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农门旺媳 079 哥哥,你真好看

小说:重生之农门旺媳 作者:锦瑟长思 更新时间:2020-07-22 23:41: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晏温没吭声,跟佟玥并肩往医馆走去。

  他们刚刚走到门口,就碰到了郁焕和宁氏。

  宁氏见佟玥跟个少年走过来,忍不住揉了揉眼睛,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阿玥?”宁氏有些不确定地喊了一声。

  佟玥不是昨儿就回家了吗?怎么今天一早就出现在这里?

  “娘,村长。”佟玥礼貌问好。

  宁氏看了佟玥一眼,便把目光聚集在了一旁的晏温身上:“阿玥,你不是昨儿就回家了吗?怎么还没走?还有你身边的这位少年是谁啊?”

  宁氏最想问的还是佟玥跟这位少年是什么关系。

  想到佟珍和林来庆的事情,宁氏心慌了起来,很怕自己的女儿也会走歪路。

  佟玥一眼就看穿了宁氏的想法,她连忙解释道:“娘,这位少年叫晏温,他送了我一朵花,这花名为冰凌花,据说能够医死人肉白骨,我便拿过来给姐姐试试。”

  宁氏这才看到佟玥抱着一个盒子,透过盒子上面的琉璃片,能够看到里面白色的花儿。

  冰凌花宁氏听都没听说过,自然也不了解,但是郁焕却是知道的,他曾经在一本古书上面看到过关于这方面的记载。

  大夫说佟琼的病能治愈,但那需要花费好几年的时间,慢慢调理,效果不明显。

  若是这冰凌花真能治好佟琼的病,那就太好了。

  “这真是传说中的冰凌花?”郁焕声音都颤抖了,他接过佟玥手里的盒子,仔细地打量着。

  晏温保证道:“当然,不是的话,我就不会送给佟姑娘了。”

  郁焕拿着盒子,看着晏温,迟疑问道:“不知公子跟我家阿玥是怎么认识的?”

  换句话说,就是问晏温,他跟佟玥是什么关系。

  晏温脸色不变,唇边带笑道:“我跟佟姑娘啊........”

  拉长了声音,他眼眸含笑,特意冲着佟玥笑,佟玥翻了一个不雅的白眼,给了晏温一个警告的眼神,让他别乱说话。

  晏温见此,心情愈发好了,他拖长了尾音,这才把这段话说完整:“我们就是欠债人与债主的关系,你家阿玥,欠我一顿饭。”

  “阿玥欠了你一顿饭?你还送冰凌花给阿玥?”郁焕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这关系岂是一个乱能形容?

  晏温淡笑道:“送佟姑娘冰凌花是昨儿佟姑娘帮了我一个忙,这是谢礼,跟债务无关。”

  究竟佟玥帮了他什么忙?值得他把这百年难得一见的冰凌花送给她?

  郁焕有太多的问题想要问,可惜晏温已经不耐烦帮佟玥解决这些麻烦了,他指了指医馆:“走吧,一起进去看看。”

  郁焕咽下了到喉咙口的话,沉默地跟了进去。

  佟琼和佟瑶已经在里面了,佟瑶见到佟玥,很是惊喜跑了过来,她一把抱住佟玥:“二姐,你不是回家了吗?怎么这么早又来了?”

  “我这不是想你了吗?特意来看你。”佟玥揉了揉佟瑶的脑袋,笑容温柔。

  佟瑶闷声闷气道:“我也想二姐了,很想很想。”

  她们姐妹从小一起长大,还真没有分开这么久过。

  佟瑶抱着佟玥撒了一会儿娇,这才看到站在佟玥身后的晏温,她眼里浮现出一抹疑惑,小手指着晏温道:“二姐,这位好看的哥哥是谁啊?你朋友吗?”

  晏温听到佟瑶这话,唇角微微勾起,他淡笑道:“佟姑娘,令妹比你可爱,说话又好听,眼光也好。”

  好看的哥哥,这五个字取悦了他!

  “........”还真是自恋,佟玥瞪了晏温一眼。

  晏温不理会她,而佟瑶更是屁颠颠的跑到晏温面前,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望着晏温,看了好半晌,佟瑶这才奶声奶气道:“漂亮哥哥,你真的好好看啊!我能摸一摸你吗?”

  晏温知道自己这副皮囊不错,不过从来都没有人会当着他的面,直接夸奖。

  一时间愣在了当场。

  宁氏误以为晏温生气了,连忙拉了拉佟瑶的小手,呵斥道:“好了阿瑶,咱们过去那边看看大姐姐好不好?”

  远处佟琼呆愣地坐在椅子上,今儿她的高烧已经退下了,脑子恢复了几分清明,可她还是非常排斥陌生人,甚至连熟人都排斥。

  昨儿半夜醒来,宁氏要给她喂药,郁焕来帮忙,佟琼都不愿意郁焕靠近,他一靠近,佟琼就咬他一口。

  为了给她喂药,郁焕被咬了好几次,好在最终半碗汤药全都灌下去了。

  “好。”佟瑶乖巧地应着,顺从地跟着宁氏走了。

  在等了一刻钟后,大夫出现了,佟玥和郁焕连忙拿着冰凌花上前去询问。

  冰凌花对于医者来说,那是可遇不可求的神药,白胡子的大夫颤抖着手打开了盒子,刹那间,整个医院都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味。

  这种香味像是花香和果香的综合在一起,香味清雅,好闻得很。

  大夫年轻时候就看过了关于冰凌花记载的古籍,如今闻着这香味,他愈发肯定这就是冰凌花了。

  “大夫,我们想用这冰凌花给我姐姐治病,您觉得可行吗?”佟玥着急问道。

  大夫摸着胡子:“这冰凌花乃是奇花,是能医死人肉白骨的花儿,治愈她的病自然是可行的。”

  “不仅是她的病,你们姐妹最好也吃一点。”大夫看了看佟玥和佟瑶,建议道。

  “为何?”佟玥问道:“您不是说我们通过食疗就可以了吗?这冰凌花如此珍贵,应该用在刀刃上,我们这点小毛病,用食疗就行了。”

  大夫看着冰凌花的眼睛都错不开,听到佟玥这话,大夫叹了口气,给她科普:“这冰凌花实在是难得,它的生长环境非常苛刻,说是百年一开花,但是这花儿开到最旺盛的时候没有及时摘取下来,那么就失了药性。”推荐阅读sm..s..

  “而这花不仅仅对生长和摘取有严苛的要求,使用的时候也是一样的,一朵花可以分给好几个人使用,但是却要同一时间进行,若是这花受损了半个时辰后,也会失了药性。”

  总之一句话,这花矫情,跟一般的药材不同,属于留不住系列!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