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手虐渣么殿下 222 逼着亭儿吃狗食

小说:携手虐渣么殿下 作者:兔兔小奶糖 更新时间:2020-09-11 07:52: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诸位客官,打尖还是住店?”二的吆喝声传来。

  二满脸笑容,他也是没料到今日的生意竟然如此火爆,刚进来一位漂亮的女贵客,这厢又来几辆马车,看样子这位新来的客人不比先前那位穷,似科看着行李物品比先前那位还要更多的样子。

  嘿嘿,今可要大丰收了。

  嘿嘿,今可要大丰收了。

  二笑嘻嘻的样子似乎有些露了自家的底。掌柜的见忙冲他瞪了一眼,匆匆迎了出去。

  “这个憨子……”掌柜低声骂道,连忙迎了出去,不多时,便领着一行人从门外进来。

  牡丹一边吃饭,一边透过面纱,抬头望去。

  率先走进来的是位高材颀长容貌俊美的少年,她不认识。

  虽然不认识,不过这位少年生得俊美郎目,倒也令牡丹心动了一下。

  接着进来一张熟脸,便是昨日开口向她买亭儿的男子。

  随后一位蒙面少年搀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走了进来,牡丹目光一凝,微微颤栗了一下,这个老人不是别人,正是何洛的爷爷宋大夫。

  牡丹正在夹材手忍不住一顿,心头动了一动。

  那么这位蒙面少年,应该如同春荷所,是何洛无疑。

  看来何洛这家伙还真是没有死,命可真够大的,死来死去死不了,难不成真是猫变的,有九条命?

  心下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可面上牡丹也是纹丝不变。

  牡丹不动声色地扫了他们几眼,收回视线,淡定如常地用饭。

  站在牡丹身后的亭儿一见张煜来了,面露欣喜。

  他们既然来了,是不是就明自己有救了呢?他们可是大好人啊,一定会救自己的。

  被春荷狠狠瞪了一眼,亭吓得低下了头。

  “掌柜的,还有上房吗?”古弘开口问道。首发..m..

  话的当口也是扫了牡丹几眼,扫过之后也从牡丹的衣着看出来了,这位姑娘一定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千金姐,一眼就能看出出自青楼没错了。

  “公子,上房还剩两间,中房倒是够的。”掌柜的笑盈盈地着,带他们上楼。

  话他这里的配额的上房还是从来没有这样热闹过,平日里总会空上一两间没人住,而没人住的时候就是生意最差的时候,那么他们做这一行的也只能是靠吃饭,老让过和的客商多一些那么他们这种客栈的生意就会好一些,反之就会差许多。

  而今就是老爷赏饭吃的时候,突然来了这么几拨人,这下热闹了热闹了呢!

  片刻。

  何洛,古弘他们几人从楼上下来,挑了临近窗边的桌子坐了。

  都这个时间了,大家也都是饿聊,便扫了牡丹他们那个桌子一眼。

  桌上摆了牛肉,鱼肉,还有鸡肉,看着也是十分的好吃的样子,

  最为主要的事这些菜,都是一眼便能看穿的,作不了假,毕竟在这样的客栈里头,看不清楚的东西是没人敢随便下嘴的。

  “同他们一样,赶紧备上这样一桌酒菜。”古弘冲旁边那桌扬扬下巴。

  古弘这个人精,可是亲自看到牡丹把桌上的菜都吃了一遍,所以他才敢要这种材,毕竟在这种客栈,他们端上来的菜中可不是每一道都敢吃的,不定其中就有血腥的那种肉

  很恐怖的!

  “好,诸位请稍候,我这就去准备。”

  掌柜的答应着,退了下去。

  走时也是细细把古弘打量了一翻,想着今日来的这些人,似乎都不是什么善茬,不过他在这条道上这么多年也不是白混的,再厉害人物进了他的店,还不是凭他决定,是要他生还是要他死?是要他今日走还是明日上路,不都得由自己么?

  掌柜的高兴,这些客人一个个的可都是些肥牛啊,今看来大发了大发了。

  掌柜的兴奋地哼起了歌。

  掌柜的下去准备饭菜了,古弘这才将视线投役牡丹。

  阴阳怪气地望着她道。

  “呦,这不是如意阁的花魁牡丹姑娘么?这是要去京都么?”古弘似笑非笑地望着牡丹,故意提高嗓门,表情夸张地道。

  “我打哪来到哪去,跟你有关系么?”牡丹丝毫没把他们放在眼里,语气冰冷。

  她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想取笑她,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角色。

  古弘斜瞥着她:“没有关系吗?我看倒也未必啊,否则又怎会在这里碰到?”古弘也是直直语,他对牡丹也是半点客气没有,能让他这种京都世家子客气的,一个青楼女人还不配。

  “那是你们不要脸,跟踪我们!”

  轻荷忿忿地道,她望了何洛一眼,狠狠对她话,对古弘她可不敢这样,到底是做奴才久了,一眼就能看出古弘的身份不一般,所以得罪古弘这样的公子哥,她还没有那个胆量。

  不过何洛就不同了,她算个什么东西?

  当初跟着她的爷爷死皮赖脸去的霏烟岛,还不是乞丐一样的人物,值得她好脸对待么?

  自家姐什么身份?若不是后来那一场变故,她就是一方门派的掌门,这是何洛这种贱人能够比的么?

  虽然自家姐不是前掌门的亲生女儿,可她也是菡星城宇文家的千金大姐,等到宇文城主认她作了女儿,将来她的身份就是何洛望都不能望一眼的存在。

  不过古弘是谁?就算他知道牡丹的真实身份是柳若梦,知道牡丹的真实身份是宇文城主的大姐,他也不会半点看在眼里,当即毫不留情的嘲讽出声。

  “不要脸?哈哈哈,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尝……一个下贱的娼妓也配别人不要脸?”古弘放声大笑,肆意嘲讽,“莫非牡丹姑娘迈出了如意阁的大门,两腿并拢就成良家姐了?哈哈哈”

  他这话得格外直白,若是普通人听了这话估计气得肺都要炸了,这么难听的话,纵使青楼里的姑娘听了也省不得要打砸怒骂一翻的,然而牡丹却神态自若地吃着她的饭,半点没有生气的样子,

  莫她根本不是青楼女子,纵使她是,也不可能会在乎人家这样的讽刺。

  何况在霏烟岛,她早已被那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给

  所以在她的眼里,男人玩了又怎样?他们玩我的同时我不也在玩他们么?

  都是相互的,只要我不在乎不在意不放在心上不放心里去,谁能伤害得了我?

  不得不行柳若梦的这种心态,对她的存活着实帮助十分的大,她对之前的事情也是完全放开了,甚至在青楼的时候还主动以几两银子的价格,叫了一位样貌生得不错的少年好好体会了一番做女饶滋味。

  做女人着实不错啊,那个中滋味没有体会过的人不觉得怎么样,就像吃糖,只要尝到了其中的甜头,那便让人欲罢不能了。

  所以那日在霏烟岛要不是那男人丑零,以她现在的看法玩上一玩也是没有什么损失的。

  而旁边之人哪里了解柳若梦的心路厉程,只觉得她受了这样的羞辱一定会十分受不了,哪里知道她根本半点没往心上去,反而回味了一把玩弄男人于股掌的滋味。

  张煜听得十分解气,跟着哈哈大笑,连慕容瀚都忍不住嘴角上扬。

  大家觉得十分解气,就等丰看柳若梦发火暴怒呢。

  不过牡丹心里想是这样想,火也不能不发的,毕竟他们这帮子京都来的世家子弟,若是看她这样无所谓不在乎自己的名声,那一旦传出去也是有损清荣誉的。

  虽然她早已不在乎何为什么清荣誉了,不过便宜总不能让别人来占对不对,她总要反击一下意思意思啊,省得让人看扁了不是亏了?

  再要怼人,她从怼人怼到大,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将她打败的。

  当即眉头一皱,眼底里满是杀意。

  牡丹啪地一声把筷子拍在桌上,肩膀微微抖动,看样子气得不轻。

  当然她这个气也是装出来做做样子的,不过做样子归做样子,也是演得十分到位的,那副气冲冲的样子似乎自己受了多大的伤害似的。

  气了一会,柳若梦脸色好看不少,这些人既然想要气她,那么来啊,难道我只知道你气我我不知道气你么?

  柳若梦眼底突然冒出一丝戏谑。

  此时她突然看到门口摆着一只脏兮兮的破碗,应该是店家用来喂狗的,于是强压下心中怒火,对春荷道,“去,把那只狗碗拿来!”

  柳若梦的眼底里满是笑意。

  “是,姐。”

  春荷走到门口,满脸嫌弃地拎起那只狗碗,拿过来放到地上。

  起先她还没弄明白柳若梦想要干什么,直到柳若梦的目光落在亭儿身上时,轻荷才领会到自家主子的真实意图。

  顿时轻荷就开心起来,兴致勃勃地看着柳若梦。

  “愣着干嘛?给他们看看亭儿这条狗,我是怎么喂养的。”牡丹咬牙切齿地道。

  她也是知道了亭儿是张煜的妹妹,便下决心要羞辱她一番,这些日子她在青楼受了不少的轻薄,所以现在也是准备要好好折磨一下亭儿。

  毕竟于她而,再怎么好玩再怎么好吃好喝,也比不上去羞辱一个仇饶朋友。

  不错,仇人,何洛就是她柳若梦的仇人。

  若没有她何洛,她就不会落到在霏烟岛被人夺走了清白的地步,若不是她霏烟岛也不会沉,她依旧还是她的大姐。

  她依旧还是柳长崆的乖女儿,是慕容云华的未婚妻。

  而如今,她什么都没有了,成了一个令人不耻的私生女,成了一个无处可去的流浪女。

  她恨,恨柳长崆,也恨何洛,她是她的仇人。

  轻荷愣了一下,还以为自家姐要亲自羞辱亭儿,没想到还是需要让自己这个奴才动手。

  轻荷眸光黯淡了一下,听话了应着。

  “是,姐。”

  春荷心领神会,用快子夹了几块鸡肉丢进臭哄哄的狗碗里,使劲搅了几下,冲亭儿道,“喏,这是姐赏给你的,快吃。”

  她这样的举动也是令所有人变了脸色,真没想到这个世上意有这样的主子,要以这样的方式羞辱自己身边的婢女。

  还真是,不要脸,黑心佬,半点没有做主饶样子。

  “这……这……”

  亭儿不可思议地摇着头。嚅嗫着,满脸抗拒地后退了几步。

  她虽然出身低微,可以青楼里也是没有受过什么苦的,吃的喝的穿的,不是最好的吧,也是差不到哪儿去的,今日主人要她吃狗食,她是死也不愿意肯的。

  柳若梦见亭儿不肯,脸上笑得更得意了,冲轻荷使了个眼色。

  “你个贱婢,有肉吃还敢不吃?”春荷凶相毕露,揪起亭儿头发把她拖到桌旁,使劲往地上摁,“吃,你给我吃。”

  柳若梦笑望着这一切,得意洋洋道。

  “既然亭儿不肯自己吃,那便让轻荷摁着她吃吧,总之她起先是我身边一条狗,以后也同样是我身边的一条狗,任谁也无法改变。”

  亭儿的卖身契在她手里,要亭儿做人还是做狗还不是凭她的心情,心情好了让她做人,心情差了让她做狗,那又怎样。

  亭儿吓坏了,死死闭着嘴巴反抗着。

  “不,不要……不要”

  打死她都不能吃,若是今日吃了狗食,那以后叫她怎么做人啊。

  “现在不要?晚了,你是如何对姐的?一条狗都比你忠心,你既然连一条狗都比不上,那么让你吃狗食也是便宜你了。”

  轻荷骂着,使出了大力,狠狠揪住亭儿的头发,把她往地上压。

  她们就是要让亭儿吃狗食,让她丢何洛他们一行饶脸。

  喏,你们不是要救她么?我们倒要看看你们要怎么救她,她的卖身契在我们手里,我们叫她做人就做人做狗就做狗,你们能耐我何?

  亭儿被她摁得跪在霖上,嘴巴几乎都要碰到那只脏兮兮的狗碗了,她死死双手撑着地面,拼命挣扎。发出呜呜呜的呜咽。

  她心里也是崩溃极了。

  “哈哈哈,哈哈哈”牡丹痛快地大笑。

  她也是没想到自己随便买的一个婢女居然会是张煜然的妹妹,既然她是张煜然的妹妹,而张煜然又和何洛是一伙的,那么羞辱亭儿岂不就等于羞辱何洛么?

  张煜然气得浑身发抖可又想不到办法去救自己的妹妹。

  毕竟人已经被柳若梦买走了,他们就是再想解救亭儿也是没有办法的。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