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的玫瑰 第14章 做客在开着鸡蛋花的月明岛

小说:飞行的玫瑰 作者:温榆河如英 更新时间:2022-05-14 15:55: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下午离开夏鹭饭店的时候已经接近四点了。林青帮同学到月明岛的家里取东西,就邀请英子三人和他一起去对面的月明岛逛一逛。“在码头坐轮渡去,十分钟就到月明码头了,很快。”林青对英子说,“岛上可有特色咖喱鱼丸,保准你吃了还想吃!”“好吃!每次我们四川老乡去月明岛必吃此物。”旁边的汪勇接着说道。“咖喱的辣虽然和我们的麻辣不同,但此岛的特色咖喱堪称一绝,亲自尝一尝才知道。”听林青这么一说,英子更想一去了,她用期盼的眼光看着吴小桐。“我学生会还有点儿事,就先不去了。英子师妹就拜托你们二位照顾了!”师兄又对英子说:“祝你们玩得愉快!不要太晚回校哦。”“放心吧,有我们两位保镖呢!”林青和汪勇齐声答道。

  三个年轻人跨过环岛路,很快走到了夏鹭码头。轮渡早6点到晚9点每十分钟一趟,是两岛通行的唯一交通工具。林青买了船票,三个人登上蓝白相间的轮渡船。汽笛声响起,乘客的喧哗声、轮船启动的呼呼声还有迎面扑来的咸咸的海风,站在甲板上的英子感觉又回到了童年,她偎依在爸爸怀里等待远航而此时她有林青陪在身旁,好想拉着他的温暖的手,靠在他温暖的臂弯。“月明岛上有很多植物和各种风格的老式建筑相得益彰。”林青看着英子袖口上的玫瑰,轻轻地说道:“也有蔷薇玫瑰园,看看和你的玫瑰谷里的玫瑰有什么不同。”“你知道我的玫瑰谷?”英子睁大眼睛看着林青问道。“我是无所不知的神兽白泽!”林青拍拍胸脯,得意地说着,盯着她笑起来。“吹牛。你要是白泽,我还是九天玄女呢!”英子也笑着打趣道。“哎呦,还没到月明岛呢,你们两位这就成仙了?”汪勇只听到下两句,一脸懵圈,不禁也开始调侃起来。三个人笑出了声。一会儿船靠岸了,林青伸出左臂,一边点头示意让英子挎着,一边说:“九天娘娘,请上岸!”英子美滋滋的扶着他的手臂,心想今天一定探个究竟。

  踏着摇曳的浮桥,英子抓紧了林青的前臂。清凉光滑的皮肤,若隐若现的肌肉还有微长的汗毛,都让她感到这个年轻男子身体的活力。伴着他呼吸、头发的清香,英子好想永远沉浸在此时此刻的感受中,不愿放手。“月明岛上种了许多鸡蛋花,也算一个特色。别的地方没有这么多。”汪勇上岸后说道,“你们看,那边就有两棵。”说着拉着林青走上前去。英子也跟着去看。只见两棵枝条粗壮弯曲的树上,长满了椭圆形厚实叶片,绿黝黝的像撑起的两把树伞,为伞下的人儿,遮阳蔽日。丛丛绿叶中开着一簇簇白色的花朵,从花心向外渲染着团团鹅黄。厚厚的五片花瓣像五位丰满的姑娘,围成圆圈,脚尖挨着脚尖。白色的上衣、鹅黄的裙子,躺在绿伞上正享受这温暖的阳光,惬意而舒适。

  “鸡蛋花为夹竹桃科鸡蛋花属落叶小乔木,高约5米,最高可达8米。生长于热带和亚热带。我们四川都没有呢!”汪勇用专业的口吻介绍着。“我兄弟汪勇是生物学院植物系大二的小‘李时珍’,精于辨百草树木,热衷于研究草药”林青自豪地对英子说,“没事他就带我们去采草药,我认识的花花草草全都是跟着他学来的。”英子羡慕地看着他们倆,“没想到你们男生也对花草感兴趣呢!还是专业人士,以后还要多多请教。”说着双手抱拳高拱,致敬。“有点侠女风范呢!就收了她这个小学徒吧。”林青笑着向汪勇举荐。“岂敢,岂敢。共同探讨,互相学习!”汪勇连忙谦虚起来,对英子说:“听说你父亲是老中医,有机会还得向他老人家讨教中医中药问题呢!”“中医中药博大精深,我妈妈经常说她退休了就想系统地学学中医养生,全家人都受益。”林青深有感触地说道,“汪勇用采到草药给我们泡茶或外敷,治好了不少小毛病。”英子越发觉得这些南方男生的校园生活很是有趣。

  走过曲曲弯弯的石板路,穿行在一栋栋中西合璧的别墅区,三个人慢慢欣赏着周围的一切。因为没有机动车,便少了喇叭的喧嚣和废气的污染,岛上格外幽静清爽。林青同学家在月明岛的另一端。每到路口都有几个卖水果和冷饮的小店,或水果装在竹筐里挑扁担的小贩,用当地话吆喝着叫卖。当然大的路口少不了热腾腾、黄灿灿的咖喱鱼丸,有它在,整个一条街便飘满了咖喱的味道。

  林青带着他们先去同学家取东西。“咖喱鱼丸我们回来的路上再吃,还有水果,我们边吃边逛,很有意思的。”他像照顾妹妹一样,耐心地抚慰着英子。“哥哥我忍得住!‘官家未解菜,对案不能食。’”英子打趣道。“那就全听‘官家’的呦!”林青悄悄地说,露出一丝得意。终于到了一栋门楼装饰得犹如城门一般,飞檐翘角的三层别墅前。按过门铃,里面的阿姨带着三个年轻人到了一楼大厅。英子没有见过普通人家有这么宽敞的客厅。六扇窗户是欧式的,百叶窗。欧式的壁炉前摆着舒适的沙发和茶几。窗户旁的十人餐桌上摆满了各色水果和点心。旁边精致的整条原木茶桌和茶凳,还有角落里的三角钢琴吸引了英子的眼睛。她也学过几年钢琴,曾梦想拥有一架小小的立式钢琴,在家自由的弹唱。可家里的单元房哪里放得下,弟弟妹妹还挤在一间小房间里。那些古朴的茶桌和茶凳更是少见。

  “林青来了!快进来坐!”伴随着爽朗的笑声,一对打扮入时的母女从楼上下来。英子抬眼一看,女人四十开外,女孩儿十五六岁,正蹦蹦跳跳地冲到林青前,一把拉住他的手晃着说,“林青哥哥,你都好久没来了,我可想你了!”“阿姨好!小妹好!刚开学学校活动多,比较忙。看你哥哥也忙得回不了家,让我帮他拿东西来了。”接着林青礼貌地介绍道:“这是我的两位同学,今天陪我来的。”母女倆注意到门口还有两位年轻人,“快进来吧,吃点水果,喝点东西!”女主人热情地招呼着三人落了座。“你们喜欢喝点什么?咖啡还是茶?”见他们有点选择困难,便说道:“先让你们尝尝阮辉爸爸刚从马来西亚带回的白咖啡吧!白咖啡苦酸味不浓,华人很喜欢。”“华姐,冲三杯白咖啡!”华姐答应着走进茶水间。“我是阮辉的妈妈,叫我玲姨就行。这是阮辉的妹妹阮月。你们都是航空系的?”玲姨微笑着看着几个年轻人问道。“我是植物系大二的汪勇,重庆人。”“我是法律系大一的颜英子,北京人。”两人自我介绍。“女孩儿学法律可够厉害的!”玲姨说着递给英子一个龙眼说,“龙眼补血,对女孩子身体好。”“谢谢玲姨!”英子笑着点了点头。“林青哥哥,陪我弹会儿钢琴吧!”阮月娇滴滴地缠着林青,“好,好,给你弹个巴赫的‘小步舞曲’。”两个人走到三角钢琴旁坐下,欢快清脆的钢琴声立刻在客厅飘散。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