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他心上做妖精 第469章 那你说,怎样才叫喜欢你?

小说:于他心上做妖精 作者:朝思暮欢 更新时间:2020-12-05 23:02: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他思来想去:“还有一点工作要处理,你可以先睡。”

  “在哪儿处理?书房吗?”

  陆宴点头:“对。”

  等她睡着了,自己再另外铺一个床,总可以了吧?

  宋暖眨眨眼:“那也行,正好我有作业要做,还有网上的习题要看,那就一起吧,反正明天早上我也不用早起。”

  “但是你明天早上要早起,你才不应该处理那么久。”

  宋暖话变得很多,盯着陆宴:“对了,你早起的话是去锻炼?”

  陆宴额角微微的抽搐了一下。

  觉得小姑娘真的脑回路他永远跟不上,套路永远用不到她身上。

  该躲的事情永远都躲不过。

  微微叹了叹气:“嗯,怎么?”

  宋暖睁着杏眼,一本正经的解释:“锻炼就等于剧烈运动了,然后你睡那么晚,一大早上运动的话,很容易猝死的哦。”

  陆宴:“……”

  他身体好的很好么?怎么在她嘴里就好像自己命不久矣了。

  “这样。”他开口,指着门外:“书房在那边你先过去做作业,我一会儿过来可以吗?”

  宋暖又问:“你干嘛?”

  陆宴:“我换下干净的床单,很久没有回来住了,怕有灰尘。”

  宋暖点头:“我帮你。”

  陆宴现在感觉这个气氛怪怪的,怎么以前没有发现这小姑娘这么的黏人?

  宋暖也只觉得,为什么他那么的高冷?

  难道是性格问题吗?还是自己真的很不讨喜?

  得弄清楚。

  屋子里面开了空调,宋暖的干洗衣服也给送来了,她自己换上,然后跟陆宴换床单。

  但是——

  “你那边没整齐。”陆宴看着她开口。

  宋暖低头,看了看自己面前没有抚平的褶皱,小手轻轻的拉了拉。

  然后抬起眼睛:“好了。”

  “压到底下去。”陆宴开口。

  宋暖皱眉,看着床单在床沿:“干嘛非要压下去?这样子挺好看的。”

  陆宴是在部队的,所以家里面还有什么东西都是按照部队的要求来的,再加上他又是队长,这个要求就格外的严格。

  “压下去。”他莫名的凶了几分,语气也严肃了些。

  “……”宋暖低头看了看,咬了咬下唇瓣,模样可怜兮兮,又委屈巴巴的。

  她忽的蹲下身子,嗓音细小,嘟嘟嚷嚷的:“压就压嘛,凶什么?”

  她很敷衍的压好:“可以了。”

  陆宴皱眉看着,对此很是不满意:“没有弄好,弄整齐。”

  小姑娘一点儿纪律性都没有,得好好教育改正。

  宋暖小鼻子一皱,抬起眼那刹那,眼泪汪汪的,看着陆宴凶巴巴的又严肃的脸,泪水吧嗒的就往下掉。

  她站起来退后了一步,又垂下眼,低着脑袋,泪水大豆似的往下掉。

  没有大喊,没有大脑。

  就是无声的哭泣,隐忍的哭泣。

  又没有人教过她床单要怎么弄,而且还是这种方式的床单。

  他就知道凶。

  陆宴拧眉,盯着她,面无表情:“继续哭,哭完继续弄。”

  冷冰冰的声音传入宋暖耳里,她瞬间抬起头,瞪大眼睛看着他。

  有点儿不可思议。

  这样反而显得她的委屈一文不值,甚至像她在无理取闹。

  宋暖垂眼,气不过,忽的伸手,一把把铺好的床单掀开,弄乱:“弄吧,你自己弄吧,我才不弄了。”

  然后,整个人一把推开陆宴,气呼呼的往外走。

  陆宴被她一把推得撞门上:“……”

  他觉得自己血压升得有点儿快。

  盯着她往外走的背影,压下一口气:“你给我站住!”

  宋暖脚步顿住,还凶她?

  回头瞪着杏眼看他:“干嘛?要打我?”

  陆宴走过去,伸手——

  宋暖整个身子都害怕的缩了一下。以为真要打她。

  陆宴顿了顿手,但还是一把把人拎到门口,让她站好,自己居高临下看着她,压着嗓子问:“来,你说,你生气什么,哭什么?”

  “我叫你铺床的?我不是叫你做作业?自己做不好,你发什么脾气?”

  “年纪不大,脾气不小。”

  “我没铺好吗?”宋暖抬起头瞪他,发现自己比他矮,一点儿气势都没有。

  推开他,噔噔噔的站到床上,插着腰跟他讲:“我又不是你队里面的那些队员,你干嘛要拿那么严格的要求要求我?”

  “这是家里面,又不是部队。”

  陆宴:“在哪里都应该要把这些内物的事情做好。”

  “但我又没有学过又没有训练过你凭什么要求我跟你一样做得好。”

  陆宴盯着她:“你不会,你不会你不问我?”

  他的概念里,只有不懂就问。

  “你也没说要教我啊,你也没问我会不会啊?”

  宋暖站在床的边缘,要是情绪一个激动,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会从上面掉下来。

  陆宴压下一口气:“你给我从床上下来。”

  宋暖不但不下来,一脚把床单踢飞:“陆宴我跟你说,你这个老男人,我嫌弃你,嫌弃你!”

  “你一点儿都不喜欢我。”

  “分手,我不要你了,老!男!人!”

  斤斤计较老男人,一毛不拔老男人,钢铁直男老男人!

  宋暖说完,从床上下来,气的很,她这辈子没这么被气过。

  气呼呼走到门口,又一次一把推开了陆宴:“再见吧,永别吧,今天晚上我就算从这楼上跳下去,我也不会跟你睡,狗才跟你睡!”

  “我外面多的是人喜欢我,没一个像你这样的。”

  一点儿都不让着她。

  陆宴:“……??!”

  他有点儿怀疑自己的耳朵,什么?!

  分手?!

  他咬咬牙,一把把人拽回来,压到墙上。

  宋暖吓一跳,想要推开他,他却纹丝不动。

  近距离的接触,彼此的呼吸都能够听得到。

  “分手?”陆宴压低了嗓音,危险极了:“你再说一遍?”

  宋暖撇开头,不看他的脸,不甘示弱:“我说一百遍都行,就是分手!”

  陆宴眯眼:“你当老子是垃圾?想甩就甩?”

  “想都别想。”

  今天刚让队员知道,他形象已经毁了,明天再让他们知道自己分手了,那就是一毁再毁。

  何况,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杜绝她找别的男朋友。

  宋暖一双眼还是湿漉漉的:“你又不喜欢我,在一起干什么?”

  陆宴一口气不顺。

  什么喜欢不喜欢的,他脑子里真没这些概念,一辈子都在部队里过了,哪儿来那么多浪漫主义情怀。

  “那你说,怎么才叫喜欢你,嗯?把我给你睡这样?就算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