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农门旺媳 354 悚然

小说:重生之农门旺媳 作者:锦瑟长思 更新时间:2020-09-10 22:38: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苏清雅的贴身丫鬟秀儿从外面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家姑娘已经穿戴整齐的模样,连红盖头都已经给盖上了。

  秀儿有些诧异地看了自家姑娘一眼,恭顺道:“姑娘,您今儿一早上起来还有没用早饭呢,要不要吃一点点心垫垫肚子?”

  按照习俗,自家姑娘可得等到申时才能出门子,等到了男方家里后,还得拜天地,入洞房后才能吃东西,今儿一天又很辛苦,现在不吃点东西,秀儿担心自家姑娘怕是坚持不住。

  颜妖把盖头盖上了就是不想让人看到她的脸,现在岂能被掀开呢?

  颜妖捏着嗓子,学着苏清雅的声音和语调吩咐道:“不碍事的,我刚刚吃了些水果,不饿,秀儿,我有些紧张。”

  闻,秀儿倒是没有生疑,新嫁娘嘛,都是会紧张的。

  “姑娘,别紧张,您想想您期盼着这一天多久了,等您进了晏家大门,那就没有人再敢看不起姑娘了。”秀儿安抚道。

  颜妖点了点头,她对于秀儿的这番话倒是非常认同的,她在这里帮了苏清雅这么久,花费了这么多的心力和时间,自然不是因为她跟苏清雅一见如故,想要帮她一把!

  事实上,她会挑选苏清雅合作,也就是因为这位苏姑娘没有脑子。

  她没有脑子好掌控,会因为她一句话就气急败坏,她当时的想法就是找一个这样好掌控的人,等事情办成了以后再一脚把人给踢开。首发..m..

  做了这么多的努力,现在终于到了她收获的时候了。

  颜妖眼里浮现出了一抹喜色,可惜今天的婚礼佟玥没有办法参加,不然要是让她看着自己喜欢的男子另娶他人,她的脸色会如何难看呢?

  想到佟玥会因此痛苦难过,颜妖眼里浮现出一抹得意之色,要不是佟玥这个人的出现,打断了她所有的计划,她又怎么会使用这种手段呢?

  让颜妖一直记挂着的佟玥,却没有露出颜妖所期望的神色。

  此时住在客栈的佟玥,她伸手拨弄着桌上的算盘,又翻看着手里的账本,等算完了以后,她眼里浮现出了满意的神色。

  这几个月的劳累还是有所成效的,最起码暗城的银子越来越多了。

  佟玥把账本合上之后,看向了站在不远处的黑衣女子,挑了挑眉问道:“你家少主可去迎亲了?”

  黑衣女子摇了摇头道:“少主并没有出现,去苏家迎亲的人是晏二少爷。”

  闻,佟玥倒是有些意外了,她看着黑衣女子,若有所思道:“你家少主这是要干什么?想要把这门亲事推到晏二少爷头上?”

  现在才来推是不是太晚了一些?

  黑衣女子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少主想要搞什么事情。

  好在佟玥也没有再问这事儿,她看了看外面那阴沉沉的天,笑了笑:“今儿的日子是谁挑选的?还真是会挑选日子,我看这天气是要下雨了吧?”

  黑衣女子也往窗外看了看,肯定道:“听那呼呼的风声,怕是要下雨了。”

  “现在是什么时辰?”佟玥随口问道。

  黑衣女子忙去看了沙漏,而后回答道:“刚好申时一刻!”

  听到这个时间,佟玥嘴角抽了抽,她暗暗在心里算了算晏家和苏家的距离,心里对这儿的新娘子和代替新郎去迎亲的晏二少爷多了几分同情。

  窗外狂风大作,很快空中出现了一抹亮光,闪电呼啸而过,雷声隆隆,不稍片刻,大滴大滴的雨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从空中落下,噼里啪啦地落在了屋瓦上、青砖石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这下,那些去迎亲的人,怕是要淋成落汤鸡了。”佟玥喃喃说道。

  如同佟玥所预料的那样,此时花轿刚刚走到了一半,空中就下起了瓢盆大雨,迎亲的队伍一下子就乱了起来,大家脚步凌乱地往前跑。

  坐在花轿里的颜妖倒是没有被雨淋湿,不过随着轿夫跑了起来,花轿一颠一颠的,让颜妖胃里翻江倒海,整个人难受得不行。

  好不容易跑到了晏家门口,门口也冷冷清清,因为暴雨的缘故,准备好的爆竹也已经被打湿了。

  大家急忙忙到了家门口,按照规矩,新娘下轿子前面还有一些仪式,可是因为暴雨的缘故,一切从简,秀儿扶着颜妖急匆匆地进了府。

  拜堂的时间是一早就算好了的,颜妖身上倒是还好,就是裙摆处有些湿漉漉,不过此时也顾不上这些了,一进到晏家,立刻就被引着去了喜堂。

  晏漠回来后,便去换衣裳了,只是等他换了干净的衣裳出来时,就看到府中的小厮紧张地看着他道:“二少爷,大少爷说他腿脚不便,让您帮着去拜堂。”

  “不是说好了用公鸡拜堂吗?”晏漠冷声道。

  迎亲这事儿就罢了,反正也不是没有先例,可是拜堂这事儿,他这个当兄弟的确实是不好替代啊!

  小厮回答道:“老爷说这场大雨让晏家折损了些面子,用公鸡拜堂的话,怕是太过于羞辱苏姑娘了。”

  显然晏老爷也是支持晏温这个决定的。

  晏漠心里虽然不甘愿,但是他也知道现在的自己没有资本跟晏老爷对着干,不管他愿不愿意,这些事儿还是得干的。

  所以他木着一张脸去了喜堂。

  晏老爷已经坐在了高位上,等着拜堂了,新娘子也已经站在了喜堂里,晏漠一来,喜堂里看热闹的众人,目光顿时全都落在了他身上。

  柳氏也在这里,她现在虽然有平妻的名头,不过大楚是不承认平妻这个身份的,所以她在众人眼里依旧还是晏老爷的妾室!

  只不过还是有不少人愿意给她几分颜面,毕竟晏老太太去世后,晏家的后宅就是柳氏一个人说了算!

  柳氏唇边挂着一抹淡淡的浅笑,一副非常欢喜的模样。

  她自然是欢喜的,特别是这场雨更是给了她一份惊喜,看到晏温的婚礼越不成样子,她心里就越是高兴。

  想想这两个月来,她操持着晏温的婚礼,为了所为的贤名,她是半点坏心思都不敢有,就怕被人抓到了小辫子,觉得她是一个恶毒后娘。

  可是让晏温和苏清雅的婚礼风风光光,她心里又不太舒坦,毕竟她心里很清楚,以后她儿子成亲的规模肯定是没有办法越过晏温去的,哪怕晏老爷偏心她的一双儿女,但是也不能明目张胆地做这些事情。

  如今她没有动一下手,晏温的婚礼就变成了如此乱糟糟的模样,柳氏自然是高兴得不行。

  不过今天是晏温的大喜之日,柳氏高兴一些也是应该的。

  所以她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大家却没有反感。

  晏漠来了,拜堂的事儿就开始了。

  晏漠冷着脸跟眼前盖着红盖头的女人拜了堂,在夫妻对拜的时候,晏漠看着眼前穿着嫁衣,盖着红盖头的女子,眼里浮现出一抹不以为然的神色。

  这个女人实在是用心险恶,她以为嫁进来晏家以后就高枕无忧了么?

  殊不知这不得丈夫芳心的女人,哪怕就嫁进来了,那日子也定然好不到哪里去,更别说他母亲可不是省油的灯,到时候让这位苏姑娘哭得日子还多着呢!

  拜完堂以后,颜妖就被人扶着去了喜房,喜房并没有安在晏温平常居住的院子,大户人家规矩多,未婚时居住的院子并不会用作于成亲后使用。

  晏家财大气粗,院落众多,哪怕晏老爷不重视这个儿子,也依旧按照规矩给晏温挑了一个不错的院子,作为婚后的住所。

  颜妖被扶着进了新房之后就有些担忧了起来,她很怕有人来闹洞房,也很怕会有人来掀盖头,虽然已经拜过堂了,但是还没有生米煮成熟饭,颜妖还是担心晏温会不认账。

  好在她坐在新房里,并没有人前来,也只有秀儿的丫鬟一直陪着她。

  晏家前院,热闹非凡,虽然身为新郎官的晏温没有出现,不过晏漠和晏淌都不会放过这个结交城里权贵的机会,这不,两人在前面努力地跟城里的权贵攀谈。

  也因为他们两兄弟的缘故,倒是让这喜宴更加地热闹了。

  潘玉杰和岑昭今儿自然也来了,潘玉杰和岑昭坐在了一起,周围坐着的也都是跟他们年龄相差不多的年轻人。

  按照岑昭的身份,他今儿来喝喜酒就已经很让人意外了,按道理来说,他应该坐在主桌上,毕竟他可是知府大人啊,可惜岑昭拒绝了,他说他今儿是以朋友的身份来参加喜宴的,自然是不能喧宾夺主!

  潘玉杰看着前面忙不停地晏漠,感慨不已,“这要是不知情的人,怕是会以为今儿是这位二少爷的喜宴呢!”

  岑昭看了潘玉杰一眼,淡淡道:“你要这么认为也可以。”

  “什么意思?”潘玉杰一下子就听出了岑昭话语中的重点:“你和喻之是不是还瞒了我事情?”

  岑昭淡定道:“自己想。”

  潘玉杰绞尽脑汁了好一会儿都没有想明白,他眼巴巴地望着岑昭,希望岑昭能够为他答疑解惑,可惜岑昭并没有这个兴趣,他看着人群中八面玲珑的晏漠,眼里浮现出一抹极淡的笑意。

  这位晏二少爷倒是很有野心,只可惜啊,碰到了晏温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

  晏二少爷如今有多高兴,明天醒来时,就会有多愤怒了。

  岑昭从来就不相信晏温是个心慈手软之人,他第一次见到晏温的时候,就知道晏温不是良善之人。

  这次他会这么爽快地答应晏老爷和柳氏的逼迫,显然是有后招,而晏老爷和柳氏却觉得自己算计到了晏温,沾沾自喜,殊不知,人家早就想好了要怎么收拾他们了。

  晏温想要做什么,岑昭稍微想想就能猜出来,对于晏温的决定,他这个好兄弟自然是不遗余力地帮他。

  至于晏老爷和晏家将来会如何,那跟他有什么关系?

  想到这段时间暗城库房堆积起来的银两,岑昭也感慨不已,晏喻之倒是好福气啊,居然能找到一个这么能干的女子相伴!

  暗城原先的伙计和掌柜自然也是不差的,不过显然晏温和潘玉杰的经商天赋没有佟玥高,这么多年来,暗城名下的铺子虽然没有亏损,但是也不能跟如今日进斗金相比的。

  想到今年年底他们分红的时候,自己能有一份不错的收入,岑昭大人的心情更好了!

  前院的宴席到了深夜才散去。

  一直呆在新房里的颜妖很是忐忑不安,等了许久,才等到外面传来了丫鬟的说话声,很快房门就被人推开了,一个浑身酒气的男子被推了进来。

  颜妖很是紧张,就在她想着该如何把屋里的烛火熄灭的时候,就发现蜡烛被人吹灭了。

  她眨了眨眼,有些不太敢相信。

  就在她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刚刚进屋的男子已经往床榻边上走了过来,他脚下一个不稳,跄踉地往前扑了过去。

  正好把颜妖扑倒了。

  男子显然也没有想到屋里会有人,不过他也没有多想,只以为是丫鬟想要爬床,他随手一捞,把颜妖捞到了自己面前,他喝多了,脑子也快转不动了,而屋里光线很暗,也看不清屋里的一切,他凭着本能垂头吻上了怀中女子的樱唇。

  很快屋里就传出了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秀儿刚刚从净房出来,刚到门口就听到了里面的声音,她脸一红,倒是没有往前凑过去。

  只是她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她刚刚去净房姑爷就来了?

  不过她也没有多想,她知道新房里不需要她伺候,她也没有留在这里碍眼,很快就离开了。

  等秀儿离开以后,院子里静悄悄的,除了那淅沥沥的雨声外,再也没有别的声音。

  时间飞快流转,黑色慢慢退去,白光渐渐成为这片天地的主宰。

  大清早的,晏家的主子和下人都还在睡梦中没有清醒过来。

  昨儿有不少宾客也留宿在了晏家,这一大早,也都才刚刚苏醒。

  就在这时候,新人居住的院子突然传出了让人毛骨悚然的尖叫声。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