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的玫瑰 第三十二章见证川蜀少年的烦恼

小说:飞行的玫瑰 作者:温榆河如英 更新时间:2022-05-14 15:55: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走在幽长的巷子里,昏黄的路灯洒在一对并肩缓步而行的年轻男女身上。男生挺拔俊朗,女生凹凸有致,两人时而相互偎依着,窃窃私语,时而拉着手,相视笑而不语。在如水的月光下,在青砖黛瓦的古老巷子里,甜蜜的气息在这微凉的夜晚迷漫。

  “上了初中,我和如海他们一起疯狂地爱上了摇滚乐。一切都源于如海在英国的叔叔带回的唱片。披头士,滚石和u2乐队的声音让我们痴迷,麦克杰克逊的节奏令我们沸腾。我们决定也要组织一个乐队,摇滚和古典结合。我开始学吉他,当主唱,如海学贝司“林青兴奋地侃侃而谈,英子崇拜地抬头看着他,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这些都是英子从来也没有听到过的经历,竟然有懵懵懂懂的少年为了自己的爱好这么勇敢地尝试新的东西。也许是女孩吧,英子喜欢安安静静地读书,或者一个人在开满鲜花的玫瑰谷里看着蓝天白云幻想,天马行空,身边陪伴着摇着尾巴的小狗豆豆。

  “你和如海都是从小学的乐器?你学钢琴,如海学小提琴?”英子好奇地问,“你们都是来自音乐之家?”“我们俩的妈妈是音乐学院的同学,算世交,以前又住在一个家属楼里,是真正的发小。”林青一脸欣慰地说道,“我们几个喜欢音乐的哥儿们,按你们北京话说,铁哥儿们,一起走过的中学时光真是难忘啊!”“放学后除了练琴就是一起听唱片磁带,开始欣赏古典的,后来就是摇滚乐。妈妈们不乐意了,认为摇滚乐只能听听,玩一玩,将来不能靠这个考音乐学院。我们哪想得了那么多,干脆不练钢琴和小提琴了,专攻吉他和贝司,直到有一天,妈妈们下了禁令。我们就商量着离家出走了”林青叹了一口气,做出无奈地样子,看着满脸着急的英子。“你们真的离家出走了吗?那时你们十几呀?”英子晃着林青的胳膊,声音都有些发颤。“十四岁,我们打算去上海或北京,听说那里有摇滚乐队。当时我们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大了,我的个子长得高,在四川看起来像十八岁的。如海大一岁,虽然不高,但长小胡子了,声音已经变成大人了。”林青继续说,“初三那年暑假,我终于背着一把吉他,一个背包和如海一起不辞而别了。“

  “那妈妈爸爸得多着急呀?”英子想到每次放学晚了,妈妈都会在大院门口焦急地等待,见到她后总要嘟囔一句:‘丫头,你可回来了!’但却没有一句埋怨。心想男生们可能都这么不太在乎吧,但离家出走可真会伤父母的心呢。“你们舍得离开疼你爱你的父母吗?还有离乡背井?”林青低头看着英子说:“当真的走出家门的那一刻,我们心里也咯噔了一下。于是留了纸条放在书桌上,告诉他们我们去追寻理想了,不要找我们,等安定了,我们会和他们联系之类的话。”林青笑了起来,“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壮怀激烈呢!可少年的我们充满了理想,向往自由,义无反顾。”

  “后来怎么样了?你们在外面受苦了吧?什么时候回的家?爸爸妈妈没急坏吧?”英子不敢想象离开家的两个少年怎么生活,又急切地问起来。“别急,姑娘,让我细细道来!”林青看到英子月光下期盼的眼神,那么真诚,那么纯净,不禁心生怜爱。他故意用戏曲小生的腔调拖着尾音说着,左手扶着英子的肩膀,右手抚摸着她头上柔顺的长发,轻轻揽她入怀。英子焦虑的心情让林青的戏腔和拥抱渐渐融化了。她头紧紧贴在他宽阔的胸膛,手紧紧搂住他健美的腰,仿佛不许他哪怕片刻的离开。

  “后来我们做火车到了北京,先是投靠如海的一位搞音乐的叔叔。因为音乐基础好,进步快,我们跟着新组建的摇滚乐队参加过驻场演出,学到了不少东西。我们向理想前进了一大步。”林青接着说,“后来叔叔告诉了父母我们的消息,家长们也没有怪罪我们。妈妈们赶到北京,看到我们抱头痛哭。我们这时才觉得愧对深爱我们的父母,让她们担心了。”“我就说她们会伤心的,你们这两个坏孩子!可怜天下父母心!”英子握起拳头,一边轻轻地打向林青的肩膀,一边说,“我替他们惩罚惩罚你!”“我认罚!如果以后我犯了什么错误,你也这么罚我,可不要不理我哟!”林青顺势抓住英子的手,两人坐在路边的长椅上。“那要看你犯的是什么样的错误,还有态度!对,态度很重要。”英子笑着说,“后来你们什么时候回的家?你还没讲完呢!”“真是个认真的姑娘,有始有终,对,我要有正确的态度。”林青也笑着回应,“后来大人们和我们开诚布公地讨论了我们的学业,理想和前途,非常深刻和全面。我们觉得自己的实力还不能养活自己,何况还不到可以工作的年龄。最好的选择是继续回学校学习,至少完成高中课程,再决定做什么。”“""到时你或许又有了新的理想,在深思熟虑后确立的理想,爸爸妈妈一定全力支持你""当爸爸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明白了他们的苦心。”

  “爸爸以前一直都希望我子承父业,当一名医生,救死扶伤。我以前也答应过他。但高三的时候,我受表哥的影响,就想去赶国际经济的大潮,开阔眼界,去经济特区学习。报大学志愿时,违背了父母的意愿,到了遥远的夏日,说来也是该罚呢!”英子不禁想起了因为报志愿的事,爸爸气得一个月没理她,整天唉声叹气,担心家传后继无人。但得知英子的确有她自己的理想和追求,便不再抱怨。“年轻人去勇敢地追求自己的事业和生活吧!只要努力就无怨无悔!能飞多远就飞多远,我们永远支持你!”爸爸在送英子上火车时说的话又一次萦绕耳边,她好像又看到了妈妈眼里依依不舍的泪花。“我想妈妈了,我想回家了!”英子抬头看着林青,在昏黄的路灯下眼里泛着微光,鼻子一酸,泪珠不经意滴落下来。林青看着因为思亲而柔弱的英子,越发楚楚动人,他俯下头,亲吻她的额头和唇上的泪珠。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