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农门旺媳 106 佟金的诡计

小说:重生之农门旺媳 作者:锦瑟长思 更新时间:2020-07-22 23:50: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话是这么,可身为佟老太亲儿子的佟金又如何会不知道自己母亲的心思?

  话里话外对佟玥是各种不屑,可其中佟老太在佟玥买地建房的时候就心生悔意了,后悔自己当时赶宁氏出门的时候,没有强烈要求把佟玥留下来。

  若是把佟玥留下来了,那么现在东屏村西边的新房不就是他们家的了吗?

  还有佟玥在镇上买了两个店铺,佟玥要是留在了家里,那两个铺子也都是他们家的了。

  一直都这么想着,所以佟老太越想越后悔,若是这个世上有后悔药的话,她肯定会毫不犹豫买了吃!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毕竟那可是一大笔财富啊!

  “娘,我听佟玥的生意做得挺大的,每的纯收入就有一两银子呢!”佟金眼里闪烁着算计的光芒道。

  每收入一两银子?

  佟老太听到这话,呆了呆,如此来,佟玥卖的臭豆腐还挺值钱的。

  佟老太想到这里,她兴奋道:“老三,你我们家要是也去做水豆腐的生意会不会收益也不错?”

  她是真的嫉妒了,恨不得把这门生意给抢了过来。

  比起没有脑子的佟老太,佟金就不一样了,他读过书,虽然没有读出名堂,他就不是读书的料子,以前去上学堂的时候都是呼呼大睡,基本上每都被打手掌心。

  他吃不了这种苦,所以很快就不愿意去上学了。

  幺儿幺儿,那可是父母最疼爱的孩子,佟金自就嘴甜,是佟老太的贴心心肝,所以佟金不愿意去读书,佟老太骂了几次后,便也遂了他的愿。

  可他还算是认识几个字,算是有点墨水在肚里,虽然没法跟郁焕他们相比,但是也比那些农夫强。

  他听到自己母亲这样,佟金摇了摇头,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娘,如今白头镇上,到处都是卖水豆腐的人,我们现在去分一杯羹已经迟了!”

  这话一出,可把佟老太打击到了,她忿忿不平道:“只要咱们手艺好,肯定会有人上门买的,老大媳妇家不是有个铺子么?到时候摆在她铺子里卖,我就不信了,我会卖不出名堂。”

  “娘,您这是跟佟玥她们置气了。”佟金分析道:“可您想想,您这么赌气去卖水豆腐值得吗?”

  “到时候赔本了,您可别我没有提醒您。”

  佟老太一听赔本了,顿时就蔫了,没有再想这件事了,不是她不想去做,而是怕赔钱!

  “早知道佟玥那贱蹄子会有今日的造化,当时宁氏离开时,我就不应该让她走。”佟老太翻起了旧账,想到佟玥走时还从她手里拿走了一百两银子,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为了董家那门亲事,她谋划了很久,也付出了很多。

  那时候她总想着要把这门亲事弄给佟珍,可谁知道最后佟珍没嫁给董利安就不了,现在连命都没了!

  反倒是一直被她看不起的宁氏母女,如今她们四人在过着逍遥的日子,能够买这么多的地皮建房子,手里肯定很多钱。

  想到那些钱,佟老太心抽疼抽疼。

  本来这一切都应该属于她的!

  不,本来就属于她!

  “老三,你我要是去跟佟玥要钱,她会给吗?”佟老太问道,心里打着九九。

  佟金摇摇头:“不知道。”

  话是这么,可佟金心里所想的就是宁氏母女可是被赶出去的,那时候宁氏母女多卑微,现在就有多高傲,那时候他们一家人把人赶走了,现在人家发迹了,他们就想要去分一杯羹,只要宁氏母女不傻,怕是她们就不会同意。

  “她是我的孙女,给我钱花是经地义的,她要是不给的话,我就去衙门告官,到时候让佟玥她们身败名裂。”佟老太恶狠狠道。

  佟金提醒道:“怕是不行,当时宁氏跟大哥和离的时候,写下了和离文书,咱们就算去官府告也告不赢。”

  当时他们家为了把宁氏母女赶出门,那可是当着众饶面直接把人赶走了,如今才过了几个月,大家都还记着呢,他们这时候要是去告官,不管是情还是理,都不沾。

  到时候还会让大家免费看一场笑话!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佟老太直接蔫了。

  佟金见佟老太脸色灰败,俯首在佟老太耳边嘀咕了几句。

  佟老太听他完了以后,眼睛一亮,惊喜问道:“你这个法子不错,咱们家能不能过上好日子,就看你了。”

  “放心吧,到时候别宁氏家的新房了,连镇上的铺子和那些买卖也全都会落在娘手里,您就等着儿子的喜讯吧!”佟吉眯着眼,眼瞳深处掠过了一抹志在必得!

  佟玥可不知道她家被人给惦记上了,此时她正从镇上回来,驴车上还有几块水豆腐,佟玥驾着车到了花婶家门口。

  花婶家的院门大开着,佟玥刚到花婶家门口,花婶就从院子里看了出来。

  “玥丫头,你今儿挺早回来啊,东西都卖完了吗?”花婶正在择菜,见佟玥下车了,连忙迎了出来。

  “没呢,这不是还有几块水豆腐没有卖完么,所以送给花婶尝尝鲜。”佟玥笑眯眯道,把用荷叶包着的水豆腐递给了花婶。

  花婶连忙推辞道:“这可不能要啊,你前几刚送了我几块,我老头子吃着都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拿回家那也是坏掉,家里人早就吃腻了。”佟玥笑着道,身后坐在驴车上的郁月桐和郁紫薇也跟着劝,她们这段时间吃得最多的就是水豆腐,哪怕佟玥换了各种花样烹饪,可吃多了,还真是腻了。

  花婶有些迟疑了,不过她家老头子了,不能白要人家的东西,她只得道:“水豆腐我要了,不过不是白给我,我得付钱。”

  “花婶,都是邻居,谈钱就伤感情了。”佟玥把花婶递过来的铜板推了回去:“要是这么客气的话,以后我有事情也不敢来找花婶帮忙了。”

  佟玥的话都到了这个份上,花婶只得把水豆腐收了下来。

  她把水豆腐放到了厨房后,不知想起了什么事情,拉着佟玥到了堂屋里,这才问道:“玥丫头,我问你,你娘可有再嫁的打算?”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