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的玫瑰 第2章 三角梅簇拥的凌海山女生宿舍

小说:飞行的玫瑰 作者:温榆河如英 更新时间:2022-05-14 15:55: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沿着叶榕湖畔,穿过凤凰花大道和红墙黄瓦的叶榕园(男生宿舍区)。“我们系女生宿舍在西边的凌海山上,大家注意脚下的山坡和台阶。”带头的师姐王娟边爬坡边对大家说。大约走了十几分钟的山路,转过一个弯,只见两栋高楼伫立在半山腰的平坦土地上,楼前那二十几节石阶顺山势由低向高排列而上,很是气派。石阶两旁的山坡上长满了一株株绿色的藤状灌木,连成一片,郁郁葱葱。

  “新生在一层二层。”王娟师姐交代完,走到我面前伸出手来,“北京来的英子吧?我也是北京的,欢迎你加入北京同学会!”英子有些措手不及,等回过神儿来,连忙双手握住她的手问道:“北京同学会人多吗?”“三百多人吧,咱们经常举行活动聚会,很热闹的,过几天就要为你们开迎新舞会了。你一定要来参加呀!”王娟兴奋地笑出声来,似乎都听到了圆舞曲的旋律。

  “看来老乡们的关系处得不错,不用害怕孤独了。”英子心里想着,拉着行李走上台阶,师姐帮推着到了103号宿舍。“你的床在门口那张上铺,你收拾一下。三十分钟后我带你们宿舍的同学一起去最近的食堂买饭票,吃晚饭。”王娟说完,又马不停蹄去接下一批新生去了。

  英子这才定下心来环顾宿舍四周。屋里摆着三张长两米左右的上下铺,六张书桌和椅子分布在各个角落·,虽然漆面有些斑驳,但透着岁月的痕迹,也不乏怀旧的气息。每个床头边都贴着新生的名字。四个女生忙着各自的事情,发现英子的时候就一下子叫起来“颜英子同学,你可来了,就差你一个人了。”梳着两根粗辫子的白净女孩儿抢先走到英子面前说“我来帮你放行李吧!我叫阮玲玲,蒲州来的。”另外两个是寿州来的张萌和湖南来的李颖。

  上海的严思慧坐在床上,正在读着一本诗集,民国才女林徽茵的《你是人间四月天》。她长发飘飘,背倚着床柱,一袭丁香色的长裙垂落床边,仿佛这嘈杂的世界与她无关。听到王娟大声招呼吃饭,才缓缓地抬起头来,正好看到整理完床铺下来的英子。四目相对,互相打量了片刻。“她果然有些气质。”严思慧心里暗想,她很喜欢英子的这件连衣裙,尤其这种蓝色,稳而不闷,又清爽干净。“她确实有些与众不同”英子也不禁想了想,不同之处不在于她高挑的身材,尖尖的下巴,而在于严思慧的眼神,那眼神带着慵懒但却时而犀利,还透着一股傲气,琢磨不透。英子还是先朝她点点头,笑了一笑。严思慧也礼貌性的点了点头,没有一丝笑容。

  跟着王娟下了石阶,英子指着左右两侧那些大片绿色灌木,问道:“师姐,这些是什么树木啊?满山坡都是。”“它们是三角梅啊!夏日市花。”王娟带着满足的微笑说:“等到了11月,三角梅漫山遍野地开放,红的,粉的,黄的花海,那才叫美呢!”英子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凌海山,还有那被三角梅簇拥的两栋女生宿舍,心里充满了期望。

  走进叶榕园,一幢幢红墙橙瓦的三层楼房沿湖而健,飞檐,立柱,拱门构成了中西结合的别样风情。熙熙攘攘的人流穿行在凤凰树和红墙橙瓦间,一张张年轻的面孔满是欣喜和兴奋。王娟带着新生们在最近的五号食堂排队打饭。“这个食堂虽然不是夏日大学六个食堂里最大的,但最出名的是馒头好吃。因为南方人很少吃也很少做馒头,五号食堂的馒头就更为‘珍贵’。你今天一定要尝一尝。”师姐拍着英子的肩膀说。

  食堂里人很多,五个窗口前排了足有上百人,加上坐着吃饭的四百多人,人声鼎沸。英子虽然在北京的学院里长大,妈妈没空做饭的时候,就去学院食堂打饭。可那儿哪有这么多学生同时吃饭啊?也许是旅途劳顿,英子感觉有点晕。终于到了窗口,装满各种菜肴的餐盘紧挨着排成三排,二十几道花花绿绿的菜品,琳琅满目。青菜,肉,海鲜,米饭还有有名的五号食堂馒头。英子不知选哪个好了,还是在王娟的建议下挑了几样,坐下来慢慢品尝。

  “王娟,正好跟你说个事。”耳边传来洪亮的男声,英子抬起头,只见一个高大带着眼镜的男生正在和坐在餐桌对面的师姐说着话。“后天晚上7点在叶榕园小礼堂举行北京同学会迎新舞会,咱们常委会成员要提前两小时布置会场。”男生坚定而有力的声音,是标准的北京腔。“明天晚上先开个会,分配下任务。”“好的。”王娟答应着,然后指着我,说道:“赵朗,这位是我们系的新生颜英子,北京的。”“英子,这位是数学系大三的赵朗,北京同学会会长。”英子赶忙站起身,伸出手来和赵朗握了握手,温暖而有力的大手,似乎赶走了英子的一切惶恐不安。“欢迎来到夏日大学!欢迎参加后天的舞会。”

  赵朗告辞后,英子重新坐下来,吃了一口馒头,松软,带着奶香。“牛奶馒头,怪不得这么好吃!”英子对王娟晃了晃手里的馒头,“名副其实。”两人相视一笑。“这里的菜怎么这么难吃,太咸了,味道不清爽。”英子寻声一看,是隔壁桌的严思慧皱着眉头,自言自语。想必是刚才吃了几,口菜,不合口味。又吃了点儿米饭,勉强咽下去,“这种米饭是人吃的吗?一粒一粒没有粘性,太难吃了!”严思慧的脸色愈发难看。

  师姐也听到了,先对英子说:“刚来这里肯定有各种不习惯,慢慢适应就好了。”她起身走到严思慧旁边,轻声细语地劝导着。英子觉得师姐此时就像妈妈一般,每当她遇到不开心的时候,妈妈总是静静的倾听,轻声细语地劝导,直到她卸下了心中所有的不愉快,母女俩相拥而笑。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