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的玫瑰 第5章 我们看海去-夕阳下的夏日海滩

小说:飞行的玫瑰 作者:温榆河如英 更新时间:2022-05-14 15:55: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四天的上课时间到了,全班同学三十五人全部正坐在教室里。年轻的年级辅导员李志祥老师带着扬州口音问候着每一位同学。他今年刚刚研究生毕业,非常喜欢和同学们交流。“经济法班女生十七人,男生十八人,分别来自十一个省市,今天开始大家就要在一起度过四年的大学时光了。”李老师戴着眼镜,清瘦的脸颊上涌起一阵红晕,接着说道:“我敢保证这四年一定会成为你们最有意义,记忆深刻的时光。相信我!”同学们鼓起掌来,开始憧憬着这一段精彩的青春之旅。

  班级没有固定教室,需要学生去相应的学科教室上课,新生们对走班的形式非常新奇。上公共课的时候,全系将近两百人在大教室一起听讲,英子觉得好像在礼堂听报告。“哲学其实就是探寻生命从哪里来,往何处去。思考生存还是死亡的问题”这个哲学老师讲起课来风趣幽默,“tobeornottobe,that"saquestion”赢得了同学们的阵阵掌声。形式逻辑课又让年轻人们陷入了深思,体味严谨思维的精妙。

  “咱们晚饭后去夏日海滩吧!”夏日本地的魏亚男在午休的时候对室友们说道,“我带你们去夏日海滩和旁边的思乡崖去逛逛,看落日,赏沙滩夜景。”“好啊!好啊!”五个人齐声回答。只有严思慧没有回音,大家的计划仿佛与她无关,又或不屑于搭理。她要和上海老乡聚会,懒得和外地人接近,更别提一起闲逛赏景了。

  五个十八岁的姑娘,三三两两,欢快地穿过群贤楼的棕榈大道,走出夏日大学西南门,跨过合欢树冠掩映的合欢道。那是通往夏日海滩的山坡通道。合欢道的两侧是四五米的山崖,人们垒成了石墙防止滑坡。山坡上种满了合欢树,盛夏时节便会开满了火红的绒花。

  我们看海去!我们看海去!

  蓝色的大海上,扬着白色的帆。

  金红的太阳,从海上升起来,照到海面照到船头。

  我们看海去!我们看海去!

  英子不禁朗诵起林海音《城南旧事》里的诗句。姑娘们一下山坡,耳边响起了阵阵海浪的声音,眼前出现了或蓝或金或红的五彩天空,白色的落日挂在一片金红中,慢慢地谢幕,把蓝色的大海也染成一片波光粼粼的金红。“海天一色!”姑娘们奔跑着冲向沙滩,手舞足蹈,尽情地欢笑。沙滩上已经有不少三五成群的人们坐在柔软的白沙上欣赏日落了,每个人都赞叹着大自然的奇妙。一棵棵棕榈树散落在岸边的沙滩上,愈发高大挺拔。

  英子们沿着海岸走向东边的思乡崖,看银帆点点,那是在落日余晖里穿梭的船只。太阳慢慢藏进了海里,天渐渐暗了,船只亮起了灯光。五个姑娘也有些累了,坐在最靠近海水的沙滩上,闻着海水的味道,看潮水一层一层地退向黑暗。“退潮了,这个时候可别去海里游泳,会把人拖进深海的。”魏亚男提醒大家。英子凝视着海面移动的灯光,沉思着:大船或是小船都有属于自己的光点,或多或少,或明或暗,都打动着岸上看客的人心,给他们在黑暗中们燃起希望。

  “不好了,有人走进深海了!”顿时一阵骚动,有人飞跑着跳进海水里,奋力游到那个似乎在挣扎的人旁边。天还没有太黑,只见海面上隐隐约约的三两个人头,费力地游回岸边,两个男人拖着一个瘦小的女人轻轻放在沙滩上。由于离得近,英子立即跑到那个湿淋淋的女人旁边,拍打她的双肩,大声呼喊:“你听得到吗?快醒醒!”只见女人面部肿胀,鼻孔和嘴边涌出泡沫和泥沙,四肢冰凉。英子知道她危险了。赶忙摸摸溺水者胸廓,还有起伏。英子参加过市高中生常见急救知识及操作比赛,为学校争得了一等奖。假期还在游泳中心担任过安全助理,熟悉溺水急救操作。

  英子首先用手清除了那女人口鼻中的异物,然后进行控水处理。“我来帮你!”一个男人说道。英子抬头一看,是刚才跳进海里救人的其中一个。高高的个子,湿淋淋的,衣服紧贴着身体,头发打着绺儿紧贴着额头和脸颊。他的目光坚毅,朝英子点点头,“咱们一起控水处理。”他一腿跪地,另一腿伸出膝盖,将溺水者的腹部放在膝盖上,使其头下垂,然后再按压其腹,背部。英子配合着他,两个人非常默契。

  那女人吐了几口海水,又几阵强烈地咳嗽,长长地叹了口气,睁开了眼睛。“我在哪里?你们是谁?”女人看到围在身边的人们怔怔地问道。“你刚才溺水了,是这两位男士救了你。”英子对她说。这时高个男人已经放平了那女人,用双手整理了一下湿漉漉的头发。英子这才仔细看了看他的脸,一张棱角分明的俊美脸,骨相清浚,皮肤光滑。高高的眉骨和鼻梁,一双瑞凤眼,深邃迷人。他不是航空系的林青吗?英子差点激动得叫出声来。“你们为什么要救我呀?为什么要救我?让我去死,他让我去死,永远别去找他,他不要我了,不要我了!”女人歇斯底里地狂叫起来,从沙滩上坐起来,挣扎着站起身,双手不停地又打又抓身边的林青和英子。大家都没有防备,英子的脖子被抓伤了,鲜血直流。林青和同学们立刻按住那瘦小的女人,大声劝她安静。这时夏日大学保卫处和急救中心的工作人员也赶到了,安抚并带走了投海者。

  医生帮英子处理了伤口,林青走过来安慰英子。“同学,伤口还疼吗?”他看了一下伤口然后温柔又怜惜地看着她的眼睛。她一米六五,穿一件过膝碎花连衣裙,端庄优雅。不同于南方女子的娇小,高挑的身材凹凸有致。五官大气,眼神流露着书卷和淡淡的浪漫气息。“你真勇敢而且专业!我也学过急救操作,你做得很棒!”林青由衷对这个女孩儿称赞。“我是航空系大二的林青,森林的林,青草的青。很高兴认识你!你叫什么名字?”说着他伸出手来,握手。英子的心在砰砰地跳,“我是法律系新生经济法班的颜英子。颜色的颜,英雄的英,女子的子。”“颜英子,多好听的名字啊!英子让我想起了《城南旧事》里的小英子,太可爱了!”林青的每一句话都说到英子的心坎里,她甜甜地笑了起来。

  这时宿舍的同学过来了,林青的同学也过来了,大家一起走回校园,议论着刚才投海的瘦小女人,猜测她的情人怎样彻底伤了她的心,才让她如此义无反顾,抛却年轻的生命。此时的英子有些伤感,她又悄悄看了看林青,精致的侧颜如古希腊美神阿多尼斯,美的让人不得不心动。“他明天还会记得我吗?”英子自言自语,心里有些不安。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