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的玫瑰 第9章 叶榕园小礼堂的玫瑰故事

小说:飞行的玫瑰 作者:温榆河如英 更新时间:2022-05-14 15:55: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因为是国际经济法专业,系里请来了美国的外教linda老师教授法律英语。英子班里的同学们都喜欢这个幽默开朗的美国老“奶奶”。她一头白发,总是穿着舒适的棉质衣裤或裙子,布鞋或运动鞋,几乎全部a。她还非常热爱中国菜,喜欢中国古诗词,虽然读不太懂,只会用有些怪怪的腔调,朗读几首李白的诗。“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linda边读边摇头晃脑,像极了旧时私塾教课的先生,享受得很。但这已经让同学们惊喜了。

  全班同学都没有这么近距离地接触过外国老师,从初一开始学习英语,到高中毕业,没有外教。英子很幸运地遇到了一个非常好的英语老师阮贤,他是印尼归国华侨。当初印尼排华的时候毅然回到祖国,热爱教育事业,热爱孩子们。他告诉学生们,英语是了解世界的一把钥匙,年轻人一定要看看外面的世界,才能知道如何更好地建设自己的家园,并让世界了解中国。“祖国强大了,才不会被别人排挤;自身强大了,才会受人尊敬。”可能是深有感触,阮老师经常这么对孩子们说。英子懵懵懂懂,只是被二十六个字母组合成的单词、单词组成的句子、句子连成的文章所吸引。多么美妙,字母文字和象形文字都能写出精彩的故事,描绘出生动的现实或理想世界!

  linda老师第一次让英子们为中国的日常事物自豪了一回,比如中国美食。(以前都是在中国女排和乒乓球夺冠时,全国沸腾,高唱国歌。)在第一节课的自我介绍环节,linda让每个人必须介绍至少两种家乡美食,因为她热爱中国美食。她觉得美国唐人街的中国菜,不仅品种少而且肯定经过了改良,不太正宗。她要吃到正宗的中国“土菜”,只能亲自到中国品尝。“that"swhyiamhere”linda一本正经地说道。同学们被这个率真可爱的美国老“奶奶”逗得哈哈直笑。她还提供英文起名服务,免费。“英文名字对我很重要,可以帮助我记住每个同学。否则连你们名字的发音都要让我学习几个月”linda边用英文说着边摇着头。

  英子的英文名字叫“rose”,是因为她喜欢玫瑰。她小时候住在姥姥(外婆)家,那里是妙峰山下的村庄。每到六月,妙峰山的玫瑰谷里开满了鲜艳的高山玫瑰。漫山遍野的玫瑰红是那么纯粹,耀眼。英子总是沉浸在玫瑰花的馨香里,迷失在玫瑰红的花海里,仿佛自己就是玫瑰花仙子,惊世的美颜,高挑的身姿,散发着高贵迷人的美丽。妈妈知道英子的心思,便把英子手绘的一只玫瑰绣在新做的衣服袖口或领口上,别有韵味。linda觉得rose这个名字和英子很配,祝福她永远像玫瑰一样美丽。其他同学的英文名也一一审过,linda像个慈祥的母亲呼唤着孩子们的名字。李颖叫“jasimine”茉莉花,魏亚男是“daisy”雏菊,阮玲玲叫“lily”百合花,严思慧是“lavender”薰衣草,张萌的名字是“iris”鸢尾花。至此103宿舍盛开了六朵鲜花,在十八岁的花季,一切都这么美好。开学后的第三周周末快到了。“欢迎各位花仙姐姐参加我们湖南同学会迎新舞会,这个周六晚上七点。”jasimine李颖热情地邀请宿舍里的室友们,“可别怪我没告诉你们,大帅哥林青要来表演歌舞哟!”“真的吗?”lily阮玲玲兴奋地问到,“我还没看过他的演出呢,据说一级棒!”“夏日大学的创作型歌手兼灵魂舞者。”daisy魏亚男补充到,她今年五一来夏日大学观摩校园汇演时曾经目睹过林青的风采,很是赞叹。“严小姐可想一睹君容?”李颖很想逗一逗这位lavender上海小姐,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严思慧的床边。“那位林青是成都来的吧?那里能学跳得多好,只怕国标基本动作都不标准吧?更别提舞姿了!”严思慧一脸不屑,头也不抬,继续倚靠在床柱上看书,看的是徐志摩的诗集《再别康桥》。“我是不懂什么国标,拉丁舞之类的,据说你是在上海学过的,你可以以舞会友哦!”李颖愈发起劲地叫着。“湖南同学会,四川,算了吧?不感兴趣。”严思慧坚定地拒绝了。

  气氛有些尴尬。“我们去,我们去。”阮玲玲拉着iris张萌的手连忙举起来,笑嘻嘻地说。“英子也去吧,去看帅哥!”李颖也拉起英子的手举起来。“别那么俗气,咱们是去欣赏俊男,说不定还能和他共舞一曲呢!”魏亚男故意纠正着,调皮地一笑。各路花仙子们也咯咯地一起笑起来。只有lavender严小姐轻轻地哼了一声,有点轻蔑地撇了撇嘴。

  周六晚上七点,湖南同学会迎新舞会准时在叶榕园小礼堂举行。103的五个姑娘精心打扮一番,随着人流走进了现场。湖南同学真不少,老乡们互相打着招呼,寒暄着。梁宇轩主持得很生动,当他宣布林青出场时,依然引起了轰动。一曲吉他弹唱,齐秦的《大约在冬季》如泣如诉。“轻轻的我将离开你,请将眼角的泪拭去。漫漫长夜里,未来日子里,亲爱的你别为我哭泣。”听着林青的娓娓叙来,英子感慨着,“离别总是伤感的,就像和家人,朋友分离。但和情人分离,前景未知的情况下,应该更加难过吧。因为那份爱情会经受比亲情,友情更加艰难的考验。”

  英子穿着西子蓝色的亚麻连衣裙,短袖口上绣着一朵玫瑰,端庄而优雅。随着《春之圆舞曲》响起,林青和一个高个女孩儿翩翩起舞,挺拔的身姿,优雅的旋转,旋转,再旋转。好像展翅欲飞的天鹅,又如在森林中自由驰骋的小鹿,在这片冰雪消融,春回大地的绿草地上尽情徜徉。同学们被他们的朝气所感染,纷纷一对对下场跳起来。“可以请英子小姐跳一支舞吗?”梁宇轩走到近前,绅士般轻轻鞠躬,邀请英子。“我不会跳舞。”英子有些脸红地说道。“我教你,慢慢来!”梁宇轩执着地站在前面。“快去练习练习,不然大学白上了,连个跳舞都没学会,太亏了!”李颖催着英子上场。这时廖一凡也走过来,邀请李颖跳舞。李颖笑着对他说:“你还没学会呢吧?怎么带我跳?”“我可以边跳边学,有林青和梁学长在呢,照猫画虎准行!”廖一凡信心满满地说。“你怎么知道我就愿意当你陪练?我不愿意呢?”李颖假装生气地说。“学妹息怒,现在女生里我只跟你熟,你就帮我一把,日后必当报答!”“一帮一,一对红。”廖一凡不由分说,拉起李颖奔向舞池。

  英子被梁宇轩牵着手,来到舞池边人少的地方。他耐心地教着每一个动作,抬胳膊,搭肩膀,随着音乐挪动脚步英子刚开始有些手忙脚乱,总踩梁宇轩的脚,不知说了多少声对不起。后来总算不踩脚了,梁宇轩已经满头大汗了。坐在场外等待下一曲的时候,梁宇轩忽然问英子:“你很喜欢玫瑰吗?”英子点点头,“你怎么知道?”“我看到了你袖口上绣的玫瑰,我姐姐喜欢山茶花,她就把山茶花绣在衣服上。”梁宇轩边说边回忆着爱美的姐姐的模样。“非关月季姓名同,不与蔷薇谱牒通。”梁宇轩朗诵前两句,“接叶连枝千万绿,一花两色浅深红。”英子接着杨万里《红玫瑰》的下两句。两人相视一笑。“你为什么喜欢玫瑰呀?”“我从小和姥姥生活在玫瑰谷里”音乐响起了,他们边跳边聊,讲着英子的玫瑰故事和梁姐姐的山茶花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