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的玫瑰 第4章 老榕树下的叶榕园小礼堂

小说:飞行的玫瑰 作者:温榆河如英 更新时间:2022-05-14 15:55: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三天的夏日大学新生开学典礼在南方之鹰大礼堂举行。大礼堂在群贤园南面的山坡上威严地伫立着,号称万人大礼堂。同样是飞檐,立柱,拱门的中西合璧风格,但更加气派。登上山坡,站在大礼堂南侧往下俯瞰,就是宏大的南鹰体育场和海滨公路,公路南边的夏日海滩,连着一望无际的大海。英子和室友们看着这般壮观的景象,海天一色,白墙橙瓦,宛若进入了南洋仙境。

  新生们一边感叹着美景,一边随着人流进入礼堂。宽敞的大礼堂里陆陆续续坐了六七成的学生,加上前几排的校领导和师生代表,六千多人的场面已经十分可观。随着挂着“热烈欢迎九零级新生”红色条幅的舞台上,响起校园管乐团演奏的迎宾曲,大礼堂渐渐的安静下来。

  领导和师生代表致辞后,夏日大学银帆合唱团出场了,他们即将演唱夏日大学校歌《南方之鹰》。八十名学生整齐地排列四排,女生穿着白色连衣裙,男生白衬衫黑长裤,每个人都戴着天青色的领结,象征海天的颜色。一位身材挺拔的男生指挥从舞台侧面疾步走到舞台中央,转向观众深深鞠了一躬。他身材高挑,抬起头后的那张脸似曾相识。英子和坐在右边的李颖互相嘀咕了几句,“指挥好像哪个明星啊!太远了看不清。”这时主持人大声宣布:“现在有请银帆合唱团演唱校歌《南方之鹰》,指挥林青,校乐团伴奏。”“林青,就是昨天签名的林青!”李颖兴奋地拍起手来,英子也非常高兴,跟着全场热烈地鼓起掌来。

  林青转身背向观众,面对合唱团,抬起双手,轻轻地挥动。悠扬的音乐响起了,清脆的歌声伴着浑厚的和声回荡在宽阔的万人大礼堂,飘出门外,散向绿树成荫,花团锦簇的校园,又像化作一只雄鹰,飞过大海,翱翔在天空。

  南方之滨,有鸟为鹰;

  夏日之南,学子自强。

  鹰击长空,鱼潜千里;

  南方之鹰,吾辈自强。

  歌声,音乐随着指挥林青的身体舞动,时而气势磅礴时而婉转舒缓,他是这优美和谐的指挥者,他是英俊潇洒的卡拉扬。所有人都被林青迷住了,包括新生,老生和老师们,没有例外。

  开学典礼结束后,师姐王娟叫英子下午和她一起,提前布置北京同学会迎新舞会会场。英子跟着王娟来到叶榕湖东边的一栋两层小楼。两棵高大的老榕树静静的围坐在小楼的四周。只见长髯飘拂的老榕树冠盖如伞,浓荫蔽日,枝干虬曲,缠绵悱恻。英子感觉好像钻进了西双版纳的原始森林,有些阴森不安。

  “这个楼叫集凤楼,是学生会所。一层是小礼堂,二层是活动室。”王娟介绍着,看英子有些犹豫,就拉着她的手走进小礼堂。礼堂里已经有六七个同学忙着挂横幅,彩带和气球,摆桌椅,扫地了。王娟带着英子向每个人打过招呼后,安排她整理北京同学会的介绍资料并负责向新生发放。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北京同学会会长赵朗兴冲冲地从门外走进来,“我最后终于把林青请过来了,幸好他们四川同学会迎新不在今天。”“是航空系的林青吗?”“音乐帅哥林青今晚来表演?”几个女生尤其兴奋。“他今天唱哪首歌?”“可以一直待到舞会结束吗?”叽叽喳喳问个不停。

  男生们无奈地笑了笑,其中一个个子不高,穿着运动短装的男生,冲着那几个吵闹的女生说道,“几位姐姐,你们矜持点儿好不好。还有新来的学妹在呢!”英子抬眼望去,那男生正踩着椅子,抬起胳膊挂彩带和气球,胳膊上的一块块儿肌肉隔着短袖也线条分明,看来是经常健身。“王大力你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少管姐姐们的闲事。”“想阻止我们追求幸福的脚步,你胆儿肥了吧。”姐姐们一边干活,一边嬉笑着搭着话。“还追求幸福呢。都照照你们几个的模样,问问镜子里的自己,谁能够得着林青?一个个跟花痴似的。”王大力这下可惹了众怒,几个姐姐纷纷停下手里的活儿,跳到王大力身边,七手八脚地把他拽下地来。“你管我们长什么样呢?我们一直看着他不行吗?”“你这等俗人,没听说过爱一个人的最高境界就是默默地在远处眺望,心里暗暗地祝福他吗。”姐姐们打闹着,叫嚷着,却并不生气。王大力被闹得上气不接下气,又不能还手,只好求饶。“姐姐们,我错了,饶了小弟我吧。”几位女生这才住手,各自回去继续干活了。英子开始还有些紧张,怕真的打起架来。“老乡们都太熟了。他们经常这样打闹,天天可快乐了。没事约着一起吃饭喝点儿酒,日子过得真快啊!”听王娟这么一说,英子放下心来,倒觉得很有趣了。

  吃完晚饭,小礼堂里响起了《故乡的云》,这首思乡的歌曲让北京的同学们想起了两千公里以外的家乡。英子不知道爸爸妈妈和弟弟妹妹此时正在干什么,好想和他们一起磕着瓜子,看着电视聊聊天。同学会的资料一份份发到了新生的手里,英子忽然觉得同学会的工作非常有意义,能让身在异乡的青年们真切感受着家乡的气息,不再孤独寂寞,充满离愁。

  “欢迎林青。”随着北京会长赵朗洪亮的问候声,小礼堂的人群开始骚动起来。大家看向大门,只见林青身穿白色t恤,蓝色牛仔裤,身背吉他,快步走向赵朗,微笑着握握手,然后和大家挥挥手,点头问候。音乐和喧闹声渐渐停止了,小礼堂内,三百多人开始认真倾听赵朗的工作总结和迎新发言。

  结束了新生问答环节后,赵朗再次用高亢的声音宣布:“北京会迎新舞会正式开始!首先有请航空系大二林青同学为我们表演吉他弹唱台湾歌手齐豫的《橄榄树》。”会场里传来了震耳欲聋的掌声和欢呼声。林青坐在礼堂中央的椅子上,右腿搭在左腿上,前面两个支架上的一个麦克风正对着他怀抱的吉他,它的背侧板是有着金黄色华丽纹理的相思木,面板是微黄偏白的云杉单板,时尚又不失优雅。林青左手调整了另一个麦克风的位置,开始慢拨轻弹。泉水般流淌的琴弦声滴滴流进英子的耳朵里,嘴里,流进心里“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流浪“清澈而略带磁性的声音飘进她的脑海,融入每一个细胞,在全身蔓延。英子紧紧地盯着林青那张精致的脸,不愿错过任何一个表情。可惜还是离得太远,只看见他在歌声里的一颦一笑和那淡淡的忧伤。“他有梦中的橄榄树吗,他也会为了它去流浪吗?”英子想着无数种可能,又觉得自己实在是想多了。为了一个刚刚结识,不,是刚刚看到过三次,连一句话也没说过的男生,多虑了。

  之后的舞会上,林青被女生一个个邀请,他非常有礼貌地跳了一支又一支,包括国标舞和拉丁舞,还有迪斯科。据说他也是校舞蹈协会的副会长,负责国标舞的推广。英子对舞蹈一窍不通,只能坐在椅子上看热闹。有男生邀请她上场,她都拒绝了。她不太习惯和男生挨着太近,浑身不自在。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