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染简薄言 第518章 如何是好

小说:舒染简薄言 作者:大懒猫在做梦 更新时间:2020-09-11 05:03: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再次醒来的时候,耳边充斥着警笛声。

  舒染费力地睁开眼睛,她还趴在车里,警车和救护车都刚到,警察在维护交通,救护人员朝这方冲过来。

  她晕过去应该过去没多长时间。

  舒染试着动了动身体,除了颈椎和肩膀很疼,好像没什么大碍,她拨开安全气囊坐起来,打开车门,下车去查看后座的情况。

  文清把羊羊护在怀里,应该是撞到脑袋了,两人都晕着。

  “文清……文清……羊羊……”她叫了几次,文清才醒过来,羊羊还没有苏醒。

  小孩子比较脆弱,可能伤得比较重。

  “舒染?”虽然她满脸是血,浑身狼狈,救护人员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也认出了车里的文清。

  惊讶于此次遭遇车祸的竟然是两个当红女星,但救护人员都是专业的,很快将他们送上了救护车直奔医院。

  在救护车里,舒染和文清都再次陷入了昏迷,何时到的医院他们都不知道,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病床上,身边是焦急等候的一众人。

  “染儿,你终于醒了!”沈青丝激动地要过来抱她,但看到她头上还绑着绷带,适时止住了动作。

  “我这是怎么了?”舒染只感觉头疼欲裂,摸到头上的绷带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脑袋昏昏沉沉的,什么也想不起来。

  “你送文清姐回去的路上出车祸了。”洛相思说,“还好你们都没事。”

  她这么一提醒,舒染的记忆也慢慢复苏,“文清和羊羊呢?”

  沈青丝说,“文清没事,比你早醒了一个小时,但羊羊脑补有轻微的脑震荡,还在昏迷,她在隔壁病房照顾着。”

  “我去看看他们。”舒染掀开被子要下床。

  “廉歆在那边陪着她。”容策道,“你先休息。”

  舒染此刻没工夫思考其他,只是担心文清和羊羊的安危,没亲眼见到他们,她心里就不安,她下床,“我还是过去看看吧。”

  众人无奈,只得扶着她过去。

  隔壁病房里,文清守在羊羊床边,廉歆在一旁陪着她,安慰她。

  见到他们安然无恙,舒染才松了一口气。

  “那辆货车是怎么回事?”躺回病床,舒染问道。

  她当时匆匆瞥到了那个货车司机的表情,目光紧紧地盯着她的车,发了狠似的冲过来,明显不是简单的失控,而是故意撞的。

  所以撞到了她的车后,那司机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横冲直撞,好似要保证将她碾碎似的,反倒误伤了很多其他车辆。

  “人已经带走盘问了。”容策说,“不过他坚持说是货车忽然失控。”

  “总会盘问出来的,这些你就不必担心了。”舒祈道,“你安心休养。”

  “嗯。”舒染点头。

  她近来又没有招惹什么人,怎么会有人想要她的命?

  她能想到的,也只有几个人,要么是明家,要么是云家。

  ……

  脑袋实在疼,她也不想思考到底是谁,索性躺下休息,容策等人陪她待了会儿,见她睡下才安心。

  他们原本是想让她回家休养的,但舒染也不太愿意回舒宅躺着,医生也让他们留下来,怕还有什么后遗症,住院方便观察。

  而且如果回去的话,担心没人照应文清和羊羊,所以决定一起在医院暂时住两天。

  洛相思想留下陪她,但因为有行程,只能先去忙,沈青丝倒是没事,所以留了下来,舒祈是在见客户的时候突然接到消息赶过来的,现在还得回去给人家一个交代。

  事发突然,容策是在送廉歆回去的路上掉头赶过来的,只能这会儿又再送一趟。

  “这是什么。”容策发现脚边有一张纸。

  “啊!这个是我的!”洛相思赶紧去捡,不过容策快了她一步,先将纸捡了起来。

  “亲子鉴定?”容策粗略看了一眼,皱眉道,“思思,你做这个干什么?你怀疑自己不是家里亲生的?”

  洛相思讪笑着抢似的拿过单子,“不是不是。”

  这个亲子鉴定单是放在舒染的公寓里的,而公寓距离他们吃饭的餐厅比较近,她和沈青丝刚拿到单子,就接到电话说舒染出事了,于是赶了过来。

  她们都着急舒染的伤势,单子也就成了次要的东西,不知什么时候就掉出来了。

  “这哪儿是她的。”沈青丝从洛相思手中拿过单子,往容策面前递,“你先瞧瞧上面的名字。”

  容策正要看,洛相思又马上抢了过来,试图转移注意力,“也不知染染什么时候醒。”

  文清和羊羊才出事,这时候不适合再闹出其他事情……还是暂且瞒着较好。

  “你藏着做什么,这个不就是拿来给他看的吗?”沈青丝翻了个白眼,说着就要去抢单子,不过洛相思不给她。

  “你们动静再大点,染儿就该被你们吵醒了。”容策提醒道。

  沈青丝这才收敛了,洛相思趁此往外走,并同时把单子折叠往随身的包里塞,沈青丝又追出去。

  “你什么时候和染儿一样优柔寡断了?”她追着道。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不叫优柔寡断,是为了大局着想。”洛相思说什么也不把单子给她。

  “洛相思。”沈青丝气得叫她全名,“没有这张单子我也可以把实情告诉他,我只是想让他自己看。”

  直接告诉他也并不是不可以,只是廉歆也在这里,他们还不知容策如果知道自己有一个孩子,会不会马上告诉即将要结婚的她。

  洛相思思及此,停住脚,掏出单子,“给你。你去拿给策哥哥吧。”

  “你们都不想当坏人,那就我来当。”沈青丝接过。

  这时容策和廉歆也跟上来了。

  沈青丝把单子给他,“你自己看。”

  看清了亲子鉴定单上的名字,容策眉头微蹙,当看到后面的鉴定结果,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这是怎么回事?”他的眉头几乎拧在了一起。

  洛相思闭口不,沈青丝撇撇嘴,“你自己去问咯。”

  ……

  简薄和景御凛赶到医院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聚集在门口,满脸沉重的几人。

  他们以为是因为舒染,不由得担心道,“染染伤得很重?她怎么样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