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的玫瑰 第15章 吃着咖喱鱼丸眺望钢琴之岛-浪花岛

小说:飞行的玫瑰 作者:温榆河如英 更新时间:2022-05-14 15:55: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马来西亚白咖啡端上来了,与普通奶咖不同,呈现出淡淡的奶金黄色。白咖啡甘醇芳香,口感爽滑,纯正。对于很少喝咖啡的人来说,很容易接受。“真的很好喝!”英子品了几口,对玲姨夸赞道,又接着问:“阮叔叔经常去马来西亚吗?”这一问,打开了玲姨的话匣子,“阮家世代在马来西亚经营橡胶园和油棕园,还有工厂。十年前在大陆也开了贸易公司,阮辉爸爸很忙的,经常世界各地飞来飞去。不仅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等亚洲国家,英国、美国也去,最近大陆各地也常跑。”“阮叔叔真辛苦!您这个房子很漂亮啊!”英子赞叹着。玲姨兴奋起来,“这是阮辉的祖父留下的,还有一栋在浪花岛,比这个还漂亮!就是太大了,离夏日岛又远,我们一家四口不适合住。”“哇,比这个还漂亮,还大!”汪勇和英子听得有些惊呆了。

  玲姨随后带着他们两人参观了上面两层的卧室和书房以及一层花园,又挽留吃晚餐。林青三人怕打扰她们,便推辞了。“阮月吵着让我请你教她钢琴呢!每周一次,周末和阮辉一起回来,管吃管住还有学费。你考虑考虑呀?”玲姨递给林青东西的时候,低声对他说。林青忙笑着回答:“谢谢玲姨!最近确实太忙,等忙过这阵子,我有空就和阮辉回来。”阮月拉着林青的手,依依不舍地说:“你可要一言为定啊,不准骗我!”林青嘱咐着:“要听妈妈的话!”玲姐最后送了一大兜水果给他们拿回去吃,希望英子下次再来做客。

  走出阮辉的别墅右拐,巷子尽头就是月明海滩。海滩边有一排摊位卖吃食和纪念品,人来人往,很是热闹。一阵阵咖喱香味飘来,英子他们还真有些饿了。三个人欢快地跑到小吃摊前,每人手里端着一碗热腾腾的咖喱鱼丸,坐在柔软的白沙滩上,用牙签插着黄橙橙的鱼丸,细细地品尝。他们俊男美女相互陪伴左右,一起眺望被夕阳染红的大海和对面的浪花岛,悠闲惬意,不亦乐乎!

  “富人的世界我今天才算见识了。”汪勇边吃边感慨道。“听阮辉说他们是商贾世家,几代人的打拼才积累了如今的财富!当初他的祖辈下南洋的时候,做苦力做了很久,才靠勤劳智慧拥有了自己的产业。实属不易!”林青赞叹着,“我们华人吃苦耐劳的精神真是值得骄傲和发扬啊!”英子接着说道,“我的中学英语老师是印尼华侨,也给我们讲过祖辈下南洋的不易,在橡胶园割胶,在山里采锡矿,后来种植油棕。每一个成功都是辛勤的汗水和血泪换来的。”三个人纷纷点头称是。

  “他家的三角钢琴音色真美!”英子竖起大拇指看着林青说:“你弹得更棒!怪不得玲姨要请你教阮月呢。”“我可需要继续学习。这里的钢琴之岛-浪花岛可是高手云集,每年的钢琴比赛冠军几乎都来自那里。去年我只得了第三名。”林青边说边抬手轻轻按下英子的大拇指,“浪花岛比月明岛的别墅更大更有特色,还有几个国家的领事馆和银行旧址。岛上各家都拥有钢琴,大人孩子都会弹,所以被称为钢琴之岛。”“浪花岛还有很多炮仗花,又叫黄鳝藤,每年春节都是盛花期,就像绿树上挂满了橙黄的炮仗,明晃晃的。”汪勇补充道。

  “我也好想去那儿听琴、赏花!”英子看着大海中夕阳下的浪花岛,自言自语嘟囔着。“别急,我改天带你去。”林青用肩膀轻轻碰了一下她,低声说道。英子转过头,看着金色的阳光洒满林青俊美的脸庞,高高的眉骨和鼻梁,深邃迷人的眼眸,还有红润诱人的双唇,不禁悄声细语,“你就是阿多尼斯吗?”林青居然听到了,英子有点不好意思地问:“你知道他?”“知道。”“你说的那个希腊美神阿多尼斯还是‘妇女之神’,连维纳斯都爱他而不得。”林青说,“我看过莎士比亚的《维纳斯和阿多尼斯》。”“那你”英子想问他是否看过提香的同名油画,但画中的维纳斯有点让人难为情,就欲言又止。“你觉得我像阿多尼斯?那谁是维纳斯呢?”林青笑吟吟地看着她,英子脸一红,赶紧说道,“妇女之神应该名副其实吧!我看到姑娘们围着你讨签名,排队和你跳舞,连小女孩儿都吵闹着和你玩儿,妈妈们也很喜欢你”这时汪勇听到了英子的话,站起身,也应和着,“林青帅哥,何止妇女之神呢!也是我们男生之神!我们夏日大学的偶像!”林青也站起身,一边追打,一边说着,“汪勇你少来,看我怎么惩罚你!”汪勇大笑着跑开了。

  两人打闹了一会儿,林青提议趁天还没黑,去看看英子喜爱的蔷薇玫瑰园。月明岛的玫瑰虽然没有妙峰山的玫瑰谷那样漫山遍野,但种了许多四季玫瑰,还有蔷薇和月季,加上气候温暖,一年四季花开满园,赏心悦目。汪勇给他们讲着如何区分和种植,英子想起了“非关月季姓名同,不与蔷薇谱谍通。”,不知宋代的杨万里是不是也见到了此情此景,才写出了“接天连枝千万绿,一花两色浅深红。”的诗句呢?

  “英子你喜欢哪种颜色的玫瑰?”林青歪着头问。“哪种颜色我都喜欢,因为不同的颜色有不同的花语,代表不同的心情。比如热烈的红、纯洁的白、钟情的香槟色”英子娓娓道来,林青停下脚步,静静地看着这个玫瑰般的女孩儿。她是娇艳的红玫瑰,又似柔情似水的粉玫瑰,还像浪漫的紫玫瑰他想和她就这样多说说话,多看着她,多了解她。“周二来舞蹈教室学跳舞吧,我教你。你们北京同学会组织的培训。”林青发出了邀请,英子心里高兴极了,却只答了声“好!”,随后甜甜的一笑。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