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穿越之宠妃原来是大佬 第二百四十六章寻人

小说:外星穿越之宠妃原来是大佬 作者:爱三牛 更新时间:2020-09-11 10:26: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占最近太过繁忙,白日睡觉就成了奢适。

  此刻正在自己的梦中游荡,一座豪华的宫殿,完全不输给庆国皇宫。

  宫中种满了红如火的花树,随着微风吹过有花瓣掉落。一个男子坐于花树间的凉亭中,手下微动琴声悠扬缠绵。

  男子嘴角含笑眼中一片温柔,俊郎的面容犹如落入凡间的仙子。伴随着清脆的笑声,一个红衣女子在花树中穿梭飞跃,几个起落间停在男子面前。

  “好久不见,云云的琴艺越来越厉害了!”

  琴声停止,男子起身微微欠了欠身,道:“臣,参见女帝!”

  “怎么总是这样,很快你就是我的帝君了,以后我们要相处一辈子总这么客客气气多无聊!”

  男子笑了笑,“规矩不可破!女帝今日公务都办完了?”起身走到石桌旁,给女帝斟了一杯茶。

  “办完了,办完了,你比太师傅还要啰嗦!”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两个人有有笑的场景,忽然变成了举国欢庆的女帝大婚。一对璧人携手走上那至高无上的位置,可惜这美好的一切都被一只无情的长剑打破了。

  女帝难以置信看着对面她深爱的男人,红色让他比往日更加耀眼,可惜那张脸上没有了温柔,只有绝情的冰冷。

  “为什么?”

  “对不起!”

  在她倒下的那一瞬间,她看到了那个与她同父异母的姐姐,她绝望的看着两个人站在一起。

  所有的不甘都随着生命的流逝而消失!

  占看着那张与自己一摸一样的女子,感受着那份锥心的疼痛,突然坐起身紧紧抱着自己的脑袋,就好像有人拿刀一点一点钻动。

  “姐……”慧话音未落就被龙行挤到一边。

  “,,你怎么了?”

  占抬起头,眼中留下一串血泪,“好痛,真的好痛!”

  “啊……”慧震惊的捂住了嘴巴。

  龙行:“出去。”

  占身体突然爆发出一阵白光将龙行弹开,那束白光慢慢汇聚成一个高大的人形,在龙行惊讶的目光中又快速消散。

  占睁开双眼暗芒从中闪过,然后恢复了平静,坐在床上久久不语。

  刚刚那么一瞬间她的精神体差一点被迫离开这具身体,回忆了一下梦中场景,她百分百肯定那绝不是梦那么简单。

  一切太过真实了,仿佛自己亲身经历般,那份锥心的疼痛她不想经历第二次。

  所以,刚刚梦中的场景应该是这具身体的记忆。

  女帝、皇宫、男人,还有那个同父异母的姐姐……

  原来这样狗血的剧情不止画本有,原来现实生活中真的存在。

  可她为什么没死,还变成了一个怪物呢?到底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龙行看她久久不语,独自发愣终于忍不住叫道。

  占眸子动了动望向他,道:“没事儿,就是想起了一些事情!”然后将自己梦境中的事情了一遍,“你怎么看?”

  龙行看着她沉默了很久,才道:“你这具身体有个男人?”

  占:“?”这不是重点好不好!重点是她的身份和她为何没死还成了怪物。

  龙行:“你和那个男人大婚了?”

  两个人关心的完全不在一个点上!

  占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大婚还没完成就被他杀死了!”非要逼她这些吗?用手捂着胸口,还好还好它没工作。

  “嗯!”听道她的话,龙行终于回到同一个频道上,“女帝?这个大陆上只有女儿国是以女子为尊称帝的国家,如果你的梦真是这具身体记忆的话,那你才是名正顺的帝王。”

  “呵呵!”占毫无形象的躺回床上,“看来有必要去躺女儿国了,既然是我的东西就算抢不回来,也要恶心恶心那对奸夫。”

  龙行起身走到窗前,“我陪你去。”

  “不行!”占直接拒绝。

  龙行转头看着她,虽然没什么表情,但占知道他很不爽,赶忙道:“你这盛世美颜如果去了,还不被那些女人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你难道是死的不会去咬她们!”龙行心中的气稍稍泄了少许。

  “我又不是狗。”占嘟囔道。

  龙行扫了她一眼,声道:“你可比狗厉害多了!”

  占:“什么?”没有回答只有帅气的背影。

  第二一早,占得到花润的消息,大王子阿尔斯兰醒了。

  戒备森严的川南城一下松懈了不少,没了那种压迫感,街道又渐渐恢复到往日的繁华。

  等龙行和慧吃过了早饭,三人一辆马车驶向慧的老家。

  栓马村

  听慧这名字是元朝皇帝赐名的,因为这个名字,他们的村子在元朝时还繁荣了一段时间。可后来连年的战乱,导致民不聊生村子也就慢慢没落了。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村庄不大,远远就能看到各家屋顶上炊烟袅袅,晌午十分又到了民以食为的时间了。

  随便找了一户人家,慧轻轻敲门道:“请问有人吗?我们是过路的想在老乡家讨碗水喝。”

  很快里面传出脚步声,一个年轻男子将门打开,在三人身上来回看了一眼,侧身道:“进来吧!”

  院子不,正房两间,偏方四间,还有厨房和柴房,这一家想必在这村中算是富裕的。

  院中长桌上坐着十几口人正在吃饭,看到他们进来分分停下手中的动作。

  “老二,你怎么随便把人带进来了?”正坐上一个长相尖酸刻薄的老太太道。

  “他们是过路的想讨口水喝。”男子老老实实道。

  “呵,敢情那水不是二哥挑的,自然大方的很。”老太太旁边的女人道。

  “不过是讨口水喝,至于你这么阴阳怪气的吗?”一个蓝衣女子从屋中走了出来,将手中的汤盆放下,在这乡下女子也算得上漂亮。

  女子在围裙上擦看擦手,看着占三人继续道:“三位稍等,我去给你们拿水。”完转身回屋。

  慧:“多谢这位嫂子。”

  刚刚话的女人显然很怕她,等到她进了屋子才声道:“有什么了不起的,拽什么拽。”

  “行了,你就少点话吧!别到时把她惹急了谁也帮不了你。”

  女子气冲冲插了两下手中的饭,不敢再话。

  “三位这是要去哪儿?”老太太问道。

  慧笑道:“大娘,我们是从城里来的,到这里寻人。”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