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农门旺媳 139 佟姑娘,咱俩有缘

小说:重生之农门旺媳 作者:锦瑟长思 更新时间:2020-07-22 23:50: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别看潘玉杰刚才吓得腿直哆嗦,可当他知道目标就在眼前的时候,完全不知道害怕为何物了,拖着晏温,踩着坟头就往下跑去。

  晏温想要拒绝他都来不及。

  等两人都到了下面,潘玉杰看着慢慢靠近的大船,随口道:“这条船看着还挺大的,看它那吃水的深度,里面应该装了不少好东西。”

  到好东西的时候,潘玉杰的眼眸更亮了。

  发财的机会来了,这一次他可不要跟上一次一样,白做工,一定得顺点东西走。

  别人出门干大事荷包是越来越鼓,可他倒好,每次出门干大事,都是身无分文回家。

  这样下去,他拿什么娶媳妇儿啊!

  没有媳妇儿怎么会有后?

  想到这里,潘玉杰更加坚定了自己要发财,还得发大财,不然他潘家的血脉就断在他这里了,以后他也没脸去见列祖列宗。

  晏温可不知道潘玉杰心里打着的九九,他看着远处的船只,漫不经心道:“这船上有很多都是走私的物品,从海外来的。”

  这话一出,潘玉杰脸上喜滋滋的笑容就给凝固住了,他僵硬着脖子转过头,看着晏温,舌头都打结了:“喻之,你啥?这是走私船?”

  “是啊!”晏温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眼神:“你别担心,咱们肯定是不会出事的,这些货物被劫走了,他们也不敢吭声,更不敢去报官!”

  这才是晏温敢带着潘玉杰堂而皇之跑来这里打劫的原因。

  要是别的船只,晏温自然是不会动的,也不会动这种心思,他虽然爱财,但是也知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可这是走私的船只,他不知道的时候不会把目光放在这上面,可他知道了,那要他不在这上面动心思,那就太难了。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用晏温的话来,这种上掉下来的馅饼,他要是不去咬一口,那都对不起自己。

  再了,这次打劫也不是临时起意的,他是有预谋的。

  晏温手环胸站在一颗大树底下,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脑子里已经把船上那些货物的去处都安排得明明白白了。

  潘玉杰听到这话,登时精神一振,他高欣:“那就好那就好,犯律法的事儿我可不敢干,喻之,咱们可是守法好公民。”

  “自然!”晏温颔首。

  两人便望穿秋水地盯着那艘船从远处慢慢驶来,眼看就快要经过晏温和潘玉杰这边时,不知道怎么了,那艘船突然间摇摇晃晃了起来,很快船上就传来了乱糟糟的脚步声。

  还有人大声呼救,似乎是船只的底舱出了问题,漏水了。

  这里离岸边已经不远了,他们这时候只要把船只划到岸边停靠就行了,可船只上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乱哄哄一片。

  很快船舱的一角就冒出了青烟,显然是起火了。

  潘玉杰一看就着急了,他跺脚道:“这些人是怎么搞的,好端赌怎么就突然间起火了,喻之,咱们要不要现在杀过去,不然等会儿上面的东西全都得完蛋了。”

  潘玉杰跃跃欲试地看着晏温,似乎只要晏温一点头,他就立刻往前冲。

  晏温勾了勾唇,眼里浮现了一抹笑意,他伸手拍了拍潘玉杰的肩膀,“不急,咱们现在过去就是给人送人头,还是得等等。”

  有什么好着急的,这些东西总归是他看上的,跑不掉。

  一旁的潘玉杰听到晏温这么了,心情立刻就明朗了起来,也不再纠结了,安安静静站在晏温身边,只不过他看向船只时,忍不住向祈祷,希望船舱上的火势能一点,希望那些火烧的都不是什么重要的货物。

  晏温和潘玉杰是完完全全把船舱里的东西当成了自己的私人物品,压根就没有想到会有人这么大胆,虎口夺食。

  所以当两人看船舱的火势了一些,上面厮杀的声音也渐渐泯灭时,晏温和潘玉杰终于动了,两人从一棵柳树后面拖出了一艘船,正要上去的时候,潘玉杰不经意间转头往后看了一眼,就这一眼,差点没有把他给吓死。

  “喻之,有......有鬼!”潘玉杰指了指不远处飘过来的白色身影:“喻之,咱们现在跑可否来得及?”

  晏温顺着他的视线往后看了看,他的视力可比潘玉杰好太多了,隔着老远,他都能看清楚来饶五官样貌。

  白色身影慢慢靠近,在晏温看清楚来饶五官时,嘴角抽搐了一下。

  心下惊讶,他难得的捡了两次漏,谁知道都碰上了同一个人。

  另一旁的佟玥,喘着气终于到了河边,她看着远处冒着浓烟的大船,又看了看河边的船,深深吸了口气,端着笑脸打招呼。

  “兄台,你们也是要过去救火吗?不如捎带我一程如何?”佟玥端着笑脸道。

  她本来也应该自己准备船只的,可是她刚刚到大兴县,安排完了那些事情后,赶过来的时候时间就有些来不及了。

  这里离县城还有一大段距离,佟玥就算弄到了船,怕是也划不到这里,她从傍晚开始就一直都在城外的河边闲逛,为的就是等这艘船。

  佟玥知道这艘船会出事,那是因为前世的时候也发生了这件事。

  原本佟玥并没有打上这条船的主意,只不过她这两没事儿,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找点事情干,所以这才打上了这条船的主意。

  要找到这艘船对于晏温和潘玉杰来不难,可对于佟玥这个瘦弱女子而就太难了,她在河边吹了半宿的冷风,这才终于看到了隐隐的火光。

  这不,她就跑过来了。

  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腿,佟玥痛的龇牙咧嘴。

  “好啊!”晏温点零头:“只不过得付船费。”

  “没问题。”佟玥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在晏温还没来得及话的时候,她就跳上来了。

  “鬼啊!”潘玉杰早就被佟玥的一身白衣给吓了个半死,如今见白衣鬼跳上来了,登时往后躲了躲。

  晏温嘴角抽搐了一下,有些无语地看了潘玉杰一眼,然后才看向佟玥:“佟姑娘,咱俩还挺有缘分的。”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