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的玫瑰 第24章 期末考试的焦虑在寒假前的夏日大学

小说:飞行的玫瑰 作者:温榆河如英 更新时间:2022-05-14 15:55: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紧张的期末考试季来临,夏日大学的学生们专心致志地复习、考试。每个人都想展现自己优秀的学习成果和能力。要知道夏日大学可是全国有名的一流大学,考入本校的学子,都是全国各地的精英,不乏市级乃至省级的状元,还有港澳台及东南亚的留学生。法律系新生里人才济济。严思慧在舞蹈方面脱颖而出,英子在古诗词和文学方面展露锋芒,杨晴英文水平无人能及,阮玲玲号称小百灵鸟,尤其擅长民族唱法,山东大汉张军是篮球队的主力,而班长王海翔的足球技术也颇有名气可不管有什么特长,专业功课永远是衡量一个学生是否优秀的硬指标。大家都在努力争取考个好成绩,赶超同学。

  张萌最近越发紧张起来,因为害怕考试成绩不好。她自从进入大学以来,觉得处处都变得陌生而捉摸不定。这让她开始胆怯和焦虑。以前中学的时候,她是佼佼者。不仅学习成绩年年第一,而且参加学校的各种活动也都英姿飒爽,因为她对自己充满信心。看惯了同学羡慕的眼神和老师赞赏的目光,她无比骄傲地以寿州市文科状元的身份,如愿考进了夏日大学法律系国际经济法班。当张萌迈进开满凤凰花的大学校园时,她被偌大的校园和形形色色的人们震撼了。这里生活着几万师生,讲着不同的家乡方言。女生们身材相貌各有魅力,穿着打扮各有风格。男生们或健壮有力或文雅潇洒,才华能力各有千秋。她瞬间被淹没在这男男女女的海洋里,没有羡慕,没有赞赏,甚至没有人注意到那个曾是状元的她。功课是新的,同学是新的,教室是新的,宿舍也是新的,她开始不知所措,她怕万一说错做错什么,就会招来别人的嘲笑。她不能被嘲笑,因为她是状元,她永远应该是最优秀的那一个。

  糟糕的是她来夏日大学的两个星期以后,脸上开始长起了痘痘。校医说是水土不服,慢慢适应了就好了。开了药膏,嘱咐不要吃海鲜和辛辣的东西。张萌有些烦躁。写信给爸爸和妈妈,他们工作忙只回信说听校医的。她说她心里不舒服,也不愿意和老师同学交流,因为怕他们发现她不够优秀。她甚至连老乡都不愿意见了,怕他们嫌她丑。爸爸妈妈劝她不要胡思乱想,要专注学习功课,考个好成绩证明自己。可张萌再也不能像中学那样只想学业了。因为新生们也开始谈恋爱了。

  灿烂的三角梅盛开的时节,一个瘦高的男生,脸色有些苍白,但穿着入时,经常等在凌海山女生宿舍大门口,手里拿着一小捧鲜花。宿舍里的每个人都在议论。“这位一定是个“公子哥“,否则哪有这做派。”阮玲玲说道。“我觉得他有点儿像张恨水的《金粉世家》里的“金燕西”。”英子调侃着说。“听说他是在等咱们班的邓晓舞。”李颖透露了“确切“消息。“反正是咱班舞迷中的一位,是黄莉也未可知。听说她们两个在一次舞会上认识了这位"金公子",就被缠住了。”魏亚男笑着说,也提供了信息。张萌有些坐不住了,就起身借着去洗漱间的时候,往大门口看。那男生还等在那里,很执着。“他到底在等谁呢那个被等的女生多令人羡慕啊!”张萌摸了摸自己的脸,痘痘越来越多,不禁叹了口气。这时,舞迷姐妹俩手拉手走出了大门,接过花束,有说有笑地跟着瘦高男生下山了。“她们跟着下山了?”阮玲玲见张萌站在走廊看大门口,大声问她。“对。邓晓舞和黄莉跟着下山了。”张萌连忙回答,接着就有些慌乱地走向洗漱间。“这个张萌,最近都紧张兮兮的,也不敢正脸看人,怪怪的。”李颖和英子也发现她有些异常。“你有什么不舒服吗?我爸爸是中医,我可以写信问问他。”英子等张萌回来后,走近她问道,“我,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脸上的痘痘不舒服。”张萌说着用手捂着脸。“你让我仔细看看,描述给中医,看看有没有特效药。”英子说着轻轻拨开她的手,检查并询问着情况。张萌忽然想哭出来,上一次这么亲近地面对面谈话,还是在三年前外婆活着的时候。她从小被外婆带大,每当心里高兴或悲伤的时候,慈爱的外婆总是拉着她的手,拥她入怀,帮她轻轻擦掉眼泪。

  考试分不同时间进行。上完一门就结业一门。国际经济法班刚考完五门的时候,校园里出了一件大事,让新生们心有余悸。一位大三物理系的男生从教学楼十楼教室跳楼自杀了。103宿舍里,气氛凝重。“太可怕了!廖一凡看到了那位同学的身体还在动,地上全是血和”李颖说不下去了。“快别说了,太惨了。”英子痛苦地摇着头。“听说是因为有几门挂科,还有失恋。他家是河南山村里的,好不容易供出个大学生,唉!”魏亚男叹着气说道,“学校一出事就报案了,据我爸爸说像这样的校园自杀案件,全国屡屡出现呢。”“现在学校专门紧级成立了心理疏导中心,要求各系各班重视每位同学的心理健康。”宿舍长阮玲玲接着说。“他,他,真的死了吗?救不回来了吗?”张萌惊恐地问道,“英子,你们上次救的跳海的女人不就活过来了吗?”她用期盼的眼神看着英子。“不是每个人都会像那个女人那么走运。一个人必须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任。世上没有后悔药。”严思慧忽然大声说道。其他室友们被她的话触动了,竟无言以对。“难道严思慧是有感而发?她经历过什么事情?又如何处理的呢?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儿可不要有太多伤心的记忆呀!”英子想起自己的三姨由于工伤不治而亡的悲痛经历,不禁心情难过起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