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的玫瑰 第三十六章会唱川剧的芙蓉花主和小妹

小说:飞行的玫瑰 作者:温榆河如英 更新时间:2022-05-14 15:55: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尽管年轻人有使不完的劲儿和志在必得的决心,下山的时候还是有些腿软脚痛。“我们还有的是时间,歇歇再走。”陡峭的山路上,男生扶着女生边说边小心翼翼地往下走。因为不是回头路,下山的风景也是新鲜的,又有汪勇时不时带着大家‘拈花惹草’,摸树寻藤。有时云开雾散,鸟鸣溪响不断,一路上也很是有趣。英子的右脚趾有点疼,趁歇息的时候坐在小溪边,悄悄脱鞋一看,磨出了一个小泡。她赶紧拿出创可贴一贴,防止皮肤摩擦破裂。她可不想瘸着一只脚走路,否则又该麻烦男同学搀扶了。

  终于快到达集合地点,英子走过清溪桥并没有看到林青的身影,不禁有些失望。“还有半个小时才到时间,我们在旁边的茶座等等吧!”廖一凡招呼大家坐下喝茶。不久一辆画着五彩川剧脸谱的中巴车疾驰而来,林青下车快步走过来说:“抱歉让大家久等了,先送没去茶园的同学们回招待所,受伤的同学做了治疗。刚才返回来时,路上有点堵车。”“没事,还没到三点呢。”“你也够辛苦的,为了我们来来回回地跑。”廖一凡和李颖说道,大家纷纷表示感谢。“尽地主之谊,应该的,应该的。”林青连忙说着,脸上微微泛起红晕,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英子。

  “从招待所到青城山往返大约要四个小时,还要带受伤的去治疗,他却没有一点儿抱怨,脾气可真好!”英子开始心疼起这个有担当的男生,站起身来问林青:“你中午吃饭了吗?”“我吃了锅盔,还给你们带了一些呢!走,上车去吃些,就当是下午茶点。”林青拉着英子上车,不料一使劲,磨了泡的右脚趾一阵钻心的疼痛,英子不禁“啊!”了一声,身子不由自主地歪向左边,幸亏被林青扶住。“你也受伤了吗?”右边的李颖慌忙问道。“伤到哪里了?”林青有些着急,赶忙查看英子抬起的右脚。“没事,没事,只是一时抽筋,现在好了。”英子害怕让林青担心,又怕耽误大家的时间,连忙咬牙忍住,径自跑上了车。

  川剧团的春节彩排演出晚上7点正式开始,这是大年初一正式演出前的最后一次彩排。英子他们和剧团的家属们被邀请观看。林青安排大家落座后又出去接人。“我去接如海他们,还有芙蓉花小妹。”林青悄声对坐在旁边的英子说,还神秘地眨了眨眼。“芙蓉花小妹?”没等英子追问就走远了。“难道是指手帕上的那个芙蓉花?”英子怀着好奇又不安的心情等待着她的到来。

  台上的锣鼓响起来,林青带着如海兄妹还有一位扎着马尾辫,身穿樱花粉色上衣的少女匆匆而来。高亢的唢呐声欢快地吹起来,演员们粉墨登场了。林青一行落座后,英子和他们一一点头致意。只见粉色少女眉清目秀,笑意甜甜,让人一见就觉得可爱。还顾不上介绍,台上异彩纷呈的表演就引得大家连连鼓掌叫好。“这台晚会都是川剧经典剧目中的折子戏,也就是精彩选段。注意白蛇传中的白素贞。”林青告诉英子。“有什么特别要看的地方吗,剧中的白素贞?”英子追问,林青笑而不答。

  “还卖关子,不问你了,我研究研究看看有什么不同。”英子心里想着,越发仔细地观看。林青在来看戏的路上已经告诉大家,他父亲已经不再登台演出,主要带徒弟和管理川剧的传承事宜,让川剧这个融合了高腔、昆曲、胡琴、弹戏和四川民间灯戏五种声腔艺术而成的传统剧种永久流传下去,是他毕生的心愿和奋斗目标。英子想起来自己的父亲,又何尝不是兢兢业业地教书育人,治病救人,希望中医文化世代传承,造福人类呢!父辈们的志向高远,令人尊敬!

  变脸看得大家瞠目结舌,吐火让人胆颤心惊,水袖甩得飄逸优美,而滚灯却笑得人肚子痛。虽然不太懂唱的内容,但唢呐、笛子、胡琴和各种锣鼓演奏的独特音乐伴随着或高或低的唱腔,创造出或激烈铿锵或悠扬舒缓的气氛,触动着人们的心弦,让人们激动、悲伤、兴奋、安静,与之共情。这就是戏剧的魅力吧!英子正感慨着川剧的丰富表现力,台上压轴戏《白蛇传》开演了。

  今天的折子戏是《游湖借伞》和《水漫金山》。只见白素贞身材高挑,扮相俊美。时而是温婉贤淑、善良优雅的白娘子,时而是勇敢机智、法力高超的白蛇精,文武双全。英子仔细打量着扮演白蛇的年轻女演员,确实功底扎实,唱腔悠扬,身段潇洒。“她一定很小就开始学习川剧的功夫,练就了一身童子功,否则年纪轻轻,不可能演得这么好!”英子不禁对林青夸奖起她来。“四岁,她四岁就开始练功。你还挺懂行!”林青朝英子竖起大拇指。“我老姨家的表哥是杂技团的演员,还上过去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他也是从四岁开始练习的,很苦的!”英子小声说。“我这个表姐从小跟着爸爸练功,就不服输,越辛苦她就越努力,从不怕苦怕难,是我们这一辈孩子的模范!大人们都拿她做典型激励我们呢!”林青得意地说。

  “你表姐?扮演白素贞的是你表姐?怪不得你让我仔细观察呢!”“是的,玫瑰小姐!”“我旁边的是她亲妹妹,我叔叔家的表妹林晓悦,表姐叫林晓愉。”“晓愉,晓悦。愉悦,这两个名字好!快乐的姐妹。”英子冲刚巧转过头来的晓悦问了声好。林晓悦笑着说:“英子姐姐好!青哥哥早就跟我们说起你。还说看完演出请我们一起吃饭呢!”英子也笑着看着林青说:“你青哥哥可瞒着我什么也没说,是怕我见到你们这对姐妹花自惭形秽吧!”“哪里哪里?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这样才有趣!可惜我刚才说漏了嘴,没到吃饭的时候就露馅儿了!”林青拍拍自己的嘴,假装懊恼的样子。“你好坏呀!”英子也假装生气,偷偷狠狠地掐了一下林青的胳膊。“饶命,下次不敢了!”林青捂嘴嘟囔着。“我坦白,芙蓉花手帕是表姐亲手绣的送给我的,不敢隐瞒。”“难怪绣得那么好,是能干的表姐的手艺,我要向她请教请教!”英子高兴地说。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