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渣男洗白实录 第七百三十六章 灵魂的重量(5)

小说:快穿之渣男洗白实录 作者:董小白 更新时间:2020-12-05 23:03: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谢知言醒了。

  他睁开眼睛,浑身无力,植物人苏醒后遗症。

  但再没有这一刻能让他清醒的意识到,他真的回来了。

  很快,他的家人便齐齐赶来,猛然见到醒来的他,都有些踟蹰不前,仿佛期盼了太久,当那巨大的幸福来临的时刻,反而不知所措。

  他费力的张开嘴,嘶哑破碎的声音缓慢响起。

  “爸,妈,哥,嫂——子,小——月亮。”

  太久没用的声带还需要时间来适应,开口说一个字都会带来疼痛难受,可是这种痛意,他一点也没觉得难以忍受。

  他眨了眨眼睛,大家都明白,他在向家人问候。

  刚刚从公司赶回来的谢父身子一颤,抓紧了谢母的手,两人向前走了两步,停到他面前。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以后咱们一家人好好的生活,再没有什么不愉快。”

  “对!知言,妈妈就知道,你这孩子从小看着面冷,但是心里什么都明白,肯定不舍得抛下咱们这一家子……都是咱们小月亮,一早就叫着喊小叔叔起来……”

  谢父向来情绪不外露,拍了拍妻子的背,给她擦了擦泪。

  谢嘉言也红了眼睛,但这会儿上有老下有小,他必须站出来。

  “爸,妈,咱们赶紧问问医生,看后续怎么做,知言醒过来咱们务必要安排最好的恢复疗程,尽快让他好起来。”

  他又转头冲着病床上仍然虚弱的弟弟打趣,“你小子可以啊,听说都创造了医学奇迹,没让哥哥白等。”

  薛桃也抱着小月亮上前,对着小叔子做自我介绍。

  “知言,我是薛桃,你大嫂,你快点好起来,大家都盼着呢。”

  她还教小月亮叫小叔,看着那个苍白清瘦但依然掩饰不住英俊的青年,眼中闪过明显的温暖笑意,她不禁有些心疼。

  还好,他醒过来了。

  从此笼罩在谢家头顶的阴霾尽数散去,这是一件好事。

  征得了医生同意后,谢嘉言干脆让摄影师在病房给一家人照了全家福,小月亮的一周岁生日写真,可以说很别具一格了。

  谢知言所在的疗养院是谢家出资修建的,自从他苏醒,谢家以最快的速度集齐了国内外研究植物人的医学专家。

  “这是一个医学奇迹。”

  “一定是患者强烈的求生欲望唤醒了自己。”

  “和家人对他深切的爱和好不放弃的精神也有很大关系。”

  “这是个例,研究价值非常有限,并不能以此产生对其他植物人有效的治疗方法。”

  在各项身体指标检查完成后,专家们得出了这个结论,由于昏迷时用的是不计费用的顶级植物人保养,所以谢知言只是身体机能虚弱了一些,肌肉稍稍松弛了一些,其他各项器官都没问题。

  可以说也就只有谢家这样的家庭,这样的感情,才能做到这一步。

  在完善的后续恢复治疗中,谢知言也表现出了令人咂舌的顽强精神,恢复肌肉训练可是连医生都觉得疼痛难忍的,偏偏他眉毛都不动一下。

  一个月后,他就能坐着轮椅回家。

  三个月后,身体各项已经和常人无异,除了还未达到强壮的地步,行动方面已经恢复正常。

  这期间,小月亮和小叔叔迅速的熟悉起来,成为了好朋友。

  谢父在征求小儿子的意见后,专门给他布置了个休养生息的好地方,阳光日暖,微风和煦,茂林修竹,溪水潺潺。

  不知情的人进来,还以为误入了哪处修仙的场景,谢知言喜欢的上了喝茶。

  上好的紫檀木茶桌,谢父和他哥到处搜罗来的各种顶级好茶,燃一柱香,谢知言就这么与世无争的过起了仙气飘飘的日子。

  虽然他的身体看起来已经恢复健康,但谢家人都觉得,他车祸重伤又植物人状态躺了几年,根本就是元气大伤,很长时间都在生死一线间徘徊,怎么可能那么快就好了。

  哪怕看着好好的,底子还是伤了,于是外人花重金都难得买到的好东西,流水儿一般的往他的住处送。

  补品、茶叶、奢侈品。

  只要谢家人能想到的,不计成本。

  谢知言没有推拒,也没有过多的证实自己身体确实好了。

  在他看来,这是家人的一种补偿心理,过段时间就好了。

  如果他拒绝,他们会更加觉得歉疚,可能会往更奇怪的方向发展,就这样保持现状吧。

  公司里的蛀虫已经被清理,在他出事以后,父亲和大哥雷霆手段,挖出了埋得挺深的蛆虫,他们好像还觉得他受伤是替家人挡了灾,都是他们连累了他……

  谢嘉言最近来的有些频繁。

  来了喝杯茶,话也不多说,只是神色一次比一次消沉。

  这天,谢知言实在看不下去他那个颓唐劲儿。

  直截了当的说:“你心里怎么想的不说出来,别人怎么能知道?”

  谢嘉言端着茶杯的手一顿,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弟。

  “你整天愁眉苦脸的给我看有什么用?你这心情都糟蹋了我的好茶。”

  谢嘉言:“……”

  是他理解的意思吗?

  不,不可能,他弟一个母胎solo能懂什么?

  “男女之间的事情,你不懂。”

  谢嘉言喝了口茶,硬是喝出了酒的愁绪。

  谢知言微微一笑,也浅浅喝了一口,放下茶杯。

  打算教谢嘉言做人。

  “扯什么男女之间的事情,说白了,不就是你个不会拐弯不会体贴的大直男遇上了心思敏感的真爱,不知所措屡战屡败的事情,这是你的个例,跟这世间其他男女可没关系。”

  谢嘉言差点把杯子摔了,不可思议的瞪向谢知言,眼神中闪过一丝狼狈,但依然嘴硬。

  “什么真爱……就是恰好有了小月亮,哎婚姻嘛不就这么一回事儿。”

  谢知言突然看向他哥身后,“嫂子,你怎么来了?”

  “砰”的一声,谢嘉言直接从椅子上掉下来。

  “我不是这意思,你听我说——”

  他急的话都结巴了,桃桃这两天正不高兴,要是给她听到了,还不知道要哄多久。

  转头一看,“谢知言你耍我!”

  谢知言云淡风轻,转着手里的茶杯:“哎呀,真是的,相信我,装逼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哥。”onclick="hui"