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第1599章位面交易10

小说: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作者:很是矫情 更新时间:2019-12-17 21:00: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除非这些枪支先进的武器变成一堆废铁。

  前提是没有补给,现在已经没有系统了,但是不保证有没有子弹储存。

  枪没有子弹才是废铁。

  也就没有那么大的威胁了。

  弓弩也是杀伤力大的时代武器,但是相比于枪,真的落后太多太多了。

  可是她不知道伊晴的军团在什么地方?

  宁舒就是担心到时候伊晴和卓澈然怀疑到她的头上。

  在月黑风高的晚上,带着军团过来,对着宣平侯府一阵扫射,很难有活口。

  宁舒真是头疼。

  第二天早上,宁舒用早膳的时候,朝连翘说道:“你去激一下小青,拿到顾繁缕练字的笔迹。”

  “你就说都表少爷的字非常丑,接下来你该知道怎么做吧?”宁舒说道。

  连翘点点头,“小姐,我明白了。”

  吃过早饭,连翘收拾了桌子上的菜碟和碗筷,朝宁舒说道:“小姐,那奴婢去了,奴婢也不知道小青受不受激。”

  “尽力就行,不行就算了。”就算没有确凿的证据,宁舒也会让顾繁缕弱柳扶风几天。

  等到事情解决了,如果顾繁缕没有嫌疑,顾繁缕就能活蹦乱跳。

  连翘去跟小青扯皮了,宁舒提着食盒去找宣平侯。

  宣平侯身边的小厮说宣平侯现在在荣国夫人的院子里。

  人家夫妻相处,宁舒就不去凑热闹了。

  等宣平侯回房了,宁舒才去找荣国夫人。

  荣国夫人看到宁舒,让人给宁舒准备一碗冰镇酸梅汤,“来的路上热吧。”

  现在正是酷热难当的夏季,宁舒接过冰镇酸梅汤,喝了一口,又酸又凉,一个字爽。

  “别喝多了,凉的东西对女子不好。”荣国夫人白了宁舒一眼。

  宁舒还是把一碗冰镇酸梅汤喝完了,朝荣国夫人问道:“娘,爹要拿出五百万吗?”

  荣国夫人叹了一口气,“你爹下朝还说起这件事,你爹不愿意。”

  “五百万不是小数目,我们宣平侯府凑凑也能出,但是以后怎么办?”荣国夫人看着宁舒。

  “我现在更担心的是你,你都还没有嫁过去,信王世子就做出这样的事情。”

  “两姓之好,结合的是两个家庭。”荣国夫人欲又止。

  还没有成亲,就落井下石,说明卓澈然根本就没有把自己的女儿放在心上。

  可以说,宁舒现在是被放在火上烤,如果嫁过去,明显两家不能相互扶持。

  宁舒就是一个弃子,但是不嫁过去吧,名声算是污了。

  宁舒这心里卧槽卧槽的。

  宁舒转移话题,说道:“现在天气酷热难当,汉阳地区干旱,死的人多了,容易发生瘟疫。”

  “到时候灾情控不住了,全朝都得把罪怪到爹的头上。”

  “这是个问题啊……”荣国夫人惆怅,“我会跟你爹说的,你爹已经从各个铺子调钱了。”

  “你爹也就发发牢骚,不可能不给钱的。”荣国夫人说道。

  宁舒点点头,在朝堂上混的人,没有人真的傻。

  宣平侯不可能真的硬扛着不给钱,一是不敢惹怒了皇帝,吃不了兜着走。

  二是,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事情,所有的负面情绪都会冲宣平侯,都会怪到宣平侯府。

  按照惯例,应该是你家给钱的,现在不给钱,你知道造成了多严重的后果?

  “娘,告诉爹,不光要给,而且速度要快啊,拖拖拉拉的,圣上不高心。”宁舒朝荣国夫人说道。

  荣国夫人拉着宁舒的手,“你以前都不关心这些事情的,怎么现在操心这些事情。”

  宁舒笑了笑,“娘,知道一些事情总比什么都不知道的好,我生在宣平侯府,自然以宣平侯的平安和利益为先。”

  荣国夫人摸了摸宁舒的脸,“可是你以后怎么办?”

  荣国夫人对两家的姻亲持消极态度,两家可能走不到一起。

  宁舒笑了笑,“只要宣平侯府在,我就有根,就会活得很好,娘别担心。”

  再差也比宣平侯府灭了当妓女,卖笑为生好。

  “我再催催你爹,你回去吧。”荣国夫人朝宁舒说道。

  宁舒点点头,“娘,待会女儿想出去一趟。”

  “有什么事情让下人去做就成了。”

  “就是像出去转转,去买点胭脂水粉。”

  “天热,早些回来。”

  “谢谢娘。”

  宁舒回自己的院子了。

  连翘已经回来了,宁舒看到连翘表情跟偷腥的猫。

  “东西拿到了?”宁舒坐了下来,慢悠悠地倒了一杯茶。

  连翘拿出了纸,“小姐,那小青果然是不禁激的,奴婢说小青她连表少爷的身都近不了,她就炸了。”

  宁舒放下茶杯,接过纸,展开一看。

  纸上的笔迹沉稳大气,更多的是一种中规中矩的感觉。

  这是宣平侯的笔迹。

  而顾繁缕的笔迹灵秀隽永,行云流水。

  两人的感觉不一样。

  顾繁缕果然是在模仿宣平侯的笔迹。

  宁舒把纸收了起来,放在了匣子里,这可是一个证据。

  “这个你拿着。”宁舒从妆匣子里拿出了一个绞丝银镯子给连翘。

  “小姐,这太贵重了。”连翘连连摆手,宁舒拉过她的手,套在她的手上。

  “你是宣平侯府嫡女的贴身侍女,有个这样的镯子也不算出格。”

  宁舒觉得连翘还算是忠诚。

  “谢谢小姐。”

  “你去准备轿子,我打算出去一趟。”

  宁舒跟连翘出门去了,到处逛逛,买卖胭脂水粉,又到药店里去抓了一些消暑的药。

  然后就回宣平侯府了。

  回去了,宁舒就开始弄药了。

  顾繁缕肯定是卓澈然的人。

  姨奶奶又如何,微薄的血脉在有些事情上都得退步。

  宁舒研磨着药,然后用小瓶子装起来。

  等到半夜的时候,宁舒又摸到了顾繁缕的房间,给茶壶里放了药。

  摇晃了两下,然后就在外面守着,等顾繁缕起夜喝水。

  宁舒在外面喂蚊子,等到顾繁缕喝了水,宁舒又溜进屋里,将剩下的水倒了。

  水壶里有药,留在这里会给人把柄,顾繁缕不是笨人

  宁舒喜欢这样暗戳戳地做事情。

  做完这些事情,宁舒才回到自己的院子休息。

  天天都是夜猫子的生活,我心里苦啊。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