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农门旺媳 370 地契

小说:重生之农门旺媳 作者:锦瑟长思 更新时间:2020-09-10 22:38: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听到晏老爷这句话,晏温倒茶水的手顿了顿,随即扭头看向了晏老爷,见他脸上没有丝毫的悔意,只有恨意的时候,他脸色也冷了下来。

  重重地把茶壶放在了桌上。

  咚一声,把躲在柳氏和晏老爷身后的晏淌和晏渺给吓了一跳。

  “我是去给人当上门女婿了,咋地,嫌我给你丢脸了?”晏温冷声道:“我当然是没有你出息,毕竟跟你相比,我重孝道、懂礼数,不像某些人,不仅不会教子,还纵子杀害自己的母亲,不知道他午夜梦回的时候,睡得安不安稳。”

  晏老爷红了眼眶,被晏温这番话刺激得不轻,他大声道:“我没有!”

  他没有杀害自己的母亲,他确实跟晏老太太之间有很多不虞,她活着的时候,处处都管着他,让他在她面前从来都只能小心翼翼,不敢说错一句话,而且因为她在商界的名声显赫的原因,显得他这个儿子,处处都不如自己的母亲。

  每次有什么聚会的时候,大家都习惯把他们母子两人摆放在一起比较,年轻的时候,他以有这样的母亲感到自豪,可当年岁渐长,他在商业上的短板尽显,不仅没能带领晏家更上一层楼,甚至连做到守城都有些困难的时候,他心里失衡了。

  他面对晏老太太时除了天生的畏惧之外,还产生了深深的怨恨,觉得是她表现得太好了,这才把他衬托得处处都不如她!

  如果没有一个如此优秀的母亲,那他是不是就不会被人嘲笑?

  会与不会,谁也不知道,但是晏老爷还是固执地把所有的错误都推到自己母亲的身上。

  却不想想,要是他能力足够强大,又哪里会害怕被别人比较?

  只能说他本来就是个没能力的懦夫,依靠父母和祖上积攒下来的人脉吃饭,可他一边吃着饭,一边还要嫌弃那些给他提供一切帮助的人。

  “你只是没有亲自动手,在事情发生后,你就知道是谁动手了,可你为了你的爱妾,愣是把自己变成了一个睁眼瞎,不仅帮着处理了证据,还上蹿下跳地把我推出门,要毁了我。”

  晏温眼里流露出一抹厌恶:“你是不是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事情早已经尘埃落定,晏漠也已经付出了性命为代价,这件事我就不会再追究了?”

  “我不追究不是因为这件事过去了,对我来说,这件事一直都没有过去,当年晏漠一心要保下你们,把所有的罪责都一个人扛了,而我手上也没有直接指认你们的证据,但是谁说报复一个人就是要把他送去牢里呢?”

  晏温难得今天多说了一些话,他双眸泛着冷光,唇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对我来说,一点一点把你们在乎的东西都夺走,看着你们一步一步慢慢走到悬崖边,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

  这种报复的方式确实是太慢了一点,但是晏温不在意,岑昭也跟他说过了,他们收集不到晏老爷和柳氏的犯罪证据,哪怕有苏清雅和颜妖的指认,但是那不够,得人证物证俱全才能定罪!

  既然律法拿这两个人没有办法,那他就只能另辟蹊径了,好在最后花费的时间多了一些,人也累一点,但终究是殊途同归了。

  而且在报复他们的时候,还能看到他们上蹿下跳,为了解困,做出的各种事情和举动,看他们如同一群老鼠,被一只猫儿逗得到处跑,他就非常有存在感!

  让他们赔命有什么好的?还不如就像现在这样,一点一点把人逼到了绝境,看他们挣扎着,最后一点一点地失去生机!

  “你是故意对晏家下手的?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晏家养了你十几年,就养出了你这么个白眼狼!”晏老爷双眼通红,脸色阴郁,语气不善道。

  “什么叫故意?我们不过是正常的商业竞争罢了!”晏温端起了桌上放着的瓜子,慢悠悠地剥了起来:“我也只是想告诉你,我想要的东西,根本就不需要你们施舍,我想要,我会自己去拿!”

  比如:晏家!

  晏老爷一心要把晏家交到柳氏那两个孩子手里,一心想要把晏温给踢出晏家。

  晏温哪里会不知道晏老爷的心思?他一早就决定了,他要晏家,既然没办法顺利继承,那他就只能光明正大把晏家给抢过来了。

  事实证明,晏温的这个想法是对的,现在他不就把晏家牢牢地握在手里了么!

  晏温脸上绽放出了大大的笑容,他把剥好的瓜子递到了佟玥面前,佟玥含笑看了他一眼,熟络地接了过来,一颗一颗慢慢吃着。

  晏温显然是不想再跟晏老爷废话了,有这个时间看这几个碍眼的人,他还不如跟自家小姑娘回房间说说话、牵牵手,甜蜜温存呢!

  “没什么事情的话,你们就走吧,珍惜现在你们能够吃饱饭的时刻,说不定再过两天,你们全都要上大街要饭去!”晏温丢下这句话,立刻就让管家把这几个人给丢出去了。

  晏老爷和柳氏不甘心,他们来这里就是想要用孝道逼迫晏温低头,然后把属于晏家的产业悉数归还,现在什么都没达成,还被羞辱了一通,被丢出去,他们哪里会甘愿?

  两人骂骂咧咧个没完没了,晏温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直接无视了那些人,他转头看着佟玥,笑容明媚道:“阿玥,今儿中午有人送了我们几筐子的海蟹,咱们晚上煮了吃如何?”

  “好啊,月桐那边可有?咱们送一些过去吧?”佟玥站起来说道。

  晏温如同她的小尾巴一样,立刻就跟了上去:“我已经派人送过去了。”

  说这话的时候,晏温一脸得意,邀功似地看着佟玥,如果他身后有尾巴的话,那尾巴现在应该已经翘上天了。

  佟玥看着他那一脸求表扬的模样,笑了笑,把手里的瓜子塞到了他嘴里。

  吃着瓜子,晏温脸上的笑容更甚,夫妻两人携手往后院走去,一边走一边聊天。

  这厢晏温和佟玥两人夫妻情深,而另一边,晏老爷和柳氏被丢出门后,大门直接给关上了。

  “爷.....”柳氏看着晏老爷那阴沉的脸色,小心翼翼地开口道。

  晏老爷在晏温那里吃了一肚子的气,此时正憋着火呢,柳氏一开口,晏老爷就把所有的怒火都冲着她发泄了:“贱人,刚才那逆子夫妻说的话可是真的?你背着我在外面置办了产业?你想干什么?”

  刚刚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晏老爷心里就起疑了,他虽然一直都暗示自己,这件事不是真的,可他毕竟跟柳氏在一起将近二十年了,对于柳氏脸上神情丝毫的起伏变化,他是了如指掌,他很想骗自己,那一切都是佟玥为了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胡乱说的,可这样的暗示太过于苍白了。

  想着这些年来,柳氏从他这里拿走的银钱,由不得他不乱想。

  柳氏心里咯噔一下就提了起来,本来她以为这件事早就已经过去了,现在听到晏老爷的质问,她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件事并没有过去。

  这该怎么办才好?

  “爷,妾陪了您二十年,无怨无悔,不求名利,您怎么可以因为别人的一句话就质疑妾,怀疑妾?”柳氏眼眶泛红,一副想要哭泣,却又隐忍的模样,她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怪妾有眼无珠,爱错了人。”

  晏老爷听到她这话,心里也不禁问起了自己,是不是太过敏感了,可是想到刚才柳氏那紧张慌乱的神情,他又不确定了。

  最后只能强压下怒火,硬邦邦地丢下了几句安抚的话语后,便大踏步离开了。

  柳氏和晏淌、晏渺立刻跟了上去。

  这次来晏温这里,柳氏和晏老爷会带上晏淌和晏渺,主要是想通过他们对晏温打感情牌,可谁知道这两人自从来了这里以后,居然一声不吭,别说帮着劝了,连句话都没有说。

  柳氏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糊弄过去了,可谁知道当天晚上,晏老爷居然在他们暂时居住的落脚地的土墙里找到了几张铺子的地契。

  而这几张铺子的地契就是白天的时候,佟玥所说的那个地址。

  晏老爷顿时就有种被愚弄的感觉,他怒不可恕,直接抬手打了柳氏。

  要知道晏老爷从来都不打女人,哪怕是丫鬟惹他生气了,也不过是把人给发卖了,这还是第一次动手打人。

  啪的一巴掌,在深夜时分,很是刺耳。

  柳氏刚刚端着水从屋外进来,就直接被打了,她只觉得脸颊一瞬间就热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感觉到口中的血腥味。首发..m..

  她手里端着的水盆,随着晏老爷的动作,也全都给打翻了。

  柳氏抬头望着晏老爷,不可思议道:“老爷,您这是什么意思?”

  “你问我是什么意思?”晏老爷笑了,此时的他喝了酒,浑身都散发着酒气,他在身上摸了摸,把那几张铺子的地契给摸了出来:“你说说这是什么?你白天不是还跟我说,那几间铺子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吗?那这几间铺子的地契为什么会出现在咱们房间里?”

  看到那白色的纸张,柳氏脸色变了变,她压下心里的慌乱,把所有的锅都往晏温头上扣:“谁知道呢,或许是晏大少爷想要陷害妾,所以才把这些地契塞到这里。”

  晏老爷被柳氏这番话给气笑了,他眼神冰冷地看着柳氏,一字一句道:“这个辩驳的理由还不错,你是不是觉得这地契上没有写你的名字,所以就能抵赖过去?我看看这上面写的是什么名字,王二,我没记错的话,这个人是你娘家的表哥吧?”

  柳氏听到晏老爷这话,冷汗直冒,心直直地往下坠落,她知道自己完了!

  晏老爷一看柳氏那苍白的脸色,汗如雨下的模样,就知道自己说对了!

  柳家本来就是穷苦人家,不然柳氏小时候也不会被人卖入戏班子唱戏,后来她被晏老爷看上了,并且赎身买了回去以后,柳家才从食不果腹、衣不蔽体中变成了吃香喝辣!

  晏老爷宠柳氏,对柳氏好,自然对柳家也好,但是这种好也是有限的,柳家的宅院是新建的,每个月也会给他们一大家子人五两银子生活。

  五两银子对于有钱人来说也不过是一顿茶水钱和饭钱,可是对于柳家来说,就足够他们一大家子吃香喝辣,在当地过着富足的生活了。

  柳家人很懒,也没有做生意的头脑,柳氏曾经想要给自己家里的兄弟谋条出路,想让他们来晏家的店铺干活,可最终因为他们目不识丁,无法胜任店铺的工作,最后只能遗憾离开。

  “你贴补你的娘家,我能理解,不过你应该还没有大方到可以贴补表哥的地步,据说你这个表哥还是个混混,整日里只知道吃喝玩乐,到了现在都快五十岁的人了,却连个家都没有。”

  晏老爷目光阴沉地看着柳氏:“你总不至于要跟我说,这地契是他放在你这里的吧?”

  柳氏说不出话来,这地契要真的是王二的,又怎么会放在她这里呢?

  而且王二是个吃喝嫖赌样样都会的混混,当年她刚刚入晏家的时候,她这个不靠谱的表哥还想着带晏老爷也去那些地方玩。

  后来还是被她姑父打了一通,才打消了这个念头。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他们表兄妹的关系有些僵,这次她会把这些店铺都挂在他名下,何尝不是觉得这样保险一点,因为大家都知道他们表兄妹之间不合!

  可她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地契会被晏老爷无意中给翻出来了。

  只能说,天意弄人,柳氏本以为自己算计到了一切,这件事不会有人知道,可现在不仅佟玥知道,连证据都出现在了晏老爷面前,她还能如何辩解呢?

  柳氏抿着唇,一不发。

  而她的沉默在晏老爷看来就是默认了,想到自己一心一意对待这个女人,而这个女人却背着他藏了私房钱,晏老爷气得不行,对着柳氏又是一通揍!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