接走了?沈煜城的心猛地一沉。

  绑架?勒索?冲着谁来的?

  他的脑海中瞬间闪过无数个念头。

  看着夏薇薇方寸大乱的样子,他不得不压下心中的焦急,郑重地说:“薇薇,我没有接走乐乐。你好好想想,有没有跟人结仇,或是最近有没有发生过奇怪的事情。据我分析,接走乐乐的人,不是冲着你,就是冲着夏氏。”

  夏薇薇眼睛一错不错地盯着他,见他如此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几乎要气炸了,“沈煜城,你能不能别装了。我夏薇薇除了你,没跟任何人结过仇。孩子是我生的,是我养她到这么大,你现在想抢走她,不觉得太无耻了吗?”

  她深知这个男人的手段非比寻常,只要他不肯承认,她的寻女之路,就看不到希望。

  她恨不得杀了他!

  “薇薇,你不信我可以,但你现在是在浪费寻找乐乐的时间。你搞错了方向,会让乐乐更加危险。所以,请你相信我,我无论如何都不会伤害自己女儿的。”沈煜城神色凝重地说。

  夏薇薇见他死不承认,深知再问下去也不会有结果,便冷了脸点头道:“好,你不肯把女儿还给我,我就自己去找。不管是五年、十年,我一定会找到乐乐的。”

  说完,她扭头就走。

  沈煜城抓了车钥匙,加紧脚步跟上去,扯住她的胳膊,“走,我跟你一起去找。”以她现在的精神状态,他很怕她会出事。

  “放开我!”夏薇薇的情绪非常激动,使尽全身力气甩开他的手,怒火冲天地说:“沈煜城我警告你,如果乐乐发生任何问题,我跟你势不两立。”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沈煜城的眉头拧了个大疙瘩,二话不说,向地下停车场跑去。

  夏家父母见女儿迟迟也没把外孙女接回来,有些坐不住,尤其是夏妈妈,一直扒着窗户往楼下看。

  夏薇薇进屋的时候,二老见只有她一个人,诧异地问:“乐乐呢?怎么没一起回来?”

  “爸,妈,乐乐不见了。”夏薇薇的眼泪刷地掉了下来,伪装的坚强终于在慈爱的父母面前彻底崩溃。

  “怎么回事?”夏爸爸从沙发上站起来,沉稳地说:“你先别哭,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我们。”

  夏薇薇连连点头,强压住心中翻江倒海的情绪,把情况大致说了一遍。

  最后,她恳求夏爸爸道:“爸,请你把夏氏所有力量都发动起来,帮我一起找乐乐好吗?尤其是幼儿园附近的监控摄像头,一定要重点排查,还有沈煜城那边,也不能放过。”

  假如乐乐在沈煜城那里,倒是不用太担心,毕竟她不会受到什么伤害。可万一她不在呢?

  夏薇薇赌不起,更输不起,即便是海底捞针,她也要尽全力寻找。

  夏爸爸会意,行动力超强地掏出手机,“我这就打电话找人。”

  夏薇薇这才稍稍宽心,听爸爸将手下的人都部署好,大家各司其职地分头行动,她的大脑也一刻都没闲着,暗暗考虑着是不是还有什么疏漏的地方。

  “薇薇,你别出去了,在家里跟我一起等消息。”夏爸爸的手心其实出了一层冷汗,只是他担心外孙女,同样也担心女儿,免不得强作镇定,做这一家子的主心骨。

  夏薇薇不想让年迈的父母担心,只好点头,状似冷静地坐在沙发上等消息。

  她的十指互相绞着,因为太过用力而绞出了红痕,可她却一点都感觉不到疼痛,仿佛整个人都麻木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陆续有消息传来,都是一无所获的汇报。

  天黑了,还是没有乐乐的消息。

  夏妈妈先受不住,又怕女儿伤心,只好跑回房间里偷偷抹眼泪。哭完了,还得装作若无其事地回到客厅,继续等消息。

  夜深了,夏爸爸也有些沉不住气,还不住地安慰母女俩,“别担心,排查监控录像需要时间,乐乐一定能找回来的。”

  夏薇薇的心一直是七上八下的,有时候侥幸地想,自己全家都没做过亏心事,老天定然不会降灾难在他们头上;有时候又悲观地想,自己和沈煜城的婚姻是强扭的,乐乐的出生也是她算计的,老天该不会要夺走不属于她的东西吧。

  她恨把乐乐拐走的混蛋,她更恨自己。乐乐一直生活在环境单纯的乡下,不懂得自我保护,而她,竟然也忘了告诉孩子,一定不能跟陌生人走。

  整整一夜,她都被撕心裂肺的感觉折磨着,情绪接近崩溃的边缘,只是一直在忍耐罢了。

  凌晨时分,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有人打了家里的座机。

  夏薇薇踉跄着奔过去接起,是一个陌生男人沙哑的声音,“你的女儿在我手里,限你一个小时之内凑齐五千万,到我指定的地点换人。不许报警,不许带第二个人,否则,我一只手就可以掐断你女儿的脖子。”

  “在哪里,我女儿在哪里?”她失声大喊。

  “我会用短信联系你。”陌生男子说完,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