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农门旺媳 351 吃瘪

小说:重生之农门旺媳 作者:锦瑟长思 更新时间:2020-08-21 23:31: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大兴县,谢家。

  谢海业面色阴沉地盯着站在不远处的任媒婆,他咬牙切齿地问道“你不是说没问题吗?怎么都这么多天了,还没见你把人给带回来?”

  谢海业人高马大,脸上还有一条刀疤,他不不语的时候就吓人得不行,更别说此时他发怒了。

  任媒婆浑身颤抖,目光慌乱地左顾右盼,就是不敢跟谢海业对视。

  她一早就知道谢海业不是好惹的人,所以这些年来,她给谢海业办事那都是战战兢兢,不敢出一点差错。

  好在谢海业这几年看中的那些姑娘,都是家庭贫困的农女,说服这些人家把女儿送给谢海业,虽然颇费口舌,可只要出点小钱,人家自然是把女儿送上门来了。

  这次谢海业给她送来了消息,说是看上了白头镇东屏村的佟琼,她一听,二话没说就去东屏村找宁氏说这事儿了。

  可谁知道宁氏这个目光短浅的妇人,不管她如何威逼利诱,人家都不为所动。

  任媒婆给谢海业保媒拉纤多年,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人,她气的不行,抬出了谢家做要挟,可人家却丝毫不惧。

  想到佟玥说的那番话,任媒婆脸色白了白。

  “问你话呢?怎么不说?难不成是哑巴了?”谢海业把玩着手里的玉佩,脸色不虞道“还是说近些年来我手段温和了一些,你就不把老子放在眼里了?”

  听到谢海业这话,任媒婆着急了,她颤声道“谢老爷明鉴,小人对谢老爷是一心一意,绝对不敢忘记谢老爷对小人的帮助。”

  “话是这么说,可你又是怎么做的呢?我让你把佟琼给我带回来,你把人带回来了吗?”谢海业不悦地望着任媒婆道“我跟你说过了,我只需要听话又能干活的人,你当时可是跟我说了,不出三天就能把人带回来,可现在都过去多少天了,需要我算给你听吗?”

  “还请谢老爷息怒,这佟家跟普通人家不一样,他们家不缺钱,小人就是想要拿钱砸也砸不下去。”任媒婆说起这事儿也很是委屈。

  给谢海业干活这么多年了,她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人家。

  佟家不缺钱,自然不会被她那三两语给打动。

  谢海业蹙眉道“佟家难不成还比老子家有钱?”谢家不能算是大兴县最有钱的人家,但是谢家家底丰厚,就是县令大人也得给他三分薄面。

  “这……佟家哪里能跟谢老爷相提并论。”任媒婆拍马屁道“谢家在县城那是赫赫有名,岂是佟家这等人家可以相比的?就是让佟家再发展二十年,怕是也没有跟谢家相比的资格。”

  听到任媒婆这么说,谢海业却没有太过于高兴和兴奋。

  他看着任媒婆淡淡道“行了,别拍马屁了,你这话在我面前说说就好,别跟外人说,不然还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想我呢。”

  谢海业不是一个低调的人,他也很喜欢听那些人夸自己,但是喜欢归喜欢,他还做不到把自己很厉害,自家很有钱这种话挂在嘴边。

  他喜欢听别人这么夸自己,但是却做不到自己这么厚颜无耻地夸自己。

  任媒婆柔声答应了下来,她看着谢海业,咬了咬唇说道:“谢老爷,佟家人这么不给您面子,您是不是要出手教训他们一下?说不定您出手了,他们害怕了,就会把佟琼送过来给您。”

  谢海业听到任媒婆这么说,脑海里浮现出那天在白头镇见到佟琼时的场景。

  他从来就不知道这世上还有这般美丽的女子,他身边环绕着的女子,自然都是很不错的,不然他当初也不会花大价钱把这些女子给买回来。

  男人都是花心的,他身边有着各种各样的如花美眷,可这些如花美眷还是比不上外面的女子好,特别是佟琼目光纯粹,毫无心机,性格还非常温柔。

  谢海业能够打下这份基业,是个经历丰富的人,看后宅那些为了他争风吃醋的女人,他固然是欢喜的,但是见多了以后也难免会厌烦。

  这些女人争风吃醋并不是因为喜欢他,不过是要依附他生活,所以才不得不讨好他罢了!

  比起那些充满算计的眸光,他更喜欢不谙世事的眼神,只是这样的人很难寻。

  恰好他去白头镇办事的时候不经意间碰到了佟琼,她五官精致,性子温和,最重要的是目光纯粹,是被保护得极好的姑娘。

  一见之下,他就念念不忘。

  这才让任媒婆去佟家说亲,可谁知道出师不利,这都多久了,任媒婆带回来的消息还是他所不喜的。

  “我是想要跟佟家结亲,不是结仇,我要是真的出手对付佟家了?到时候美人儿到手,她怕是也会对我心生怨恨。”谢海业想着佟琼那双天真无邪、不谙世事的眼眸,摇了摇头,他可不希望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美人儿,变成跟后院那些女人一样。

  任媒婆听到他这么说,自然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既然佟家不愿意结亲,那么常规手段他是不能抱得美人归了,谢海业也只能另辟蹊径。

  只是还没有等他想到好的法子,下面的人就来汇报,说是他们家的生意遭受到了打击。

  谢家做的是布匹和粮油生意,谢家铺子在大兴县已经好几十年了,算是老铺子的,在城里也有一定的名气,可是最近在他们家店铺周围突然出现了不少卖同样货物的店铺。

  价格虽然一样,但是那几家新开铺子的种类和质量都比他们铺子的好,更绝的是,人家店铺是新开业的,所以搞了一个开业活动。

  譬如在店铺里花了五百文钱就能去抽奖,奖品都是家家户户都用得上的物件。

  这算是白得来的,自然是不少人跑来捧场,如此一来,自然是抢了不少谢家的生意。

  谢海业刚听到的时候,并没有太在意,可等他到现场看了以后,一口老血差点没有喷出来。

  他先去了布庄,刚到布庄门口就看到了对面那新开的铺子,还有那来来往往络绎不绝的客人。

  反观他家的店铺,冷冷清清,半个人影都没有。

  谢海业进了自己店铺后,掌柜的连忙迎了上来,很是忐忑地看着谢海业:“老爷。”

  “对门那是什么情况?”谢海业掀了掀眼皮道:“我看他们送的布匹也都是陈年旧货,怎么那些人还疯抢?”

  掌柜的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颤颤惊惊道:“老爷有所不知,这对门的铺子别看刚刚开业,可那掌柜的实在是会收买人心,他们不仅是卖布料,还会帮着设计衣裳,那做出来的衣裳,据说时髦又好看,款式也都是咱们不曾见过的。”

  谢家的布庄里自然也是有这种人才的,但是这些人久久窝在大兴县,思维和品味也都已经被定型了,而佟玥找来的人,那都是从外地高价聘请来的,跟谢家的那些人相比,自然是更胜一筹!

  “既然他们敢做这样的活动,那咱们也可以,库房里不是还堆积着很多卖不出去的布匹吗?全都拿来白送,我就不信了,他们还能硬的过我!”谢海业挑眉说道。

  每家布庄都会有些陈货,那是不可避免的,毕竟去进货的时候,可不知道什么料子卖的最好,他们也都是大约估算了一下,然后就进料子。

  有些料子他们看着不怎么样,可最后却卖的脱销了,又不得不加紧进货,而有些料子则是放在库房里三五年也没能卖出去,最后不是坏了,就是只能低价处理。

  可那都是不便宜的料子,价格再低也低不到哪里去,他们总得把成本费和辛苦费赚回来,这样一来,那些有钱人就看不上了,而穷人又买不起。

  最后倒腾了一圈,最后又把那些料子丢回了库房,压箱底去了。

  掌柜的听到谢海业这么说,立刻就去办事了。

  谢海业看着外面人来人往的铺子,眼里浮现出了一抹阴鸷。

  想要跟他抢生意,也得看那人有没有这么大的胃口,把这些生意给吃下去。

  谢海业想象得很美好,总觉得自己出了这一招可以把对面的铺子给打击下去,可谁知道当他这里开始搞活动的时候,对面的铺子又有了新花招。

  不送陈年旧货了,直接送新料子,还是质量不错的料子。

  如此一来,自然是把生意全都给抢走了,大家都不是蠢人,花一样的钱,是买陈年旧货还是新料子?不傻的人都会选择新料子!

  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谢海业一口气差点没有提上来,直接昏了过去。

  等到他悠悠转醒后,他脑子清醒了过来,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他自然是知道被人故意针对了。

  只是对方究竟是谁呢?

  他仔细想了想,不知为何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前段时间任媒婆说的话,那时候他并没有把任媒婆说的话放在心上,毕竟在他看来,佟家不算什么,那个让人赞不绝口的佟玥,也不过是有名无实,佟玥再厉害也不过是才十五岁的女子而已,她能有多厉害?

  女子嘛,就该温温柔柔躲在父亲的身后,等着嫁人生子就好了,何必要抛头露面去做生意?

  他看不起这样的女子,所以佟玥的大名他是听到过的,不过他并没有把佟玥放在眼里。

  这次吃了这么大的亏,他立刻就让人去查那几家店铺是什么人开的。

  谢家在大兴县经营多年,势力自然是不容小觑,很快就有消息传了回来。

  谢海业看着手中那寥寥无几的几行字,脸色铁青。

  他还真的没有想到佟玥居然跟暗城有关系,难怪有恃无恐地对付他。

  想要保谢家的铺子,他只能铁青着脸去东屏村找佟玥,想要让她高抬贵手。

  他带了丰厚的礼物去东屏村,敲门敲了半天后,才有人不耐烦地开了门。

  郁月桐看着站在门口的大叔,蹙眉道:“这位大叔,你不是我们村里人吧?”

  “不是!”谢海业听到郁月桐说的大叔二字,差点一口老血没有喷出来,他有这么老吗?

  他也不过才四十出头而已!

  但是他不知道,四十多岁在郁月桐看来,那都是大爷级别的人了,她喊大叔,都算客气了。

  “那你来敲我家门干什么?”郁月桐不悦道。

  谢海业忍着心里的不痛快,笑着道:“请问这是佟玥家吗?”

  “是啊!”郁月桐挑剔地把他上上下下都打量了一遍:“你找我玥姐姐有什么事情?”

  “我找她有急事,她在家里吗?”谢海业好脾气地问道。

  郁月桐淡淡道:“我家玥姐姐忙着呢,你有什么事情跟我说也是一样的,等我玥姐姐回来了以后,我可以帮你传话。”

  听到郁月桐这么说,谢海业也明白佟玥怕是不在家里,他也不敢过多纠缠,只能含蓄地把自己家店铺最近碰到的事情说了说。

  郁月桐耐着性子听他说完,等谢海业说完了以后,郁月桐这才用奇怪地目光看着他,被郁月桐这么盯着,谢海业心里毛毛的,他笑问道:“这位姑娘,我脸上是有什么脏东西吗?”让你一直这么盯着我看?

  郁月桐看着谢海业,勾了勾唇,说道:“大叔,你还真是奇怪,这生意上的事情,各凭手段,你自己没有本事把生意抢回去,就想着求别人高抬贵手?既然没有经商的本事,那就别吃这碗饭啊!”

  这话是明晃晃的羞辱了,谢海业听到郁月桐这话,脸瞬间黑了下来。更新最快s..sm..

  郁月桐可不管谢海业听了这话心情会如何,这人都敢不要脸地让自家姐姐去当妾,她没有打他就已经算是客气了,现在不过是抢了他点生意而已,不算解气!

  郁月桐不欲跟他多,丢下这句话后,直接关上了门。

  望着那紧闭的门,谢海业脸色黑如锅底,按照他以往的性子,定然是要羞辱回去的,只是想到家里的生意,最后只能气呼呼地甩袖离去。

  东屏村发生的事情,远在州府的佟玥自然是没有那么快知道的,不过此时的她也遇到了点麻烦事,或者说是有人仗着自己是某人的未婚妻,就跑到她面前耀武扬威!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